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七月十四日──Apart 06

※指定人:cc
 配對:月日
 其他:量力的H~~

※十二個十四日的系列中,所有的時間設定是接續在安可的後、但是月森還沒有出國留學。




七月十四日,銀色情人節。




06




和在電磁爐的情形一樣,月森的雙手圈劃日野的活動區域,彎腰,在日野的耳邊輕輕的說,「你說呢?」
日野雙手捉緊襯衫的下擺,看著落在地板上的那盤炒飯,「不是…不是要清理地板…」
「是要清理…但是…」月森的右手伸向日野的胸前,將粘在襯衫上的飯粒捻起、放入嘴中,「剛剛,你喊著燙…」
「這、這我自己清就好…」日野快速捉緊過低的衣領。
「而且,我餓了。」月森瞇眼,看著日野。
「我我我…知、知道…」小手更緊的抓著衣領,「那…我現在馬上在幫你弄些吃的…」

在日野準備離開桌子,原本懸空的大手,又回到日野的左邊桌面上。

月森比剛剛更貼近日野,用著更輕的聲音在日野的耳邊說著,「不需要…」
日野雙眼緊閉,身體略縮,兩種極端的感覺不斷的侵襲著日野。
──過於低溫的唇辦掃著紅透的耳朵,炙熱的氣息灑在還淌著冷汗的頸子上。

日野微微地將頭偏向遠離月森的一邊,但這個小動作卻讓月森有些不高興。大手撥開日野的手,毫不在乎的扯下衣領最上方的釦子,讓原本若隱若現、鎖骨下方的春色,大剌剌的暴露在空氣中。

「!!」對這突如其來的涼意,日野驚恐睜開眼睛,「蓮!你要做…!!」

放在桌上的大手,收回,放上併攏的雪白的大腿上,掰開。
日野將雙手抵在月森的肩膀上,胡亂地想推開不斷靠進自己的月森。
而月森完全不理會日野的掙扎,身體靠近桌緣,低頭,舔食著一粒粒沾黏在日野胸口上的米飯。

「蓮?!」即使正式交往半年多,連接吻的次數都不多,更甭說近一步的愛撫還是什麼的。所以,日野不知是訝異月森的行為還是驚嚇過度,原來掙扎的雙手,現在則乖巧地放在月森的肩膀上。

月森單手解著日野身上那件襯衫剩餘的釦子,而空閒的另一手,撐起自己的身體後、放在日野的背。
日野仰著頭,看著月森不斷放大的俊臉。

輕碰,重疊。日野慢慢地閉上雙眼,而的下巴與脖子近乎拉成一直線
吸吮,略微張口、換氣。月森將日野摟近,放在肩上的雙手,慢慢地纏上月森的頸子。解完釦子的大手,順著襯衫的下擺,放上日野的大腿。
侵入,翻攪。讓日野連悶哼的聲音都發不出。

大手並沒有在雪白的大腿上流連,非直線的、向上移動,讓勾住月森的雙手,頓失都喪失了功能,令日野的重心全都倚賴在背部的大手上,但一直維持上仰的姿勢使得日野蹙眉。

月森感覺到放在日野背上的手心沁滿了不屬於自己的汗水,有些不捨的、暫停對小嘴的入侵行動,分開,「…對不起…」用右手托著日野的臉,而大姆指摩娑著日野紅腫的嘴唇。
雙手已經滑至月森胸前的雙手,象徵性的捉著月森的襯衫,依舊維持上仰的姿勢,日野大口大口的吸著氣、不懂的喚著月森的名,「…蓮?」
「…為什麼…」月森看著日野有些迷濛的眼睛,「總順著我…為什麼…不反抗?」
月森的問題讓日野瞬間紅透了臉,「我、我有啊…」
「你沒有,」月森把日野抱進懷中,「你沒有…」
日野的頭剛好抵在胸口,「那…蓮…為什麼,希望我反抗…」
「我,就要留學了…」
「我知道…剛剛你說過了…」

月森和日野間非常的安靜,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說話。

日野在心中嘆了口氣,撒嬌般的窩進月森的懷中,「時間,什麼時候…」
「這個月底…」
「嗯…」

沉寂。
雖然月森和日野的相處,本就不是屬於吵雜類型,但是一直處於這種令人窒息的安靜,實不多見。

「我…」月森有些喉嚨乾澀的,發出聲音。

日野抬頭,等著月森。

「沒有想對…」月森對上日野的眼睛,水靈靈、沒有任何混濁色彩的金色雙眸,原本還有其他想說出口的話,全都吞回了肚子裡,抱著日野的手臂緊縮,別開眼睛。
「…」日野見月森別開眼,將眼睛閉上、張開,瞳孔中浮出了很多月森剛剛沒見到的情緒,「蓮…」
「嗯…」
日野深吸了一口氣,「手給我。」
「?」不懂日野葫蘆裡賣的事什麼藥,先伸了左手給日野。
日野從襯衫的口袋中,拿出一個水藍色的小盒子,打開,取出盒中的東西,看了一下月森的袖子,滿意的笑了笑,「還好你還沒有換下今天的襯衫。」

月森狐疑的看著日野擺弄著自己的袖口。

「好了!」不到一分鐘,日野把月森的手腕推向月森的面前,「如何?」

在月森的袖子上,出現了圓形銀色、上面並綴著單一的藍色小碎鑚的袖扣。

「!」月森驚訝地看著日野,「袖扣?!」
「嗯!」日野點頭,「另一手我也幫你別上吧…」
看著日野專心的模樣,月森覺得壓在胸口上,那種喘不過氣感覺,似乎一掃而空,「為什麼是袖釦?」
幫月森另一手的袖釦弄好後,日野抬頭望著月森,「我希望,不論在什麼比賽或表演上,都能在離你最近的地方。」
日野笑著、說著,但是月森卻笑不出來,低著頭,從休閒褲的口袋中拿出、同樣是水藍色的絨布盒,小心翼翼的打開,拿出盒中的物品,「…是我比較貪心嗎?」
日野感覺到頸子與胸前有著金屬的冰冷,低頭一看,是條銀製的項鍊,上面掛著一只金色的戒指。日野快速地抬頭望著月森,「蓮?…這…」
「香穗子…你願意收下嗎?」月森臉上沒有其他表情,只是專注的看著日野。
日野望著月森,抬起左手想觸碰躺在胸前的戒指,在指尖感覺的金屬的溫度時,如觸電一樣彈開,低頭,「我…」拿起,看著,「真的…能收下嗎?」
「只要你願意的話…」

日野發現眼前的金色戒指,閃耀著七彩…不,是更絢麗的光芒。

「怎麼…」日野把臉看向天花板,「明明告訴自己,今天不能留下眼淚…」
「是麼…」月森捧著日野的臉,「那我無會讓任何一滴眼淚從你的臉上滑落的…」

日野閉著眼睛,任著月森吻去從眼中不斷溢出的液體。


「鈴─鈴─鈴─!」月森家的電話突然響起。

「蓮…」日野帶著鼻音說,「不接電話嗎?」
「…」月森不是很高興的放開捧著日野的臉的雙手,「…我去接…(到底是誰!)」


月森老大不爽的,接起了電話,「月森家!找哪位!」
『…蓮嗎?我是爸爸…』
聽見是自己爸爸的聲音,月森的壓下自己的怒氣,「…怎麼了?」
『本來要去聽的音樂會,樂團不知出了什麼事,突然取消今天的場次…所以要回家了…』
「喔…」月森不是很專心的回應著。
『日野小姐你送回家了嗎?』
「還沒,而且香穗子今天會住在我們家。」
『為什麼?』
(要說香穗子因為弄壞姊姊的鞋子不敢回家嗎?)月森有些猶豫,停頓了幾秒,「…香穗子閃到腰了」
『日野閃到腰?為什麼?那有沒有帶去醫院…』『什麼?!香穗子閃到腰?在我們家嗎?』『兒子啊,你不可以問原因啦!』
「?」對於電話那一頭突然變的很吵雜,月森有些不明白的將話筒拿遠了些,看了看,又放回耳邊,「父親?不行嗎?」
『當然可以!』講電話的忽然換成濱井,『蓮…剛剛突然想到,我們大人還有其他節目,今天就不回家了!!就著樣!!』『為什麼不能問?』『年輕人總有一些秘密的!』

月森看著被莫名氣妙掛掉的電話,放下話筒,走回廚房。

「蓮怎麼了嗎?」
「沒事…」月森閉著眼搖搖頭,「父親他們說今天晚上不、不…」這句話說到一半,月森睜開眼,看見坐在餐桌上的日野,像是突然清醒、外加想到自己的行為,月森的臉瞬間脹紅。
「蓮?」日野歪著頭看著月森。
日野身上的襯衫是完全敞開的,想要轉移視線的月森習慣性的往下一看,「!!」月森捂著鼻子,說不出話了。

日野一直維持月森離開前的坐姿,所以…

「小…」月森因為捂著鼻子而發音不標準的說著,「喝、喝上!!」
「?」日野不明白地看著月森。




FIN


2009/07/30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7/3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