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地木]十月十四日──淺嘗01

指定人:秋尚音
10月14日 葡萄酒情人節
配對:加地葵×柚木梓馬(囧)

太好了,至少還有一個是留給我的,耶~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啊!

不過10月……好久啊- -

殺必死是兩個人掉進大酒桶,滿身酒香的H!
柚木同學請盡可能的傲嬌!加地只要天然呆就好了(可能嗎- -)

哈哈哈哈……我會努力活到10月的



十月十四日,葡萄酒情人節。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柚木撥著被打濕的直髮,看著眼前愉快地游泳的金髮傢伙。

「喂!」柚木近乎似乎喪失平常優雅及禮貌,「現在是悠閒游泳的時候嗎?」
游泳的人停住,站直,望著被侷限注的夜空,「不然還能幹嘛?」一副理所當然的回答。
柚木的手扶住「牆壁」,沉下臉,「應該是如如何離開『這裡』吧?」
「話是沒錯,」有著金髮的人走近柚木,手附上柚木身後的牆壁,「但你也看到了,這『牆壁』不只光滑,還是弧形……」
「你就不能想個辦法?」柚木載浮載沉,不悅的說著。
金髮的傢伙盯著柚木的臉,「……你累了?」
柚木不語,只是將頭轉向一邊。


先說說現在是因為麼原因而演變成現在這種情況吧。
柚木家世+加地家世=企業家下一代+政治家下一代=又在宴會上遇上了。

在宴會遇上加地,對柚木來說,實在說不上喜悅,甚至應該說「麻煩又來了」。
至於為啥會這麼想,總歸一句「加地是個過於熱心服務的人」,在半年前把自己害得慘兮兮之外,還差點賠上柚木家的聲譽──雖然在某些地方,還是感謝加地的多事,讓自己現在還能拿著長笛──但這都不足以彌補現在兩人的情況。

宴會雖然不等於酒林肉池,但是酒卻是不成文的必需品。
特別是一些沒時間培養興趣的企業家,嗜酒如命。
什麼奇奇怪怪的酒都有收藏,就像,這個大的如游泳池一般的酒槽。


「柚木?」加地看柚木不說話,走到柚木面前,「柚木!」
(這一池的酒,在跌進時,嚐了幾口,不錯,只可惜了暴露在空氣中……)柚木感覺到打水的腳漸漸麻痺,(這個時候泡在水中,果然……)


宴會上,擺出笑容是最基礎的,但是,總有個傢伙看不慣。
明明他也笑著,而且藏住的東西絕不亞於我。
但是……

『請問一下,加地同學……』我笑笑看著把自己從宴會拉到花園中的加地,『手……』
聽到我的「提醒」,加地看著自己的右手、我的左手腕,『對、對不起!』他慌張的鬆了手。

加地低著頭,臉轉向另一邊,閃耀的金髮,即使蓋上了月色依舊搶眼──就如同不經思考就行動的行為一樣讓人刺眼!!
我邊撫著自己手腕,瞇眼看著加地。
──因為他總是破壞我自認為是理所當然的東西。


◇◆◇


「柚木!」加地又提高音量,這次他抓住柚木的肩膀,「喂!你是怎麼了!」
「……吵死了,穿著西裝要維持浮力已經夠困難了,你能不能安靜些。」柚木皺眉著加地,拍開捉著肩膀的手,「而且你一勁地把我往下壓是在幹嘛?!」
聽柚木這麼「抱怨」,加地鬆手,「對不起,我以為……」
「以為什麼?」
「不……」加地乖乖的閉嘴。


看著加地的背影,我問,『你把我拉出宴會是要做什麼?』
『因為你在笑。』

這是什麼理由?我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
──不然還能擺出什麼表情?

『你不也在笑?』
『我?』加地似乎有些驚訝我會問這個問題,『這個可是我的招牌!而且不笑小姐們可是會傷心啊!!』邊回答,加地歪著頭露出比他那一頭金髮還要刺眼的笑容。
『那麼,』我吸了氣,抑制想向前打人的衝動,忽略現在在額上跳動的血管,換上宴會上的笑容,『麻煩你解釋一下,為何你能笑,我不能?』
『因為你沒真的在笑。』加地說的很清,卻清楚地傳到我的耳中。
『那又如何?』我把落在肩膀上的頭頭撥開,『你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而且,這是必需的,不是?』


「不過這個酒槽還不是一般的大啊!」加地驚呼。
「你都已經游了好幾回了,現在才讚嘆,會不會太晚了些?」柚木沒好氣的回答。
「就是因為游了好幾回,才知道很大啊!」加地一副「柚木你不懂」的表情說著。
「我現在懶得理你了,我不想浪費多餘的體力。」柚木沿著牆久了幾圈,發現真的沒有任何突出的地方,認命的閉著眼睛,盡量維持身體放鬆。

加地看著柚木,從頭掃到水……酒中,來來回回。

「你究竟……」雖然柚木早就習慣被人盯著看,但是近距離的這樣不避嫌的,想忽略真的都困難。
「要不要把衣服脫了?」


◇◆◇


『你真的這麼想嗎?』加地突然正經地看著我。
『……不然?』我不加思索的回答……或是說回問。
『我笑,因為我笑,小姐們也會開心地對我笑。』

不然咧?我心中說著。

『但是柚木卻不是這樣。』

喔?不然是……?

加地看著我的表情,搖搖頭,『你是因為要小姐們笑而笑。』
『──別把我跟你混為一談,』我有些不高興,『我並不是因為那群……』
『我只是打個比方。』加遞單手插著口袋。

看著加地,我大概明白他要說什麼了。

『你不是因為自己想笑而笑。』

……又來了……
你究竟想要在這個話題上轉多久?

『就如同你所知道的,這是我的選擇與義務。』

我不懂加地總是要這麼介意我的「意願」。

『也許,我曾想過,想逃離柚木家、逃避這個責任,但是--』我笑著,『從這份不自由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完全自由,不是這具挑戰性嗎?』

加地驚訝的看著我,不過,這也難怪。


柚木驚訝的看著,經過了幾秒才將睜大的眼睛收回平時的大小。

「加地,我勸你說話不要只挑重點講。」邊說,柚木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
看著柚木的動作,加地也開始解西裝上的鈕扣,「我知道柚木一定懂我的意思。」

巨大的酒槽中,除了水聲,還伴隨著不濃不膩的葡萄酒香。

「我應該早一點想到的。」加地轉了轉加肩膀。
「你自找的。」邊說,柚木抬起左手腕,正想挽起袖子,發現絲質的襯衫變了色,皺眉。
「這也沒辦法,我們現在泡在葡萄酒中。」

柚木抬頭,發現加地正看著自己,且邊滑水邊走近。

「……我的臉上有甚麼……咳!!」像是受到加地動作的影響,水面突然劇烈的搖晃著,反應不急的柚木,鼻腔充滿了紅酒的香味與其本身。
「柚木!」見柚木嗆了水(酒?),加地慌張、動作更大的接近柚木。
「不要、咳咳!!」

劇烈的咳嗽使身子縮緊的自然反應,柚木迅速地消失在加地的視野中。



TBC



2009/10/17
誰說大學是「由你玩四年」?我高中也沒有像現在天天忙作業和複習啊><(是你高中太混吧)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10/17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