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Days for Lover □

04/02/14 腹語

04/02/13

終於錄完了。

但我送得出去嗎?


 

 

 

 

 

在商業的包裝之下,二月十四日已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節日了。

就算是給人「對於節日一無所知」這種刻板印象的月森,也知道在二月份的月曆上有一個不是紅色粗體字的節日——國中時期置物櫃被塞壞、請工友幫忙撬開才能夠取出鞋子,或是學院第一年體驗到練習室設計不良的玻璃製的門窗導致被團團圍住差點回不了家——這些糟透的經驗,讓月森想忽視都難。

但今年的情人節,對月森來說,跟以往都不一樣。

當然不是指今年的二月十四日是非上課日,或是十七年來第一次在這天與異性一同出去,而是⋯⋯

 

月森把有些下滑的背包往肩上提,小心不讓手臂壓著背包。

 

(日野會來吧⋯⋯

 

站在約定的雕像前,月森看了看手錶,放下,嘆口氣。

 

(還有半小時,來得太早了⋯⋯

 

月森取下禦寒用的深藍雪花圍巾,疊好,放進隨身的背包裡,回想前一晚來自日野的電子郵件。

 

『明天,可以直接到濱海公園會合嗎?』

 

(自從和日野約定假日一起練習後,一直是到日野家去接她、再一起決定要到哪裡練習,今天是什麼原因,要直接約在臨海公園這邊?)

 

月森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略皺著眉,抓緊手上的琴箱。

 

 

「月森!」

 

清脆的女聲從月森身後響起。

 

「對、對不起⋯⋯我、來晚了⋯⋯

 

月森抬起右手腕,再次確認現在時刻——離兩人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多分鐘,「不,是我早到了,」回身,便看見日野一手提著琴箱一手抓著一只小籐籃,按在膝蓋喘氣的模樣。

 

(一路跑來的嗎⋯⋯

 

月森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休息一下?」

 

日野的臉頰似乎變得更紅、輕輕地點頭。

 

 

◇◆◇

 

 

和平常的假日練習一樣,卻也與平常的假日練習不一樣。

 

相較平常,沈悶的練習結束後,月森看了看正在收小提琴的日野,「下午有空嗎?」

 

日野對上月森的視線,也些僵硬的搖頭。

 

「要不要⋯⋯」月森頓了頓,「四處走走⋯⋯

「好、好啊。」

 

跟平常一樣,又與平常不一樣。

 

公園的小徑上,兩人都沒說話,月森偷偷看著日野提在右手上的小籐籃,而日野瞄著月森背在左肩上的背包。

 

(第一次看到日野提著籐籃。)

月森不是都不額外帶背包嗎?)

 

月森又看了看自己的背包,日野掂了掂籃子,

 

(東西應該都還好吧。)

 

兩人同時在心裡想著

 

 

◇◆◇

 

 

從公園,走到街上。

日野看著已泛著橘紅色、甚至摻雜了些紫的天空。收回仰望的視線,往自己右手邊看去,是比平常還要繃著臉的月森,

 

(今天跟月森好像都沒說到什麼話⋯⋯

 

日野低著頭,用提著琴箱的左手勉強拉著綴著淡藍色荷葉邊的娃娃裝。

 

(什麼幸運物嘛⋯⋯

 

日野回想上星期在家中客廳看到的占卜雜誌。

 

(可愛的衣服、幸運色是藍色,還有什麼戀愛運五顆星⋯⋯雜誌這種東西,還是隨便看看就好⋯⋯

 

日野嘆了口氣。

 

(結果前天還硬拖著笙子陪我買這件衣服。)

 

原本低著頭想事情的日野,一抬頭剛好瞄到旁邊的店家。

 

(啊,糖果店。買些送給笙子當作謝禮好了。)

 

日野心裡這麼想後,仰頭望向月森,「月森,我想進這間店買東西⋯⋯月森?」

⋯⋯嗯、是!」月森連忙看向日野,「你剛剛說什麼?」

 

(看起來,月森似乎也正在想事情⋯⋯

 

日野有些失落地指了指有著粉色系、夢幻風格的裝潢,還有從玻璃窗就能看見店內一大票女性顧客的糖果店,「我想進這家店買個東西,」剛說完,日野發現月森的兩頰馬上刷上紅色,日野有些慌張揮了揮手,「啊!月森,你不用進去,我很快就出來了!」

 

以為月森不好意思進都是女性顧客的商店,日野說完便留下月森,一個人就衝進糖果店裡了。

 

月森看著日野的背影,單手捂著發紅的臉頰,「怎麼剛好是這家店⋯⋯

 

月森抓緊肩上背包的背帶,咽了咽,才跟著走進糖果店。

 

 

◇◆◇

 

 

(給笙子的禮物⋯⋯挑可愛一點的糖果禮盒好了⋯⋯

 

就在日野終於選定了裡面塞滿各色不一的糖果、再用粉紅與白色不織布做成的小兔子時,聽見一陣小小的騷動。

 

「喂,你看⋯⋯

「那個男孩子好帥。」

「就是啊!」

 

日野往引起騷動的方向看去——櫃檯前有原本應在外頭等著她的那抹藍色。

 

「月森?!」

 

日野的聲音,似乎嚇到正要從背包掏東西的月森,身體明顯的顫了一下,轉走近的日野。

 

「怎麼進來了?以為你會在外面等——」邊問,日野好奇往櫃檯一探,「啊!好可愛!」

 

一個香檳色的方形花器,繫著半透明壓著金色紋路的緞帶,中心插著九朵白色玫瑰*1,剩餘空間綴滿粉藍色的紫陽花的花禮。

 

服務員帶著笑容對日野介紹,「這是今年我們跟花店合作的情人節主打商品,一共有五種款式,」店員將花禮推向日野,「上面除了花器與緞帶之外,全部都是由糖果所做成的,可以安心的食用。」

日野彎著腰,「真的全都是用糖果做的?包含旁邊的紫陽花?」

「是的。」

 

相較於在欣賞花禮的日野,一旁僵住的月森,右手還在背包裡,遲遲未伸出。

 

「月森先生,東西您帶來了嗎?」

 

聽見店員的話,日野順著店員的視線看向月森,一向冷靜的臉龐,快速地變換著紅與白。

 

「月森先生?」

 

店員燦爛的笑容、日野充滿好奇的眼睛,讓月森窘迫的閉上眼、慢慢地從背包中將東西取出——是一隻粉藍色的小熊抱著粉紅色的愛心。

日野驚訝的看著。

 

(熊?還有愛心?)

 

店員接過月森手上的熊布偶,「需要在這裡測試嗎?」

「不用!!」月森有些慌張地快速回答。

「我知道了,」店員依舊笑容可掬。

 

日野從布偶上收回注意力,悄悄地又看了月森一眼。

 

(月森帶著熊是很奇怪啦,但是,怎個看都是普通的熊啊⋯⋯有必要⋯⋯

 

感受到日野的視線,月森臉頰略紅,「⋯⋯怎麼了?」

「沒、沒事⋯⋯」日野擺了擺手。

 

店員從櫃檯取出一條藍色的緞帶,繞過熊布偶的頸子,在前方打個結,花禮和熊布偶放在兩張藍色的不織布上,店員俐落地將兩張不織布做出像籃子的形狀,在空隙加上粉藍色的碎紙條,最後在最外層包上透明的包裝紙。

 

「月森先生,這樣的包裝可行嗎?」

 

月森點頭。

 

「那請到這邊付尾款,」店員拿著花禮,示意月森櫃檯方向。

 

 

日野邊結算剛剛挑好的禮物,看著放在隔壁櫃台上、已包裝好的花禮。

 

(月森要給誰的禮——啊⋯⋯情人禮物⋯⋯

 

日野又看了月森一眼,頭低下,苦笑。

 

(原來,月森有要送的人啊⋯⋯

 

 

◇◆◇

 

 

「謝謝蒞臨本店。」

 

走出糖果店後,月森和日野之間陷入比進糖果店前更異樣的沉默中。

 

日野看著自己提在手上的籃子。

 

(都提一整天了,難不成現在還要再拿回家?)

 

日野用力搖搖頭,轉向月森。

 

「「那個……」」

 

日野驚訝的看著月森,月森亦然。

兩人互望愣了幾秒。

 

「「有話⋯⋯」」

 

同時開口說話、又同時打住,這樣往返幾次後,月森知道不會有任何結果,將剛剛從糖果店領取的花禮,遞向日野,「這是要給妳的。」

「咦?」日野愣愣的看著花禮。

在糖果店裡月森大概已經用完害羞與掙扎,把花禮又拿高了幾分,「給妳的情人節禮物。」

「咦?」

 

 

從日野那聲「咦」之後,月森就靜靜地等著。

 

 

(嗯、手臂⋯⋯

 

月森皺眉,看著高度已下降不少的手臂、表情木然盯著花禮的日野。

 

⋯⋯不願意收下嗎?)

 

月森放下手臂,低著頭,花禮外包裝的塑膠袋傳出細微的摩擦聲,

 

「天晚了,我送妳回家,」月森聲音平平的說。

 

轉身,月森正要往日野家的方向邁開腳步時,手臂被拖住。

 

「等、等一下!」日野幾乎是抱著月森的手臂。

「日野?!」

 

比日野高一個頭的月森,看著日野從髮縫間露出與髮色近乎無異的耳際。

 

⋯⋯咦?)

 

「我、我也有⋯⋯東西、要、要給你⋯⋯

聽見日野的話,月森臉上慢慢的漾開一抹笑容,「給我什麼?」

「給、給⋯⋯」日野紅著臉,結結巴巴地望著月森。

「日野?」

「可、可以去、去人比較少的地方嗎?」

 

 

◇◆◇

 

 

走著,兩人又回到今天約定見面的地方。

 

(日野是要拿⋯⋯

 

月森微笑看著剛剛同手同腳走路、現在又蹲在地上的日野,似乎要從籃子中拿出東西、卻又遲遲取不出。

 

(不、不一定⋯⋯

 

月森搖了搖頭,淡淡的笑容又沈回平日的不苟言笑。

 

突然,日野倏地站起,快速走向月森,將藤籃塞到月森的胸前,「東西我拿不出來!是⋯⋯」原本氣勢洶洶的語調,越發越小聲,「⋯⋯⋯⋯

月森吞了吞口水,「是?」

「是⋯⋯情人節禮物!!」

 

話一說完,日野便將藤籃更用力擠向月森,而原本打不開的蓋子,很適時的彈開,直接打在月森的臉上。

 

「嗚!!」

「啊!月森!!對不起!!」

 

 

坐在長椅上,月森揉著自己的臉,看著放在膝上的小藤籃。是一隻帶著金色翅膀的白色熊布偶,手上抱著一束花。

 

「月森,」日野把打濕的手帕敷在月森的臉上,「對不起⋯⋯

「沒關係。」

發現月森一直盯著籃子裡的內容物,日野臉微紅、有點緊張的說,「很醜吧?做得有些失敗⋯⋯

「做?」月森抬頭看向日野,驚訝的問,「你自己做的?」

「嗯,」日野輕輕的點頭,靦腆的攪著手指,「不過只有糖果是我自己做的⋯⋯

「糖果?」月森仔細看,熊布偶手上的花的確跟自己買的花禮的材質很像,只是樣式簡化了許多。

「怕你覺得巧克力太甜,但情人節送黑巧克力我又覺得怪怪的⋯⋯

類似款式的熊剛剛在店裡好像有看到,」月森伸手從籃子中取出小熊。

「那是、因為——月森!」日野有些慌亂,要阻止月森的動作,雙手揮舞,「⋯⋯其他地方也有賣類似的材料包⋯⋯先別——」

 

大手從小熊的肚子壓下,熟悉的女聲從小熊的傳出。

 

直到結束,兩人的臉開始竄紅。

 

◇◆◇

 

(原本希望月森回到家再拆禮物的⋯⋯

這個禮物⋯⋯

 

兩人一路保持沉默直到日野家門口。

一對上視線,兩人馬上臉紅別開眼神,動作不斷重複、持續好幾分鐘。

 

「咳!」

 

兩個人嚇了一跳,齊看向聲音的來源——

 

姊、姊姊!」

月森似乎太緊張,也跟著日野喊,「姊姊!」

日野的姊姊看了看兩人,⋯⋯要開飯了,快進來,」說完,看月森一眼,轉身進屋子。

知、知道了⋯⋯

 

日野的姊姊離開,兩人又陷入沉默。

 

「呃⋯⋯月森,要不要留下一起吃晚餐?」找不到話題的日野,開口邀請月森。

「不用!」

日野看著撇過臉,快速拒絕的月森肩膀垮下,「那⋯⋯我進去了⋯⋯

在日野轉身要打開門時,月森突然說,「熊,功能一樣。」

「月森?!」日野驚訝的轉頭,看著耳朵透著紅、匆匆跑開的月森。

 

 

◇◆◇

 

 

洗完澡回到房間的日野,盯著放在書桌上粉藍色小熊。

 

功能

 

日野重複思考離開前所說的話。

 

會吧⋯⋯

 

日野伸手壓了壓熊布偶的肚子。

月森獨特的嗓音傳出。

 

 

◇◆◇

 

 

已經是過了月森平常熄燈的時間,但月森在床上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

直到放在枕邊的手機傳來一封簡訊後,很快的便帶著微笑睡著。

 

『晚安,蓮。』

 

(晚安,香穗子。)

 

 

 

 

 

04/02/15

今天有太多⋯⋯不知道怎麼形容,總之,很高興。

 

 

04/02/15

今天早上接香穗子,聽見她喊著我的名字,和郵件的感覺完全不同⋯⋯

希望可以一直聽見。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2/12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