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六月十四日──Baiser florentin

那我要指定6/14的輕吻情人節
配對當然是月香啦!!
文風嘛!!
想看甜文
最好有kiss((嘿嘿~~
內容和題目我就想不到了
可不可以請你自由發揮呢!!
(謎: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




十二個十四日,六月十四日,親吻情人節。




上午第一節的下課鈴響起。
日野的桌上擺著一本歷史課本,下面壓著一本筆記本,不過,一照上面的文字,應該不是歷史筆記本…


日野拿著自動筆戳著自己的腦袋,(…求過拋物線y=x^2+x+1外的點P(1,2)的切線方程式…嗯嗯…不會!…下一題…)
「香穗子、香穗子!」
(函數f(x)=-x/(x^2+4)的遞增區間是…是…)
「香穗子!」
「啊~!別煩我,我…」一抬頭,日野看見高遠懷中抱著一本雜誌,「…是美緒啊…」
「香穗子好兇喔!」高遠抱緊懷中的雜誌,「虧我還想跟你說教數學的上田今天請假、數學課自修…」
(自修?!)日野放下手中的筆,站起來握著美緒的手,雙眼發亮,「真的嗎?」
「哼!」美緒把頭轉向一邊,「不知道!你不正專心的趕寫作業?不吵你了!」
「美緒…」
「香穗子又不是故意的,」小林放了一塊麵包和一罐草莓牛奶在日野的桌上,「你還沒吃早餐吧?」
「…直!」日野感動的看著小林。
「不吃早餐麼能把平時已經死光光的腦細胞補回來呢?」小林一副「你難道不懂」的說著。
「啊,你們好過分喔~」一邊說,日野已經將封在麵包外的塑膠袋撕開,咬了一口。

小林和高遠各拉一張椅子坐在日野的前面和旁邊。看著日野「豪邁」的吃相,兩人互看的一下。

先開口的小林,「香穗子,你最近日是不是連早上都來學校練習?」

吸著草莓牛奶的日野點了點頭。

「下午的練習難道不夠嗎?」小林擔心的說,「這樣你有時間和體力準備考試嗎?小提琴的練習量放少一點…」
嚥下口中的食物,日野笑笑的,說,「我可以應付的,雖然準備考試很重要,但是蓮也是放棄自己的練習時間替我指導小提琴,所以我不應該以這個理由…」
「說穿了不就是想藉此待在一起…」「現在幾壘了?」

日野和小林看著高遠,「我說現在你們到哪個階段了?」

「香穗子!」高遠有些生氣的叉著腰,「回魂啦!香穗子!」
小林一手搭在高遠的肩膀上,「你不是要來勸他把注意力多放一些在課業上的嗎?」
高遠一臉無辜的看著小林,「有嗎?」一手托著自己的臉頰,「而且,我像嗎?」

小林搖搖頭,一副被打敗的樣子。

「吶吶…香穗子,現在你和月森是…?」高遠的臉不斷逼近日野。
「呃…」日野不自覺的向後退,「…一壘跑到二壘的中間?」
「咦?」「好慢喔!」
「就是啊!我沒有交往就已經保送二壘了。」

突然多出的聲音,日野三人轉頭,看到依舊坐在日野鄰桌的加地。

高遠提高些許的音量,「加地的不算啦。」
「你那種得比較算是屬於『尊敬』的意味吧。」小林看著窗外斯理慢條的說。
「我吻的是手指又不是手背!」
「很遠看不清楚,而且明明意思一樣。」
「不一樣!」
「而且『二壘』是指接吻吧?」突然想到甚麼似的,高遠驚恐的看著加地,「難道加地想要破壞二十五年來唯一的小提琴之戀?」
「加地,做第三者不道德啦。」
「我又沒有!」
「美緒剛剛找我幹嘛?」日野覺得,再不換換話題,這裡可能會這裡可能會變戰場。

「啊!這個這個!」聽到日野這麼說,高遠像是「像有這麼一回事」的表情,把懷中的雜誌攤在日野的桌上,一本充滿粉色色系的標題與文字的雜誌,「心理測驗。很準的喔!」




「心理測驗?」月森看著眼前說跟自己說熟不熟的女同學˙森。
「嗯,心理測驗。」森雙眼帶著笑意瞇著。
「…我沒有義務。」月森把視線轉回桌上的書本。
「你不想知道,香穗子對你的看法嗎?」

像搜尋關鍵字一樣,月森聽見「香穗子」三個音節時,迅速地看向森。





「請問,以下那一部位是你最喜歡吻他/她的地方?」高遠清晰的念出雜誌上心理測驗的題目。
「咦?」
「怎麼了?」高遠看著表情充滿驚訝的日野。
「這…」日野慢慢升上了血色。
「喔~難道是喜歡吻甚麼不可告人的地方?」高遠的八卦模式全開。
「不、不是啦!!」雖這麼說,但是日野紅的比頭髮還要紅的臉,更增加了其他人的疑心。
加地稍微安慰著自己受傷的心靈,「日野,不用害羞,情人間總是這樣的。」
「真看不出來月森是這麼開放的人。」小林有些驚訝地說。
「不是啦!」日野極力的撇清,「我和蓮…」像是回想起什麼,把頭往下低。
「「「我和蓮?」」」
日野的聲音小了很多,「…只接吻過一次…而且…」
((所以明明就跑到二壘了嘛…))(………)
「我不知道那次算不算和蓮接吻…」這次日野的聲音真的是細小如蟻,要不是高遠和小林以極度貼近的聽著,不然就是要如加地般的聽力才能聽見的音量。
「為什麼?」
「因為…」

貼近日野的高遠和小林,已經感受到從日野的臉頰輻射出的溫度了。

日野突然用力的搖搖頭,「啊!沒事!!」

三個人睜睜地看著日野,「香穗子?」
「沒事沒事!選項在哪裡?」日野積極地找著雜誌上的題目。
「這裡!」高遠向前替香穗子指著。




月森提著琴箱,站在昨天預約的練習室前,手搭在門把上,卻遲遲未推開門。

「蓮?」

月森猛然的轉頭,「香、香穗子?!你怎麼在這裡?」
「?」日野不明白的看著月森,「你不是說,今天傍晚不能指導我小提琴,所以改到中午?」
「啊…是的。」月森將門把下壓,推開練習室的門。


日野邊看著譜,邊將視線瞟向月森,(蓮是怎麼了?剛剛這一節我已經拉錯第二次了…他沒有發覺嗎?)

月森雙手環在胸前,倚著窗,一動也不動。

「蓮?」日野試著喚了月森,「蓮!」

沒反應。

日野放下肩上的小提琴,擺置桌上,走近月森,約兩步,「蓮?」

依舊沒有反應。

再走近,日野墊起腳尖,加大一些音量,「蓮!」
「!」月森終於「驚醒」,正要說「怎麼了」時,發現自己和日野近的──即使背部已經抵上牆,也想後退的距離,「香、香…」
「蓮,不舒服嗎?怎覺得你一直在發呆。」日野微微的皺著眉,墊高的腳板使身體重心不穩,微微的一前一後晃著。

日野這種若有似無的接近、遠離,在加上身高差,月森迅速回想起上午森問的心理測驗。

──「請想像自己的情人遭到魔法的詛咒,像睡美人般地永遠沈睡了,可是,只要你親吻她便可以讓她從沉睡中甦醒過來,你會吻她哪裡呢?」

日野金色的雙眼,直直地看著月森,「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選項有額頭、眼睛、鼻子、耳朵、下巴。」

日野伸手,略撥開月森的額上的瀏海,手心貼上,「沒有發燒啊!」

──「眼睛啊…」

「不會是又在什麼奇怪的地方睡著了吧?」日野揪著月森的領子,「你這一點真的跟志水有過之而無不及!」

──「唉唉…這個答案果然被天羽猜中了…『眼睛是靈魂之窗,象徵著你的靈性。你是愛他的,你們之間的愛情十分純潔,甚至就如瓊瑤電影所描述之純純的愛。』…這本雜誌借你參考好了…」

「蓮!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如果要香穗子吻我的話,妳會選哪裡?」月森盯著日野的眼睛看。
「咦?」

不知道是因為月森的表情太過正經,還是突然爆出的一句具有原子彈效力的問句,日野停止的動作,呆然的看著月森。

「香穗子?」
日野盯著月森,「蓮?你說甚麼?咦?!!!」


慢了很多拍之後,日野才反芻月森的問題。

日野稍微冷靜,「…心理測驗是不是?」

月森點頭,不過倒是一副「你怎麼知道的表情」。

「早上,美緒也有拿一個問題給我…問說『你會想親吻情人的那一部位』…」日也略低了頭,耳根子發紅。
「(和我的問題似乎差不多)…你的答案是?」月森有些期待。
「我根本沒有辦法想嘛…除了上次在庭園裡那次之後,就沒有……」日野又將話含在嘴中講,「而且我根本…」

日野提到「上次」時,月森的臉也不自覺地升上了熱氣。

「要我主動親蓮…」說到這裡,日野臉上的溫度幾乎可以拿壺水來煮了。
「你沒回答啊…」月森小小的失望。
「還是有啦…」日野小聲的說。
「哪裡?」
日野囁嚅地發出聲音,「…額頭…」

月森回想剛剛在雜誌上「額頭」所代表的意義。

──『代表信賴與安全感。你們之間的感情,接近於相互信賴的朋友關係。』

「真的要我親的話,其他的地方我根本不敢嘛…所以就選了額頭…」
「…」月森盡量忽略解答最後面的解釋,「現在只有我跟你的話,你會選其它的答案嗎?」
「…不…不、會改改…吧…」日野支支吾吾的回答。

月森雖然不知道兩個人做的題目是否相同,但是聽到日野的回答,臉色還是沉了些。

「蓮呢?蓮會選哪裡?」日野想結束繞著自己的話題,便反問了月森。
「題目沒有「嘴」的選項,所以我回答了眼睛。」有些賭氣似的,月森刻意轉向旁邊回答。
(眼睛和嘴巴…是『內心是喜歡征服愛情的俠客,能為愛犧牲一切。然,這樣的男人當然也很喜歡親吻戀人的其他性敏感地帶…』和『對愛情比較專一,對吻的淺意識定義是「以身相許」。這樣的男人很有自信!而且有著強烈的道德觀…』…我該慶幸蓮想吻的是嘴巴不是眼睛嗎?)回想完答案,日野的臉不但可以將水煮滾,也許烘烤個蛋糕也綽綽有餘。

用著餘光,月森看著日野紅透的臉卻又若有所思的樣子,「…我的答案很奇怪嗎?」聲音有些小聲,卻仍帶著別扭的語調。
「不是不是!!」日野用力的甩頭,「因為、我剛剛想到…」

月森轉回看著日野。

「我們有真正的接吻過嗎?」日野臉上的顏色和熱度瞬間散去,「上次,蓮那時變成女生…之後,也沒有…」

「啪!」似乎有斷裂的聲音在月森的耳響起。

「而且今天加地又在說他吻我手的事情…」

「啪!」斷裂的聲音第二次響起。

「直說『那只是表示「尊敬」…』,加地回答『是「尊重」和「友好」好嗎?』…其實,就那陣子風波大了一些外,我倒是不怎麼在意…」

「啪!」第三次…

若以小提琴的弦來形容月森的理智線,四根弦只剩下最後一根…而且,很不幸的還是最細E弦…

「香穗子…」
聽見與比起平常更加溫柔的聲音,日野有些不適應、回應似的叫著月森,「…蓮?」
「不算的話…」


透過窗戶映在地板上的影子相疊,些許的衣物摩擦的聲音,呢喃的叫喚聲,粗且短的吸氣聲。


「就算只是手指…除了我以外…不准…」
「加地那是意外…」


唇,再次的相疊,在地板上的影子更小了。




FIN




PS小劇場


「天羽…月森的回答是『眼睛』。」森向天羽回報從月森那得到的答案。
「看吧,我說的沒錯吧!」天羽將森推了推,「賭輸了,要繼續幫我向其他人問吶!」
「你自己問就好了嘛…就說是要配合校刊進行的抽樣心理測驗調查…」
「現在…他們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樣,跑得飛快,要我怎麼採訪?」




「蓮…」日野有氣無力的用額頭抵著月森的胸口,「你被誆了知不知道…」
「咦?」
「你做的心理測驗是在測你,而不是我…」
「…是這樣啊…」

聽見月森的回答,似乎不怎麼在意,日野疑惑的抬頭看著月森。

「反正那只是個測驗而已…」月森側著頭。
「蓮!要上課…!」




2009/06/14
把兩個心理測驗的答案交互著看的話,其實會變得詭異…同樣的答案意義大不同啊(這不是廢話嗎?就都跟你說是不同的兩個心理測驗了)…
給月森做的心理測驗真正的題目(題目我沒有改)與答案在這裡http://mental.haloop.com/psychological-test/2
日野的是這個http://tw.myblog.yahoo.com/jw!2rr3YR2ZERrb29VeY8rLvg--/article?mid=3971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6/1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