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la vida 04(FIN)

音樂、喧嘩聲,交錯的出現。

日野十指相扣、手臂打直,壓著略膨的裙襬。
月森略低著頭、抿著唇,雙手環在胸前,背倚著欄杆。

(就算不想跳舞……也不用在這裡吹風啊……)日野在心中抱怨著,(早知道不應該就讓蓮拉著走到這裡……)

月森和日野兩人在離熱絡的會場約三、四步距離的陽台上。

(不過蓮似乎真的很不喜歡這類活動……)看著擱在欄杆上的餐盤跟水杯,日野的臉頰又發熱,(還是那些叔叔和蓮說了什麼話?)日野瞄了月森一眼,(蓮心情似乎很糟……)

一對男女隨著音樂翩翩滑過日野和月森的面前。


日野的目光隨著男女移到舞池,喃喃地脫口說出,「……華爾滋……」
「不,是快三步(注)。」月森突然出聲糾正。
「?!」日野看了一眼月森,(還以為蓮在發呆……),但視線很快地又回到舞池中,「但看起來跟華爾滋很像呢……」
「嗯,」月森的視線也隨著日野移動,「華爾滋原本就是從快三步衍伸而來的。快三步的曲風偏向華麗明快,舞步是兩小節為一組,動作比華爾茲少而簡單……」原本還想繼續說明的月森中斷,皺著眉,「……你在笑什麼?」

──日野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盯著月森,笑著。

「蓮不喜歡跳舞,」日野忍著笑意,「卻很清楚跳舞的事情……」又看向舞池,「是因為經常參加這樣的場合嗎?」
「……不是,而且……」月森低頭、很小聲地說著,「並不討厭……」

音樂再度響起,拍子明顯較上一首曲子舒緩。

「嗯?」日野回頭,「蓮,你剛剛說什麼?」
「不,沒什麼……」月森的臉偏向一邊。
「……」日野轉向舞池,「……說起來……」往前走了一兩步,有些懷念的說著,「是蓮教過我怎麼跳舞呢……」
「!」月森的兩頰浮上可疑的紅暈,「那根、根本稱不……不上教……只是盡我所能,給你一些意見……而且……」月森有些結巴,「帶舞、原本、本就是男生的……」
「呵呵……」

日野酒紅色的頭髮往頸子兩邊滑落,微凸的脊椎骨,說明了微低著頭的動作。

月森瞇著眼,看著背對自己的日野,「香穗子?」
「我們也去跳舞,好不好?」日野突然說。
「咦?!」
日野轉身,「一首就好。」
月森為難地看著日野,「我……」
「……還是蓮並不想和我跳舞?」日野用很普通的音調說著。
月森不是很明白地皺眉,「你怎麼會這麼想……」

月森望著那雙映著自己的眼睛,透明、沒有其他的情緒。

「對我來說,跳舞,就是等於那一天的回憶。」

日野拉著月森的手,閉著眼隨著音樂往左一步、收回右腳,墊腳、滑步……

「!」日野張開了眼。
「我也是……」月森的大手附上日野的腰,「後面是欄杆……」順勢,將日野攬近自己,隨著音樂,領著日野。
日野看著月森,腳步跟著移動,思考,「那……我們到……」
未等日野把話說完,月森便倔強的說,「不要。」
日野疑惑的抬頭,「為什麼?」
「不想和妳以外的人跳舞……」月森放開覆在日野腰上的手。
「咦?以外?為什麼?」
「……而且……」月森臉上的紅暈,並沒有因為光線不足,而消失在日野的視線中。
「只是到……」日野不死心的說。
「我不要!」月森對大聲說話的自己感到有些驚訝,捂著嘴,把臉扭向一旁。
「蓮?」日野不大懂月森的反應,「為什麼……(只是到舞池中跳舞啊……)」
「妳今天很……」月森刻意的壓低聲音,「很……很……」
「『很』?」
「很、很……」月森唱片跳針一樣,不斷的重複著。

日野不解地看著月森。
月森突然向是放棄一樣,抿著唇,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日野的身上。

「很漂亮,但……」與俐落的拉攏披在日野身上外套的動作相比,月森仍斷斷續續的說著話,「所以,不想……」

會場傳來賽維斯先生的聲音,『各位先生、女士,現在是舞會中的最後一首曲子,請與您今天的舞伴……』

日野有些驚訝、也有些好笑地偏著頭,看著身上的外套,「那……穿上外套,就行了?」

月森不懂日野的意思,卻還是點頭。
日野的臉上浮上惡作劇的表情,拉起月森的手,走向舞池。

「香穗子?!」月森驚訝地看著日野,「妳要做甚麼?」
「你沒聽到現在是最後一支舞了?」
「那又怎麼樣?」月森無法解的看著日野。
「這樣就沒有換舞伴的問題了吧?」

月森看著日野,點頭。
日野笑了笑,把月森的右手放上自己的腰,右手拉起月森的手。

「香穗子?」月森疑惑的著日野的動作。
「下一次,」日野直直地看著月森,「我們一起跳舞……不,下次見面……會是甚麼時候?」
「!」月森睜大眼。

月森與日野四周的賓客,都隨著音樂慢慢的搖擺。

月森看著雙眼濕潤的日野,右手從日野的腰際貼上原本應該是裸露、現在卻是自己熟悉的布料,「我不知道……」左手抬高,腳步往右邊移動,「我沒有想過……」

日野蹙著眉,張口想說點什麼。

「先別說話……」月森突然貼近日野。

日野咬著下嘴唇。

「別這樣……」月森低著頭看著泛白的嘴唇,「因為你現在就在我的面前,我沒辦法想你不在的日子……但是……」

日野充著水氣的眼睛只映著月森。

近乎與日野貼在一起的距離,月森輕啞的說,「真的忍不住的話……我可以……」
日野抬頭,「我不是這個意思!要是我影響你的留學生活……」
月森輕輕的笑著,「妳早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香穗子……」更貼近,「而且……(忍不住的人一定是我……)」
「『而且』?」
「不,沒什麼……」月森鬆開左手,與右手圈著日野,額靠著日野,「抱歉,讓你不安……」
日野搖搖頭,「不……」
「雖然現在說有點晚……」月森執起日野的右手,「妳願意和我共舞嗎?香穗子……」

日野輕拉起裙擺,笑著點頭。




在兩人都沒有發現的情況下,音樂緩緩地演奏著,賓客悄聲的離開會場。

「你打算讓他們一直跳下去?」賓客A問。
「嘛……」賽維斯笑著看著舞池中央,「讓我們今天忘記要開舞的主賓再跳一下吧!」
「也是……」賓客B接著說,「畢竟是美沙的兒子跟重要的未來媳婦嘛!」




FIN




注:快三步是維也納華爾茲。



2009/09/23
(扶額)我終於寫完了……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9/2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