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天藍,雲白 □

[金弦][月日]天藍,雲白08

女孩將走廊上最後的紙箱搬進房間,小心翼翼的撕開封在最外層的膠帶,掀開原本對闔的瓦楞紙。
箱子中放著的是幾樣小型的雜物,像是桌鏡、相框等等,還有,占據最多空間的布偶。

輕輕的拿起茶色、剛好可以抱在懷中的布偶,擺在剛剛才整理好的床邊,靠著枕頭。
圓圓的、像是隨時會掉下來的塑膠黑色眼珠,和一些外露的線頭,都說明了這隻布偶並不是在專櫃或娃娃店買的布偶。的確,這隻布偶真的不是甚麼高級品,只是在遊樂場中用五百元(注)就夾到的布娃娃。


女孩將布偶頸上的藍色蝴蝶結調整一下,捏了捏耳朵,戳了戳肚子,抱起,「不要生氣,好嗎?」

布偶的頭剛好擱在女孩的肩上,女孩微微的蹭了蹭。

女孩開心的拉開自己和布偶的距離,「謝謝你!…」但說完,看見布偶後,表情瞬間變了,「…我在幹嘛…好蠢…」說著,女孩將布偶抱在腳上,緊緊的閉上眼睛,「他一定不記得了吧…」

──不算禮物的禮物,他當時只是麻煩才送給我的吧。

「!」突然,女孩弓著身體,一手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服,另一手緊緊抱著布偶,「嗚!」

(蓮…)

往前弓的身體幅度不斷增加,汗滴從女孩的額上留下。

(蓮…)

「嗯!!!」

兩道柳眉緊緊的揪著。

(蓮!)

女孩沿著床倒下。




男孩把箱子放在房間的一角,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我該去學校了。』

『嗯。』女孩把箱子中的衣物一件件的掛入衣櫃中。

『下午把事情處理完,我會來幫整理。』

『不用啦…』女孩邊做著手上的事邊說。

『…』

發現男還沒說話,女孩趕緊補上,『蓮很忙的…』

『…我知道了…』

『嗯…』女孩面向衣櫃低著頭。

『晚上…一起,吃個飯…這裡你還不熟…』

『我可以的。』



女孩再次醒來,窗外已經染成橘色的天空。

(已經傍晚了嗎?)女孩微皺著眉,撐起身體,看著依舊是為整理完的房間。走向靠著窗邊的書桌,拿起中午男孩走前留下的紙條。

『有事連絡我。』

伸手,女孩將擺在書桌另一頭的手機拿起,「明明就有你的電話,幹麻還…」拿著手機和紙條的手懸著,「…我好像沒打過…」便條上的數字對女孩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破天荒的,從回到家之後,男孩沒有踏進琴房半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直盯著擺在桌上手機。
收到了三封的廣告簡訊,一通關於更改上課時間的電話通知,男孩呆坐在客廳已經超過四個小時。
就像男孩第一次將這隻號碼交給女孩的情形一樣,期待錄在手機中的聖母頌會響起。

一等,就是一年多,然,聖母頌從未響起。

對男孩而言,手機能夠連絡、收發信息,這樣就夠了,什麼花俏的和弦鈴聲根本是不需要,只要來電響,什麼鈴聲都可以,即使只有振動也無妨。
但,直到確定留學、女孩決定繼續走音樂這條路…在很多事情改變之後,發現,自己有時會盯著手機,等著特定訊息,即使只是無意義表的情符號──「月森…不要對著手機露出這種很犯規的笑容,好嗎?」這樣被班上的同學調侃──很高興,從來都不知道,有比完成一首又一首高難度曲子還高興的事。所以,在上飛機之前,把這組電話號碼塞入女孩的手中,像是逃難似的快速走進海關。

──希望能看見她的簡訊,可以的話,希望能聽見她的聲音。

自從自己撥了第一通電話後,那簡單的心願便悄悄的碎裂。
拿起手機,期望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用手機傳的簡訊,總是收到電子郵件的回信。

男孩說不出,手機和電腦的哪裡不同,只是,直覺的、單純希望透過手機,能知道的女孩的ㄤ下的心情、消息,就算只有幾個字,或是表情符號。

──想聽聽,你聲音…

不是沒有直接撥過電話,但總是通話中或是無人接聽,甚至從來不曾記住的節日,總是小小的奢望著,一通簡單的問候電話。

──不要禮物,只想聽聽你的聲音…

從郵差中接過的禮物,「女朋友送的?」露出過於燦爛讓人聯想想打聽八卦的表情。

『「蓮,要好好的照顧身體。」
「我很努力的在練琴,沒浪費時間在準備禮物上喔!」
「蓮在維也納很用功,我要加把勁才能追上你。」
「到維也納後,就能常常見到你了…」』

電腦桌前,從一又一次的期待,變的平常,甚至有些失望。

──『香穗子在家嗎?』
──『她…還沒回家,請問…』


在維也納已經小有名氣的王崎,帶著一頂茶色的帽子,腋下夾著一分紙袋,『這不是月森?』

男孩轉頭,簡單的回應,『你好,王崎學長。』

『今天怎麼會在這裡?現在不是應該是上課時間?』王崎有些驚訝的看著男孩。

『下午剛好沒課,而且,今天在中央公園裡有大型業餘樂團練習。』

收回驚訝的表情,王崎換上平日溫和的表情,『這麼剛好?我也是要去那裏。』

『學長?』

『這個樂團剛好有熟人,問我要不要當音樂會當天的特別來賓。』

『學長答應嗎?』

王崎略皺著眉,『嗯…還在考慮,因為這個月點忙,而且昨天日野…』

『日野?是香穗子嗎?』男孩張大眼。

『嗯,昨天打電話問我一些關於練習的…』原本和平常一樣說話的王崎,看見月森趨於驚訝的表情,停下,『月森?』

『…香穗子常打電話給學長嗎?』

王崎頂著下巴想,『嗯…大概一個月會通話一到兩次吧…月森?怎麼了嗎?』

『不,沒事…』




──沒事…

就連學長──只是曾經給予指導過的學長,女孩都算常連繫,而自己呢?
身為女孩男朋友的自己…

男孩拿起擺在桌上的手機,「…你會打嗎?」





注:雖然不會有人誤會啦,但是還是要說一下,這裡的五百是「日幣」的五百元硬幣。

2009/05/06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5/0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