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09教授

09 教授


土浦背著背包,靠著前足球隊員的體能,在維也納大學的校園內奔跑著。

低頭看著手錶,時針與分針夾三十度角,現在是上午十一點整,距離懷斯曼教授與牠的個人授課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嘖…又要被損了…」捉緊在肩頭的背包背帶,土浦加快跑步的速度。




「一小時又九分,土浦,」看到土浦「砰」的一聲打開研究室的門,坐在窗旁年約五十,頂著灰白色頭髮的男士,按下手中的碼錶,驚訝的對土浦說,「你比上星期足足少了六分鐘!好厲害!」

「呼…」土浦扶在門框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抱、抱歉…我又遲到了…」

男士擺了擺手,然後又指向椅子,意示土浦坐下。

「今天小雞又賴著你了?」男士離開窗邊,走到茶几旁,拿著水壺晃著,「要喝水嗎?」

稍微休息後,土浦已經不像剛到時那麼喘了,「不用了…懷斯曼教授。」土浦搖搖頭,從門口走進研究室,肩上的背包熟練的丟到椅子上。

亞克莉西斯˙懷斯曼教授,是奧地利著名的心理醫生,每周到維也納大學授課兩個小時,在不看門診時,會對少數幾個學生做研究指導,而土浦正是這少數幾個人之ㄧ。

土浦走向懷斯曼所指的椅子坐下,「…剛剛您說的『小雞』…」不會是指月森吧…

「嗯…我指的,就是…」懷斯曼挑著一邊的眉,歪點著頭看向土浦,雙手一攤,「除了月森,還會指誰?」

「…」土浦真的不知做何反應——因為這個形容詞真的很貼切。

「他最近情況如何?」見土浦不說話,懷斯曼問著。

「這兩天的狀況很糟…或是說,又『重設』了一次…」土浦斟酌要如何形容月森的情形。

「他是裝了還原卡的電腦嗎?怎麼常常發生這種事?」懷斯曼看向土浦,「還是…又『碰到』日野小姐?」

「…嗯…日野在今年奪下第三個首獎,媒體正大肆的報到相關新聞。」

「…你們日本人也真可怕…是專門來歐洲搬獎盃的嗎?」懷斯曼離開茶几,往土浦面前的椅子坐下,「這兩三間,她真的很努力。算起這次得獎,日野小姐是第幾次拿下國際比賽的首獎?」

「第五次了。」土浦想都不用想的回答。

「這麼清楚?」懷斯曼用一種似乎是訝異卻又肯定的著語氣反問著。

「…再怎麼說也是朋友的事…」土浦回答,但卻心裡想著:『菜美一天到晚追著音樂界的得獎者,就算不是日野,我也能夠馬上回答出來。』

懷斯曼點點頭,「不過,日野小姐不是我們現在討論的重點。先談談月森吧,他這個月沒回來複診。嗯…就先說說今早發生的事情吧!」從剛剛半戲謔的口氣,轉為屬於聆聽者專有的語氣,要求土浦敘述月森的情況。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5/05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