HOURGLASS

<< Index

Comment

Talk

[置頂]關於這個地方

2020/06/08 [金色琴弦]
由於沒用的傢伙,不僅棄坑還開了一扇大天窗。

坑會儘量填,天窗關不關得上也是未知數,只能說儘量做到完成。

如有有喜歡金弦的人誤入了這邊,請不要抱太多的期待......


[置頂]關於《Days for Lover》

2019/01/01 [ Days for Lover]
《Days for Lover》是十二個十四日系列背景下,所有的月日的短篇整理,每篇都有不同程度的更動。
由於還在猶豫著是否要出本,所以整理方式是以小說的方式做整理。

所以看文的方式,會建議點《Days for Lover》的資料夾或是利用下方的目錄順序閱讀,比較不會覺得魔名其妙。

[金弦][月日]2015月森生日賀文

2015/04/23 [ 短篇]
看著書房滿地的樂譜、書籍,月森勉強找出看得見木質地板的縫隙,算是墊著腳尖的走近坐在電腦這堆樂譜中的日野。
「在找什麼——」
「不要動!!」
日野的一聲驚叫,讓月森腳懸在半空中。
「就是它了!我找好久了⋯⋯」
日野半趴的從月森腳下拿起一份樂譜,緊緊地抱在懷裡。
看見日野高興的樣子,月森淡淡的笑,腳也慢慢地正要踩回地板上。
「啊!」
日野的叫聲讓月森的腳再度僵在半空中,月森看向日野——挑眉著,表情似乎無聲問著日野「又怎麼了」。
「啊⋯⋯」 日野用有些可憐的表情抬頭看著月森。
「腳可以放下了嗎?」
「可以⋯⋯」
月森走近日野,蹲下。
日野半張小臉躲在樂譜後方,只露出金色的雙眼,「我沒有聽到你開門的聲音⋯⋯」
月森輕笑搖著頭,「我回來了。」
「嗯,」日野放下樂譜,手環上月森,「歡迎回來。」
輕淺的吻著。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3(Fin)

2014/12/20 [ 十二個十四日]


在柊館的走廊上,月森站在窗戶邊,視線沒有在落在窗外的任何景物上,思緒回到去年的冬天。


熟睡後,幾乎就是叫不醒的月森,難得半夜醒來,卻發應有人的半張床鋪依舊整整齊齊,起身。拉開房門,間隔幾步的距離,看見日野縮在高腳椅與吧台之間,黃光映著的背影更顯嬌小。

月森走到日野的背後,撫上日野的肩膀,「香穗子?」
「啊——!」小手快速捂著嘴,回頭,濕潤的雙瞳瞪著月森,「走路都沒有聲音,是想嚇死我嗎?!」邊說邊捶著月森。
「我有喊你的名字啊⋯⋯」月森低頭看著日野濕漉的雙眼,發現裹著睡袍擱在吧台上的手臂,有意無意的壓著東西,「在看什麼?」
仰著頭的日野,雙肩輕輕顫了一下,原本捶著月森的小手停住、滑下,「我——」抿著小嘴,眼神轉向其他低方後,閉眼,才緩緩的移開手臂。

是那張超音波影像翻拍後沖洗出的相片。

[金弦][月日]日常07

2014/12/05 [ 日常]

※從日本氣象廳查的資料,橫濱十二月(2004~2010年)要遇到下雪根本是靠運氣(積雪量有些年度一個月不到一公分)。所以文中寫的隨便看看就好,橫濱十二月是沒有什麼雪的。
※日本第二學期結束日期大概是十二月下旬,依學校、地區有所不同。期末考應該都是學期快結束那幾天吧?
※總之,文中的時間是放(寒)假前接近考試週的故事。
Ps.括弧是表示心中os用法,是最近看了幾本日文原文小說+翻譯後的日文小說發現的用法(為何以前都沒有注意到咧),試著用看看。



這是發生在月森留學前的小事件。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2

2014/11/25 [ 十二個十四日]


在月森的職業演奏生涯漸漸步上軌道、日野的大學課程也進入後期的一個初冬傍晚,月森抱著小販細心包好的紙袋,打開住處的大門。本想給日野一個驚喜的月森,卻發現沙發坐著熟悉的身影。

「香穗子,怎麼不開燈?」月森放下手中的東西,開燈,發現日野呆滯的表情,「香穗子?」
日野緩緩的抬頭,對上月森的雙眼,喃喃地說著,「⋯⋯懷孕⋯⋯」

月森停下所有動作,望著日野,分析著剛剛聽到的詞。

突然,日野臉紅紅的皺起, 「嗚……」
「香、香穗……」月森慌張的蹲下,握住日野的雙手,小手上握著一張印著黑白影像的紙。
「怎麼辦?!」日野慌張的問著、眼睛濕漉漉的看著月森。
「什——等一下⋯⋯」
「我懷孕了!」

月森明顯的僵住,讓小臉、眼眶變的更紅。

「嗚⋯⋯」
「香穗子,我——」月森起身與日野並肩坐著,依舊握著日野的小手,「等一下,讓我⋯⋯」月森抵住日野的額頭,「讓我緩衝一下,太突然⋯⋯」
「嗯⋯⋯」

那是一張黑白的熱感應紙*1。
用兩個十字記號標示出距離的虛線*2,代表著一個新生命。

僅僅這樣。

握在兩雙手裡。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1

2014/11/20 [ 十二個十四日]
九月十四日,相片與音樂情人節



01



「蓮,快一點!」日野半回身,看著步伐不見加快的月森,又折回,推著月森背後,「我們要遲到了!」
「香穗子!」月森一個踉蹌,拉起小手,「是誰睡過頭的?」
「嗚!」日野心虛的偏過頭,「很久、沒有回家了⋯⋯跟姊姊聊天聊過頭了嘛⋯⋯」
「真是的⋯⋯」月森有些無奈的嘆氣,緊緊抓住小手,「再不走就真的遲到了,」往已看得見的校門走去。

為了下個月的創校紀念日*音樂會,吉羅邀請歷屆校內音樂比賽成員一同參與,而今天則是集合有意的成員,討論當天的演奏曲目與編制。

[金弦][月日]淚色

2014/11/11 [ 短篇]

※這是當年看漫畫55章的產物(是因為土浦罵月森笨蛋罵的太好嗎)。 
※混著漫畫劇情與遊戲設定。
※角色死亡。

[金弦][月日]十月十四日——Gratulation 06(FIN)

2014/11/06 [ 十二個十四日]


大手拉開日野胸前只具裝飾性的蝴蝶結,推開稍嫌冰涼的罩衫,月森目光從日野的胸前往上,發現小臉微紅,「怎麼?」

小臉轉開,還掛著藍色罩衫的手臂正要環住胸前,卻被月森拉住,日野緊緊地咬住下唇。
大手把拉住的手臂輕輕的往床上壓著,傾身,月森沿著蕾絲的邊緣,落下一個個吻。未抓住日野的手也沒有空閒,目的明確的把日野的腿往腰架住。

「蓮!」日野慌張地推著月森的肩膀,「等一下⋯⋯」

月森抬頭,輕輕地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