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天藍,雲白 □

[金弦][月日]天藍,雲白10

男孩手中拿著一只藍色的水杯,走向客廳的沙發,坐下。
「喀!」玻璃撞擊桌面的聲音,在屋子中都略顯大聲。

男孩略顯疲憊的按壓眉間,(一星期了…早就知道會這樣…)手機靜靜的在桌上,自女孩般去學生公寓後,便從未響過,今天第一次響起。
「蓮!有訊息喔!」手機中傳出女孩的聲音。

男孩高興的那起手機,查閱。

『蓮,今天我到王崎學長學校走走,沒想到真的遇到了學長…』

看了開頭的第一句話,月森臉上的喜悅便消失了。

『學長說今天正好有空,所以帶我到附近繞繞…』

簡訊還夾帶幾張相片。裡面有著女孩高興的笑容。

男孩撇了一眼收在桌子下層的雜誌,突然將雜誌抽出,一本一本的用力撕開、丟向一旁。
破散的碎片印著無數維也納美麗的角落上及男孩端正的字體。


──『音樂之都啊…一定是個很漂亮的地方…』
──『到時候就請蓮當我的導遊…有個這麼帥的導遊,一路上一定會被很多女生忌妒的要死…』

(…忌妒?)男孩頹然的坐回沙發,閉上眼,「誰在忌妒誰…」放鬆,男孩側躺在沙發上,用自嘲的語調說著,「明明一年都可以忍的…」

「叮咚!」

男孩躺在沙發上,不動。

「叮咚!」

男孩還是躺著。

「叮咚!叮咚!叮-咚!」

男孩抓了抓頭髮起身,(究竟是誰?)不滿的打開門,「我不訂報…?!」

男孩感到一陣衝力,踉蹌地後退了幾步。

「蓮!」

是女孩的聲音,但語調似乎…

「…月森…」

男孩抬頭一看,站在門外的,是王崎。

「王崎學長…」

王崎遞了一包紙袋給月森,「這是日野今天買的東西。」

「蓮~」女孩雙手環著男孩、臉頰蹭著男孩的頸窩。

男孩紅著臉,不能明白看著王崎,「學長…香穗子他…」

「剛剛我帶日野去喝咖啡…」王崎有些尷尬的推了推眼鏡,「但是侍者好像弄錯了…來的雖然上的也是咖啡,但是愛爾蘭咖啡…」

男孩看著女孩,「香穗子不會是醉了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王崎乾乾的笑了笑。

「蓮!你怎麼都不理我!」環在男孩腰上的手,馬上換到月森的兩頰,按住、下拉。

「香、香穗子?!」

王崎看著臉變形的男孩,禮貌性的忍住笑意,「日野就交給你了,月森。」

男孩抓著女孩的小手,「學長、不進來坐…」

「蓮~~」女孩嘟著嘴,「你又再看哪裡了!」

這次王崎困擾地看著男孩,「我再不走,日野就要生氣了。」


對於女友的投懷送抱,一般的男性應該都不會拒絕,但這都是在一般情況之下。

男孩記得,不算常連繫的兩人,在女孩告知自己收到禮物之後的第二天,又收到了一通越洋電話。

──『蓮!以後不准再送我酒糖了!!』

當時聽的一頭霧水,現在男孩總算明白。

又坐回沙發上,男孩抱著…或是說被女孩抱著,聽著女孩說這一星期她過的如何。
男孩靜靜聽著,沒有插話。
帶點醉意、女孩有條理的說出一星期的所見所聞。

「今天是學長帶我去逛維也納…什麼時後換蓮?」在所有的事情說完後,女孩總結的說出這一句話。

「咦?」男孩略睜大眼。

「咦什麼?」女孩抓著男孩胸前的衣物,「你不是答應過我要帶我逛維也納不是?」

男孩的眼睛睜的更大了。

「蓮想要食言是不是?」抓著衣服的小手臂成捶打,「你會變成大胖子的!大騙子!」

男孩不管女孩的捶打,將女孩緊緊的抱著,「現在究竟醉了幾分,香穗子…(在喝下肚前的早已揮發掉的酒精,在你的身上究竟殘留了多少?)」

「!」小手的動作停了,「…不、不過一杯愛爾蘭咖啡而已…我、要回公寓了…」

「從明天開始到你開學前…」男孩並不打算放開女孩,「我每天帶妳逛一個地方。」

「真的?」女孩高興的抬頭。

「嗯,不過,做為交換條件,開學前,妳要住我這邊。」




2009/08/20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8/2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