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Hot/Spring03

「不過還好,這裡提供的浴巾夠我圍足足兩圈…」像是打開話閘子一樣,日野繼續地說,「而且溫泉真的能使人放鬆心情…一坐入水中,總覺得自己剛剛在哪裡窮緊張真的很好笑…」

(浴巾的長度和香穗子平常穿的制服一樣長、一樣長…)月森閉上自己的眼,想盡辦法把剛剛這一眼代回日野平日穿制服的樣子。

「要不是阿姨這樣把我們騙來溫泉會館,我可能永遠都想像不到蓮泡溫泉的樣子…」

(和平常一樣、和平常一樣…)但是很可惜,同樣白色、掩蓋在同一位置的制服短裙,怎樣都取代不了在水中漂浮的浴巾和微露的春光。



「…蓮?」即使日野再怎麼遲鈍,還是發現一直沒說話的月森,陷入一種奇妙的掙扎當中──月森的眉毛緊緊地糾在一塊和雙頰上泛起的潮紅,「蓮…是不是水溫太高了?要不要加一些冷水…蓮!」日野原本打算在泡湯結束前都盡量不要再接近月森,但是…

「嘩啦!」「你留了好多汗了…」日野用手撥開因為汗水而黏在月森額上的瀏海。

水聲及額上突然感覺到的涼爽,月森睜開眼,日野的臉在眼中放大了數倍。

「你泡太久了…」日野有些擔心的看著月森,「休息一下…好嗎?」
「………香…穗子……?!」月森驚訝,後退,但都不是極大的動作。
(怎麼連驚訝的的反應都慢了這麼多拍…)日野看著身體已經抵在池子最邊緣的月森,「…你已經泡超過十五分鐘了吧…」

月森微微地點頭,身子又微微地遠離日野。

日野顧不得不知道在鬧什麼彆扭的月森,向前抱著月森的手臂,只想先將他拉離溫泉,「先起來,讓身體的熱氣散一散…啊!」

對月森而言,這一個動作毫無預緊,對日野而言,她沒有想到身子看似單薄的月森,依舊是屬於男孩子體重。

「嘩啦!嘩啦!」「唔!」「!」




將日野橫放在沙發上,月森順勢側坐在旁邊,(還好有這張沙發,不然真的不知道要要怎麼辦…)拿起未用的小毛巾,替日野擦掉臉上的水,(不過這張沙發大的真奇怪…)

月森瞇著眼,看著兩道柳眉微皺的日野,(臉好紅…脖子和手也是…)撥開黏在日野頸邊的紅髮,手指輕輕地碰觸到日野的皮膚,(好熱…)
「嗯…」細微的聲音、日野的眉心又皺了些。
(太悶了嗎?)月森伸手把隔著沙發和池子的玻璃窗拉開時,發現玻璃上布滿了水滴,(看來…跌進池子時一定濺起了很大的水花…)外面的空氣吹散包廂中悶熱的空氣,(不過…明明泡昏頭人得是我…怎麼現在昏倒的是妳…)
突然,日野的雙肩往前一弓,「咳咳!」身體隨的咳嗽微微地顫抖著,「咳!咳!」
(…不小心喝了水嗎?)月森蹙眉,將日野的扶起、靠近自己,有些遲疑、但手還是自動環過日野,扶著腰、穩住日野的身體,另一手規律地拍著背部,「好點了嗎?」
日野靠在月森頸邊,「…蓮…咳!咳!」
月森皺了皺眉,「…先別說話…」

日野輕輕點著頭,整個人幾乎貼在月森身上。
而月森不自覺地將環過日野的手收緊了些。




月森低頭看著因為咳嗽而滿臉通紅的日野,「要喝點水嗎?」
日野一想到自己剛剛才大口大口地喝了好幾好溫泉水,馬上搖著頭,「我不想喝水…」現在要她喝下無色無味的白開水,根本是一種酷刑。
「…茶可以嗎?」月森依稀記得服務人員說每一間包廂都備有茶包。
「嗯…」

月森讓日野先調整好重心,才從沙發站起,翻找著左邊置物台上的小籃子,(浴帽…棉花棒…身體乳…有了…)月森拿起籃中方形的白色「茶包」,從缺角撕開包裝,(這個茶包怎麼特別扁…)
「蓮?你在找什麼?」日野的聲音有些虛弱,「茶包不是放在水壺的旁邊?」
「咦?」被日野這麼一說,月森將手中的「茶包」拿近一看,「CONDOM」的字樣小小的印在包裝的正中央。
見月森忽然停止動作,日野疑惑地叫了月森,「…蓮?」
包裝裡的東西滑落,「啪!」
伴隨著聲音,日野將視線轉向落在月森腳邊的東西,「那是什麼…」
「沒、沒什麼!」月森迅速的撿起,壓在小籃子的下方,「在…在水壺旁,是吧?」邊說還把手中的濕黏感抹在圍在腰間的浴巾上。




包廂裡終於又恢復只有溫泉的水聲及電視發出的音樂。

日野站在溫泉裡,踢著水,「蓮…我真的不能再泡一次嗎?」
拉開玻璃窗,月森坐在沙發床上,雙腳泡在池子中,「不行。」抿了一口茶。
日野看了月森一眼,「(你是老人家嗎?)…為什麼?」
「你又泡暈的話怎麼辦?」
「蓮會救我啊!」日野裡所當然的說。
月森很高興日野這麼信任自己,但是…「不是這個問題…」看著空著、剛剛搭在日野腰上和…怎樣也擦不掉濕黏感的手。
聽到月森這樣的回答,日野停止踢水的動作,看了天空一會兒,突然說,「是因為…剛剛在蓮在小籃子中拿錯的東西嗎?」
「咳!!」月森一手半摀著嘴,而另一手拿著茶杯──只抿了一口卻剩不到一半的茶。
「?」日野歪著頭看月森,(就算不是,反應有必要這麼激烈嗎?)




濱井看見兒子和日野走進大廳,向兩個孩子招了招手,「溫泉泡起來如何?」
走進了兩個孩子,臉上盡是紅暈,濱井野些狡詰看著自己的老公,「看來讓了有『床』的包廂給年輕人是對的。真的用滿兩個小時的時間…」
「床?」(所以那不是沙發?)
「…(沒有發現?)」看見兩個人的反應,濱井有些洩氣的說,「…開點玩笑…臉怎麼這麼紅?泡太久了嗎?」
「因為…」日野有害羞的想說些什麼。
月森的爸爸盯著將臉轉向一邊的兒子,襯衫的領子很明顯的濕了一片,「…身體怎麼沒擦乾呢?」
「!」月森震了一下,「…浴巾不夠…」
濱井會意地說:「…所以跟香穗子共用一條浴巾?」

濱井說完,就發現兩個孩子的臉和煮熟的蝦子一樣。

濱井搖搖頭,卻帶溫柔的笑容看著兩個孩子,「──爸爸…看來以後我們家會有兩個世界遺產…」
「是啊…」







──將日野送回家後,濱井對後坐的兒子說…

「今天我有請溫泉會館的小姐留意一下,你們那間包廂的物品使用狀態…蓮也不是媽媽想的一樣,什麼都不懂嘛。不過…」濱井的語氣平靜、專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用完的東西,該丟垃圾桶的還是要丟在垃圾痛中…不要造成人家清潔人員的麻煩…」




FIN


2009/07/03
1.原本要查CONDOM我到底拼的對不對,沒想到查到別名…有不少個,但是這兩個真讓我覺得好笑了…法國人的信(French Letter)、英國美人…說到底法國人跟SEX都撇不了關係?而英國則是發明者…
2.其實月森的弄錯「茶包」的情況就是棐歶的親身經歷…不過以月森的近視度數其實不會真的弄錯啦…要像棐歶這種兩眼度數相加除以二還有四位數的大近視眼才會發生…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7/0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