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地木]十月十四日──淺嚐02

『……「挑戰性」嗎?』加地喃喃地重覆,『也是也是……最低限度的自由,也是最大的自由。』

加地轉頭,看著我。

『有必要這麼吃驚嗎?』

吃驚?……是吧,的確是吃驚。
因為沒想到他會懂。
明明很多人都不懂──最好的朋友、最親的妹妹。


『柚木?』加地眨著眼。
『──真傲慢。』不想再對上大雙比湖綠色更加明亮的薄荷色雙瞳,我閉上眼。
『的確,』原本隨意垂在側邊的右手被執起,『以我家的情況來猜測你的想法和情況,的確傲慢。』
『你……!!』
『我為我的無理與傲慢道歉。』

手背一陣溫熱。

『……加地,如果是一般女性,應該會很樂意接受你的道歉。』
『謝謝誇獎。』加地偏著頭,笑著。

……這算是臉皮厚的最高境界?還是遲鈍的登峰造極?
想抽回右手,卻被不大但又掙脫多不了的力道握著。

『加地同學?』習慣性的笑著,想掩飾不斷抽蓄的嘴角。
『啊……』加地皺眉,起身,『又來了。』

加地終於放開我的右手,但是又不安份的往我移動--從原本的單手改成雙手。

『喂!你!!』

痛覺從兩頰傳來。

『不想笑就不要笑啊,明明就是生氣。』

忘記是誰跟我說過,長笛除了可以演奏,還有一個功能──攜帶方便打了不會斷。現在我真想驗證這個說法,只可惜平常隨身攜帶的長笛現在卻放在會場上。




「柚木,沒事吧?」加地將差點滅頂的柚木從水中撈起,一手拉過柚木的手臂拉過肩,一手扶著柚木的腰。
「咳!咳咳!!」柚木雙眼睜不開,只能依著身體的反射,將入侵氣管的紅酒咳出體外。

看著柚木劇烈的咳嗽、因為柚木咳嗽激而起的水花再嗆到柚木……加地鬆開了支撐柚木腰部的手。

「!」睜不開眼產生的黑暗與載浮載沉的感覺,讓柚木慌張的往架著自己手臂的方向──碰觸到物體,攀附。
「柚、柚木?!」

柚木的動作讓加地退了幾步,搖搖晃晃。

「呼……」加地好不容易穩住兩人的重量,放輕鬆似的呼了一口氣,「沒事了,柚……」
「咳……咳咳!」

加地雖然看不到柚木的臉,藉由相互接觸的身體能感覺、或是用看的──柚木全身劇烈的抖動──嗆水的不適、黑暗帶來的不安。

支撐柚木重量的其中一隻手,爬上柚木的背,規律、輕輕的拍著,用著像是自言自語的音量說,「沒事了。」


◇◆◇


橫向拉開,外加上下扯動──柚木的表情配上現在的模樣……

『掐地……!』

柚木不是很標準的發音後,一個動作就將我在他的臉上肆虐的雙手打掉。只是離開柚木的臉頰那一刻,雖然小聲,但是不難漏聽的「痛」字從柚木的口中發出。

我和柚木的手都維持著揮開與被輝開的動作。

我驚訝看著柚木,柚木同樣也驚訝地看著我。
他訝異我的舉動、自己的反應,我訝異看著他的表情、自己的行為。

──像孩子一樣吃驚、搞不清楚情況的表情──為什麼我想到不一樣、名為「真實的一面」的柚木。

這一刻,我才想起,柚木只是大我一屆的學長。

『原來你也有這……』
『加地同學──』柚木快速的換上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過,頭上的青筋倒是清楚的浮了出來,『這種幼稚的行為……』

原本以為柚木會退開還是刻薄我一下等等動作──總之就不是接近我!

『哇,柚木,有事好說……』

曾聽日野說,『柚木學長喔……沒有覺悟就不要過深入了解……氣球被刺破的瞬間是會嚇到人的。』

氣球嗎?
那柚木一定是灌了氫氣的氣球。



TBC


2009/11/11
現在老師心機都很重,講了一整堂課、考前說必考的東西,出題率=0……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11/11
Trackback:0
Comment:2
PageTop >>

Comment

* Re: 沒有輸入標題

哪有~~
也才3個(毆)
2010/01/09 [棐歶] URL #- [編集]

*

一一
你坑真多啊……
2010/01/07 [秋尚音] URL #- [編集]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