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日月]月森生日賀文--酒品

First 

Len




Step1


舞台後方,門牌掛著「Len Tsukimori」的個人休息室,門口擠滿了無數的粉絲與記者。
「月森先生,可以發表一下今天的感想嗎?」
「再次和愛樂樂團一起合作的個感覺如何?」
「關於今天演奏會,是否滿意?」
類似的問題此起彼落,但門依舊緊緊的鎖著。

「不、去…回答問題…!」有些甜膩的女性聲音,在月森的耳邊,輕輕說著,拌著吸氣的聲音,「這樣…!」
月森抱著一名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紅髮女子,手不安分的游移著。
「這樣…可以嗎…」
被撩在大腿上的黑色長裙,雪白的大腿顯的更加白皙。
「不會怎樣…」月森埋在女子的胸前,從鎖骨一路的留下屬自己的記號,「那些記者的問題從來都沒有變過。」
「月森…」搭在月森肩上的雙手,緊抓著未換下的名貴演奏服。
「叫我『蓮』…」金色雙眸看著女子。
「…先去…打發…!…那些記者…!」女子微微的甩頭,將剛剛眼中的意亂情迷全都甩去,看著月森,說,「剩下的…回家再說…」





Step2


坐在副駕駛座的女子,拿出隨身的筆記本,確認著上面用著兩種顏色寫的滿滿行程。
深夜的廣播多是一首接著一首播放音樂,白天機械式的報時聲並不會出現。

紅髮女子抬起帶有機械錶的右手,「快兩點了了啊…」

黃色的街燈,一閃一閃的從車窗透進,月森的臉一明一暗,不斷轉換。

「明天一早還要樂團那邊討論在一場在德國的演奏會…」

車上很安靜,聽得見風摩擦車身的聲音、輪胎磨過道路的聲音、引擎加速或減慢的運轉聲。

「回去後要早點休息…」
「剛剛你答應我的事忘了?」一直保持沉默的月森,用著略啞的聲音說著。
「很晚了…」

號誌轉為紅燈,車子停在無人的路上。

月森看著身旁的女子,輕笑說著,「然後?」
日野沒說話,只是直直的看著眼前的擋風玻璃。
月森將視線轉回前面,號誌轉為綠燈,右腳踏著油門,車子再度的移動。

抓著方向盤的手指關節,發白。




step 3


從停車場,進入電梯,用鑰匙旋開自家大門,月森和女子間並沒有任何的互動與交談。
月森把鑰匙往鞋櫃一丟,便往廚房的方向移動,「喀啷!」冰箱的門打開,玻璃瓶擦撞的聲音。
女子的眉皺了一下,脫下鞋子,從玄關走向廚房。

「你在幹嘛?」女子站在廚房要進入廚房的通道上,看著拿著酒瓶直接往嘴巴倒的月森。
用外套擦了擦溢在嘴邊的液體,月森對著女子說,「慶祝今天的演奏會很成功。」
「你現在是在浪費紅酒。」雖這樣說,女子卻也沒向前制止月森,「紅酒是要用在高腳杯裡細細品嘗的。」
月森輕笑,「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句話…」
「你說的…」
「對誰說?」
「…我。」
「是嗎?我說的啊…」月森又灌了一口酒,玻璃瓶有些重量的放指在餐桌上,「此一時彼一時。」

月森還在笑,眉間卻緊緊的皺著。

「你…今天是不是…喂…」

不等女子把話說完,月森向前抓住女子的手腕,往房間的方向大步走去。女子沒有掙扎,只是為了跟上月森的腳步,小跑步著。

有些粗暴的,月森將女子甩進房間,把門鎖上。
漆黑的房間,重重的呼吸聲,月光淡淡的沁入。






Second 

Kahoka




Step1


穿著男用襯衫的日野,側身躺在男子的旁邊。平穩但輕淺的呼吸聲,可以知道到,男子尚未進入深層睡眠。
白皙的手指,撥了撥男子過長的藍色瀏海。

日野想到在演奏會結束後,所有團員都走向後台時,自己突然被男子直接拉到個人休息室內,然後…現在躺在他的旁邊。一股熱氣衝上日野的腦門。

「嗯…嗯…」,男子皺了皺眉,把臉埋入枕頭中,「嗯…」

日野起身坐著,把被子蓋到男子身上,看見擺在矮櫃上的時鐘,短針已經是在3與4之間了,(都已經這個時間了…)
坐在床沿,日野赤腳搜索室內拖鞋,突然,右手被向後拉,「要去哪裡?」男子手拉著女子,身體卻維持半趴著的狀態,聲音透過臉與枕頭的縫隙,悶悶的傳出。
「洗澡。」失去重心的女子,索性順著拉力再躺回床上,「趕快睡,不然你明天爬不起來。」
帶著濃濃的睡意,男子咕噥的說,「我又不是…小孩子…」

原本壓在日野身下的被子,現在已經是蓋在身上,不,中間還隔著半個男子。

(但你的行為是啊…)日野推著從腰繞至背部的男性手臂,「別鬧了。」
「陪我睡…」
「我已經躺在這陪你快一個小時了…」
「但我睡不著…」
「…數羊…」
「一個人睡會冷。」
「起碼…先讓我去洗個澡…」

一番討價還價後,日野走進浴室。
扭開蓮蓬頭的水閥,溫熱的水從日野的頭頂灑落。

(看他今天這個樣子…)

壓了兩下放置架上的沐浴乳,搓揉,塗抹在身上。

(八成又是…)日野皺了皺眉,(那一票酒鬼…)



Step2


設定每五分鐘叫一次的鬧鐘經響了第三次了,但日野一直無法將鬧鈴按掉,因為有一隻八爪魚巴在身上。

「鈴!鈴!鈴!」鬧鐘已經振倒倒在矮櫃上,邊響邊旋轉。
(不要再叫了…我已經醒了…)看著眼前男子的巨大特寫,(就算你長得再好看,我就不信看了快十年的臉我打不下去。)日野左推推、右拉拉,嘗試脫離現在的困境,(在下次鈴響前,再不放開,我就不客氣了!!)

就在鬧鈴再度響起時,八爪魚剛好翻了個身,放開了日野。

(總算…)從床上爬起的日野,先把鬧鈴按掉、擺正,活絡每動一下就會發出單音節的四肢。
轉頭看著躺在床上的男子,便繞過床,蹲下,用手指戳著男子的有著紅印的臉頰,「抱著我明明自己也不好睡…不要以自己可以架一整天的小提琴,有辦法抱著女人睡一整晚。」看著男子,戳著臉頰的手,移動到挺直的鼻子上,但最後卻回到日野的膝蓋上,「還是讓你多睡些。畢竟,演奏會是很耗體力的。」

日野撿起捲曲在地板的衣物,放在一旁的洗衣籃裡,打開衣櫃,(嗚!已經有這麼多套衣服在這裡了啊…)女用的衣物已經占據衣櫃快一半的面積,(我幾天沒回家了?)




Step3


培根在平底鍋裡被煎的滋滋作響,美式咖啡壺傳來濃郁卻不過分的香味。
日野換上輕便的套裝,在廚房裡俐落的做著早餐。

將平底鍋裡的東西盛盤,擺上剛烤好的麵包,(再煎顆蛋好了…),日野轉身要走向冰箱,卻看見穿著睡衣的男子,開著上層的冷凍櫃。
「蓮…你在幹嘛?」日野看著男子開著冰箱的門,在冷凍櫃裡翻找東西。
「找刮鬍刀…」男子很認真的仔細翻找,「怎麼沒有…」
「你現在開的是冰箱,不是浴室的櫃子。」日野扶著額頭。
「…冰箱?」搭在門把上的手,把門關上,男子仔細的認。
「這裡是廚房,」走過去,日野把月森推往浴室的方向,「浴室在那邊。快點進去刷牙洗臉。」

要繼續做著剛剛未完成的工作的日野,卻聽見「匡啷!咚!鏘!」的聲音從浴室的方向傳出。

(唉…他一定沒睡醒。)抹了抹手,日野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Step4


日野小心翼翼的拿著鋒利的刮鬍刀,在抹上刮鬍泡的下顎,從上,輕輕的刮下,將姣好的線條裸露於空氣中。
男子坐在蓋上蓋子的馬桶上,下巴上抬,閉著眼睛,像是在享受什麼似的。
開啟水龍頭,清洗一次刀片,繼續。

反反覆覆,日野終於要在男子的下巴刮下最後的泡沫時,男子張開眼睛,「好了?」
遞已經打溼的藍色毛巾給男子,「還沒。」日野將刮鬍刀洗乾淨、甩乾,橫放入鏡子後面的收納櫃中,將旁邊的玻璃瓶拿出,「還要上刮鬍水…」

打開瓶蓋,淡淡的清香傳出,日野在掌心倒了一些液體,為男子抹上。

「好了…」日野像是完成什麼工作一樣,呼出一口氣,酒紅的瀏海揚起一陣波浪,看了看四周,有些無奈的搖頭。漱口杯牙刷牙膏洗面乳…一般能出現在浴室洗手檯上的東西,全部都落在地板上。
「唉…」日野挽起袖子,要為月森這個沒睡醒的破壞狂進行善後…「咦?」

日野從背部整個被抱住。

「…蓮?」

刮鬍水的清香從日野的頸部蔓延。

「啊…蓮…你在幹嘛?」

男子有像貓似的,在日野的頸部蹭著。

「蓮?」
「香穗子軟軟的像枕頭。」

男子的手微微按壓日野的腰。


Sept5


日野站在餐桌前,幫剛剛盛在盤子中的早餐,有些粗魯的倒進藍色跟粉紅色的餐盒。
把餐盒放進袋子裡的右手覺得有些刺痛。





Third

Len and Kahoko




「昨天…我到底做了甚麼事?」右手抓著方向盤的月森,左手按著太陽穴,(怎麼頭和臉頰有些痛…)
原本放在嘴邊的半口培根,放下,日野說,「我現在突然覺得你昨天做的事我還比較能接受。」
聽見日野這麼說,月森有些緊張,「那…今天早上我…」
聽見「今天」兩個字,原本懸空的叉子,被日野狠狠的插入另一半的培根中,「昨晚,在音樂會之前,你大概被灌了啤酒。」
「咦?」月森有些驚訝的看著日野。
日野用插著培根的叉子捲著過大的西生菜,「沒印象?」
「沒…」月森搖搖頭。
「…也對,有印象的話…你就不會做那些事了…」

──在慶功宴被灌半打紅酒依然游刃有餘,但喝了幾口啤酒就會意識是不清的人…

「…昨晚的音樂會…」月森有些擔心的問。
「一切順利,完全沒異常,在演奏會方面。」日野把西生菜和培根送入口中。
月森看了一眼日野頸上的絲巾,「…『那些事』是指…?」

日野一向不喜歡在脖子上做多餘的裝飾,不要說套頭高領,就連項鍊都很少帶著,所以,現在在香穗子的左頸側打上一個的簡單的結的絲巾,在月森的眼中,說有多突兀,就有多突兀。

日野臉微紅的看著月森,「還不就是…每次只要醉了就這樣…雖然都未遂…但是…」
「對不起…」月森的臉也跟著臉紅。

透過車窗,可以看見路旁一棟棟少說都上百年的歷史的公寓,人們很自然的進進出出。

月森吞了吞口水,「那…早上的事…」
「哼!」日野的臉馬上從羞澀轉不高興的表情,只差嘴沒有往上撅。
「香穗子…」
「早知道就不要戴上這東西了。」
「喂!」顧不得遲到不遲到這回事,月森便把車停在路邊,抓住日野的手,認真的說:「不準說是『這東西』。」
「嗚…」日野的臉嘟著,「不然要說甚麼?買戒指送人家還買太小,只能戴在小指上的戒指算甚麼!」
「我那時候也是用我的小指圍幫你…」
「對啦,我就是胖!手指也很粗!」這時候,日野的臉頰比剛剛鼓的更脹。
「我沒說…」
「但你用行動證明!」
「我喜歡有點肉的女生。」

日野睜大眼睛轉向月森,但卻看見月森摀著嘴巴趴在方向盤上,雙肩的抖著。

「嗯~~蓮是大笨蛋!」說著,日野甩開月森的手,把安全帶卸下,拉開車門的安全鎖,準備開門下車。
月森緊張得抓住日野的手,「香穗子,我開玩笑的…」
「騙人。」
「真的…」
「那今天早上抱著我的感覺是?」
「很舒服…」
「那我胖不胖?」
「…」

月森不懂,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希望自己說喜歡有點胖的人還是不喜歡。

「蓮,怎麼不說?」

月森靠近日野。

「不管妳胖不胖,只要你是日野香穗子,我就喜歡。」

透過玻璃灑落最美麗的陽光。




Forth


(他一定還沒睡醒,不然就是啤酒的效力還在…一定是的…)
日野低著頭摸著有點腫的嘴唇。






2009/04/24
其實這篇原本是悲文的…但是寫到一半,想到的內容卻來個急轉彎…
算了,這是要給月森的賀文,還是甜一點好了…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4/2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