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聖誕賀文──星星



「一直站在這裡會感冒的喔。」

「金澤老師?」日野轉頭,「……你怎麼……」


日野上下打量著這位穿著和舞會格格不入的教師。


「剛剛在後台不是還穿著──」

「那種衣服在必要的場合穿就好了啦。」

(現在不就是「必要場合」嗎?)日野心裡邊想邊搖著頭。

金澤毫不在意地看著日野的反應,雙手伸入白衣的口袋中,探出兩罐罐裝咖啡,「拿去。」


「……」日野鬆開一直抓著披肩的右手,「居然在舞會喝罐裝咖啡……」

聽到日野的話,金澤將手左手連同咖啡做是要收回口袋中,「不要就算了。」

「我又沒有說不要!」日野趕在咖啡罐沒入白色的口袋中拿起,雙手覆著罐子,「好溫暖!舞會都只提供冷飲。」

看到手中的咖啡被拿走後,金澤淺淺的笑著,手也順勢的回到口袋中,單手拉開鐵環,「在這種冷的要死的天氣,幹麻還這麼麻煩辦音樂會……」


金澤的牢騷隨著咖啡沒覆了腹中。


「雖然嘴上說麻煩……」日野眨了眨眼看著金澤,「但是聽說今年是金澤老師自願擔任這次音樂會的負責人,去年也是、前年也是……」

「咳!」金澤抽出放在口袋中的手,直接用袖子抹嘴邊的咖啡,「你聽誰說的?!」

「理事長。」

「吉羅那傢伙!!」

「呵呵!」日野笑的眼睛都瞇成一條線。




「我說日野。」

「嗯?」日野轉頭看著金澤。

「如果是像我這種大叔就算了,想要邀你跳舞的就算不多,也有一兩個吧?」

「『不多』和『一兩個』是什麼意思啊!」日野有點生氣回金澤的話。

「就是那個意思。」

「金澤老師──」

金澤仰頭將鐵罐中的最後一口咖啡喝掉,「是因為月森嗎?」

「!」日野低著頭,看著帶著金屬色灰藍色鐵罐,「嗯。」

金澤搔搔頭,看著沒有透出星光的夜空。




五年前,同樣是自己負責的音樂會,很成功。
因為一個小提琴的初學者而大成功──或許就感染力而言,那早就不是一位初學者能達到的程度。
還有那位默默的在背後拉著她一把的男孩。

一棵仰頭都未必能看到樹頂的柏樹,綴著繽紛的裝飾矗立在星奏的校門口。
但吸引舞會上所有人的目光,是臉上映著映著五顏六色男孩與女孩。
──Ave Maria。
──令人目不轉睛。

不是那種說不出的默契,也不是從琴聲間透露的男孩說不出口的心意。
而是分不出是由兩把小提琴拉出的Ave Maria所吸引。

了解,認同,相信。

他們各是 Maria,各是彼此的上帝。




「現在的孩子還真是早熟啊。」

金澤突然有感而發。

「?」日野歪著頭看著金澤,「你說什麼?」

金澤擺了擺手,「沒事,自言自語罷了。」




「金澤老師。」

「嗯,怎麼了?」

「你知道為什麼聖誕樹的樹頂上總是要放上一個星星嗎?」日野仰著頭,看著校門口的聖誕樹。

金澤聳了聳肩,「不清楚。」

「聽說,是為了指引東方三博士長到耶穌。」

「喔。」金澤不感興趣的隨便應了應。

「也有人說是代表耶穌逝去的流星。」

日野低頭,捧起掛在胸前的項鍊。白金的鍊子串著如水晶般透的星星。

金澤雖然背對著日野,但卻像是知道日野的動作,說著,「那對你而言呢?那顆星星代表著什麼意義?」

「對我而言……」

日野看著,透明的墜子透著手掌的顏色。

「三年了,還沒有想清楚嗎?」

「金澤老師……」

「這個墜子,不是月森送你的嗎?」

「……我不確定。」

「咦?」金澤疑惑地看著日野,「但你總是帶著,所以我還以為是……」

日野搖搖頭,「前年前,一樣是來幫忙音樂會。在慶功宴結束後,要回家前,我在門口……也就是這裡,」日野往前走了幾步,停住,抓了住了其中一隻樹枝,「看到這條項鍊掛在這樹枝上。」


金澤靜靜聽著。


「雖然上面沒有署名,但我總覺得我應該拿走它。」說完,日野就沒再接著說。

金澤嘆口氣,開口問道,「為什麼?」

「有蓮的顏色。」

「所以你就一直帶在身上?」

「!」日野臉紅點點頭。

金澤走近日野,手掌覆在日野的頭頂,「說你長大了,其實還是跟以前一樣嘛。」


日野開口正想反駁些什麼。


「香穗子。」

「!」

日野睜大眼睛,看著不知何時站在聖誕樹旁的月森。

「……蓮?」放開手中的的墜子,日野緩緩的走近月森,「你不是有音樂會?怎麼?」

「我有說是聖誕節的音樂會嗎?」

「咦?!」

「是新年音樂會。」月森微皺著眉說明。

「喔……咦咦咦?!」這下日野的經下的聲音又更大了。

「不要亂想,跟妳想到是不一樣的。」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麼了?」

「我怎麼不知道?」


金澤笑著搖搖頭,瞇眼看著與三年前記憶中相似卻又不同的情景。

「其實還有一個意思啊,日野。」




──指引人們不要迷路,回到歸屬之處。





FIN


2009/12/25
之前消失了一段時間,連14號的文都沒寫,真的很抱歉(跪)
雖然聽起來就像是藉口,但跟了實驗真的沒有其他的空閒時間做其他事,就算有空也只想休息(我終於了解為什麼有些上班族一回到家只想癱在沙發上盯著電視)。

這次說不定是我今年最後一次更文Orz(今年才剩幾天?)


BY 十二月底前要交出實驗結果的棐歶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12/25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