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s

『月森?你在做甚麼?』

銀色的托盤,托著兩只茶壺和三只杯子,及一個透明、放著茶葉的玻璃密封罐。月森拿進起居室。

『泡茶,』月森將托盤擺上茶几,將較矮的茶壺壺蓋打開,準備從茶罐舀幾匙茶葉放入,『紅茶,要喝嗎?』
『月森要泡茶?』日野瞪大了眼睛,看著月森令人難以置信的流利動作。
『是…你很驚訝?』拿起大的水壺,將熱水注入較小的茶壺中,蓋上,再取托盤上其中兩只杯子,注入三分之一滿的熱水。
『嗯!』日野在回答時還很用力的點了一下頭。
『…』月森將杯中的熱水倒入第三個杯子中,『母親經常泡茶…看著…自然就會了…』
日野走近月森,坐下,『…你之前有泡過吧?』

月森抬頭看著日野,眼神帶著「真沒禮貌」字樣,再次回到泡茶的工作上。


『若是難得家人全都聚在一起時,總會這樣泡上一壺茶…』月森望了時鐘一眼,起身,走向窗台,從盆栽裡捻了幾片葉子,『喝茶是我家很重要的活動,所以沒有人不會泡茶。』

日野有些驚訝地看著月森。

『怎麼了嗎?』月森回到沙發,熟練地拿起茶壺,棕紅色的液體,紅壺嘴畫出一道透亮的曲線。
『月森…很難得會提起家人的事情…』
『是嗎?』並沒有很在意自己是否真的與平常不一樣,月森將倒至八分滿紅茶,移到日野的面前。
『謝、謝謝…』

月森見日野像是要下什麼重要的決定,戰戰兢兢的拿起杯子,從杯裡看到杯外,便將另一杯紅茶移到自己面前,把剛剛捻下的葉子揀了幾片放入杯中。

仍在與自己意志力纏鬥的日野,見月森在杯中放了東西,忍不住的探頭,『你加了甚麼東西?』
月森的嘴角微微調高了幾度,『你猜看看。』




──要如何宣示,一個人,是另一個人的所有物?




『香穗子…』在機場,月森背著琴箱,遠離其他送行的人,『我…』
『怎麼了?』日野仰著頭,看著高自己約一顆頭的月森。
『你會繼續練琴嗎?』月森抓緊小提琴背帶。
『…當然會的!!』日野有些生氣的回答,『把我拉到旁邊講話,就是要問──』




一股淡淡的香氣,傳入一隻腳才剛跨出南樂器行土浦的鼻腔中。

「日野?!」

日野手中抱著幾本琴譜,經過南樂器行。

「土浦啊!」看著土浦一手還握在南樂器行門的門把上,日野問:「你今天是到南樂器行練琴?」
「是啊。」土浦鬆開手,掛著鈴鐺的玻璃門,帶著清脆但是單調的鈴聲,慢慢的闔上,「你呢?」
「今天到圖書館看書。」
「難怪沒見著你帶琴盒。」
日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這幾天練習不是很順…今天想稍微休息一下…」
「也是啦…不順手的話練習也是徒然。」土浦單手叉進口袋裡。

春末夏初,傍晚的夕陽已不似冬季的冷紫色──藍紫中透著橘紅,染上暖色,卻刺了眼。

一同走段路後,土浦開口,「要不要去喝杯茶?就車站前那家咖啡店,如何?」
「車站前…好…」笑的淡淡的,日野輕輕頭。


「喀啦!」土浦為日野拉開了門。咖啡店裡的服務生,整齊喊著「歡迎光臨!」

「日野?」土浦見日野低著頭,站在門口。
「怎麼了嗎?」
「不…我沒事,」日野搖了搖頭,走進。
「兩位嗎?」服務生貼心的問。
「是。」
「請往這邊。」

日野像是初次進咖啡店一樣,四處地張望。

「日野?」土浦不是很能理解地看著日野的動作,「你…應該不是第一次進來這間咖啡店吧?」
日野搖搖頭,「當然不是,只是…很就沒來而已…」
「很久?你和天羽他們不是常來這間店吃蛋糕?」
「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緊貼,日野從臉頰感受到比自己的體溫低了一些的溫度。

『…蓮?』有些緊張的、完全忘了自己有些生氣,日野僵著身體。
『我第一次認為,現在去維也納對我來說還太早了些…』
『為、為什…麼…』日野聞到,上次在月森家喝到的紅茶香味。
『這樣對你說…不知道會不會對你造成困擾…』月森放開日野,『──我不想裡開…』
『日本嗎?』日野天真的睜大眼。
『不,不是…』月森有些好笑的搖搖頭。
『不然是?』
『當我沒說好了…』
『蓮…』




「你要點什麼?」土浦大致的覽過一遍菜單。
「紅茶。」日野將沒開過的菜單還給了服務生。
「…土浦你…」
「小姐,跟以前一樣,附上薄荷嗎?」




──像寵物般的繫上一條絲帶?




「日野!你又在發呆了!」都筑放下畫重點的筆,看著日野,「雖然術科很重要,但是基本的樂理,是身為一個音樂家所應有的素養!!」
「為不起,學姊,」日野略低下頭,抓抓自己瀏海,「不小心想起了一些事…」
「不能專心,就別讀了,」都筑背部抵著椅背,「你現在要做到的是『有效吸收』知識,而非囫圇吞棗般的…」
「我知道!」日野從椅子上站起,「我也想要盡可能的,縮短和他約定的時間!」
「…他就這麼重要?你努力拉小提琴的原因也是為了他?…那不如放棄算了,要是你哪天回想起來,他並不是你記憶中般的重要時…你會後悔的。」
「我不否認,『留學』這一件事跟他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但是!」日野看著都筑,「他是目標,現在,到維也納留學是我的目標!他只是觸發我要留學的楔子!!」
都筑略睜大眼,看著日野,「日野…抱歉,我說重了。」
「不、不…」發現自己的聲音過分的大聲,日野見都筑放在桌上的杯子空了,說,「我幫學姊弄杯飲料吧。」
「…麻煩你了…」

隨著日野的離開,都筑發現,日野的房間裡,似乎少了一些甚麼。直到日野拿著托盤,站在門口時,才會意到。

日野把放著杯子托盤放在桌說上時,都筑隨口問道,「…紅茶嗎?」
日野拿起杯子的手正懸在半空中,「是、是的…學姊不喜歡紅茶嗎?」
「不、沒這回事…」都筑伸手接了日野的杯子,「這茶,很香。」
日野有些得意地說,「這我可是有向老師學習的!」
聽到日野的答案,都筑笑了笑,(不過…好像還有些不一樣…)




──還是落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日野。」

在市立圖書館裡,加地向坐在窗邊閱覽桌的日野打招呼。

「加地?你怎麼在這裡?現在不是上課時間?」
「大學生的上課時間比較自由嘛…」加地從鄰桌拉了一張椅子坐下,「倒是你,今天怎麼在圖書館裡?」
「唉!前幾天請都筑學姊幫我複習樂理…結果我只答對了50%,所以啦…」日野可憐兮兮地說著。
加地有些驚訝地說,「但是你平常不都是早上練琴,往晚上才複習樂理的部分…」
「是這樣沒錯…」發現有些不對勁的,日野略斜著眼睛看著加地,「你為什麼這麼清楚,加地?」
「你的事情我當然一清二楚啊!」加地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
「現在我跟你已經不是同學了,你是怎──!」

有些激動,兩人的說話聲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視。

加地向日野比了一個噤聲手勢,「──到外面說吧。」


「加地!」日野有些生氣的,鼓著雙頰。
「啊…好可…不是,日野,你要我說甚麼?說我為什麼知道你最新的動向嗎?這當然是因為我是你的後援會會長啊!」
日野看著加地,「…你明明知道,我要說的…」
「有些東西,不可能的,我並不強求…」原本嘻皮笑臉的加地,低頭,專注地看著日野,「但是,即使是做為朋友──憑的朋友的身分,關心你,應該不過分吧?」
「…我…」日野沒有移開被加地盯著的眼睛,「…我、沒有…強迫自己…去走和他相同的一條路…」
「我知道日野沒有強迫自己…」
「我想要繼續拉小提琴、所以才會選擇要留學…」
「我知道…」
「就算今年不行,還明年,還有…」
「日野!」加地捉住日野的手臂──同時,也聞到了一股淡香,是不同於以往來自洗髮精的香味,而是他曾經再另外一個人身上有發現過的味道──但他想不起是誰。
「沒有人說你強迫自己…冷靜一些!」

日野的額上的雙眉緊緊地揪在一起,金色的雙眼泛紅──僅是泛紅。

「日野…」
「對不起,因為考試的時間要到了…情緒常常失控…」
「沒關係…我了解…」




『我會在維也納那等著你。』月森清晰地,說完。
『我…』日野瞪大眼,『當我能力夠時…我一定…』

氣息間,日野聞到,除了總是殘留在月森身上的紅茶香之外,還有一股,很淡很淡的薄荷香


揮手道別,日野看見那抹藍的消失,手中拿著溫熱的紅茶、綴著幾片薄荷葉,等帶著,載著她的目標的那架飛機──
空氣中,瀰漫的,是剛剛消失的那鼓香味,己薄荷葉片在地板上飄著。

晴朗的藍天,橘紅火焰與囂張黑煙瀰漫了日野的視野。

『於十一點四十五分起飛,前往維也納…』




「香穗子,你又在喝紅茶了!」一個淡金色頭髮的女孩,叉著腰對喊著,「維也納出名是咖啡,咖啡啊,你怎麼一天到晚…」
「呃…我的確常喝紅茶啦…但是我今天還沒有喝耶…」日野搔了搔微捲的紅髮。
「是嗎?但是我總覺得有聞到一股紅茶味…」




──是永遠,染著,屬於自己的氣味。




FIN


2009/06/25
突然驚覺自己是非常跳躍式思考的人=”=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6/2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