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22生日禮物

22 生日禮物


『蓮,生日快樂。』

『………』,月森有些驚訝,滿屋子的裝飾,一桌豐盛的菜餚,以及一個賣相有點糟的蛋糕。

——除了家人以外,第一次,有人幫自己慶生。


『蛋糕有點失敗…』日野笑的有些靦腆,手不知往那兒擺似了,不斷的攪弄著。

——說起慶生,上次慶生究竟是幾歲時?

『蓮…你…不高興嗎?』見月森不說話,日野擔心的問。

——不是不高興,而是…

『…你翹了一整天的課,就為了弄這些東西?』月森冰著臉,問著日野。

——沒必要,做這麼多…

『………』聽見月森的回答,日野低著頭,緊抓裙襬,『我…只是…想給你點驚喜的…』

『再過多久就要考試了?』再次環顧四週,『而且,這些東西,不是只花一兩天就能準備完成了吧?』月森問日野。

『我…』日野委屈的,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因為月森說的都是事實。

看著日野的表情,月森心裡也不好受,只是,現在,真的不是慶生的時候。

『不是想跟我上同一間大學?與其把心思花在這種事情上,不如多讀點音樂史。』

——等你快一年了,希望,今年,你能進入維也納大學…所以…

邁開腳步,月森走向房間的方向。

『第一次,幫蓮過生日,當然想弄的特別些!』日野有些哽咽,話一講完,便推開本想回頭的月森,衝回自己的房間。

『………』看著日野的背影,愣在原地,過了幾秒,才說,『…我在做什麼…』


月森從琴房走了出來,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針從六已經走向十一,這段時間,日野一直都沒從房間出來。

看一下,客廳及餐桌上的東西,都沒有人動過。

月森嘆口氣,『…我何必…』把自己的生日搞的這麼糟…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冷掉的食物,未開瓶的香檳,還有,寫著「LEN,HAPPY 18th BIRTHDAY」的蛋糕。

——明明知道,她希望看到自己又驚又喜的表情…

——我,究竟在做什麼?

站起,月森走向日野的房間,敲了敲門,『香穗,可以…開個門嗎?』

等待是很漫長的…

房門被開啟的聲音,映入眼簾的,是哭紅雙眼的日野,『要做什麼?』

『………』敲了門,月森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晚餐…』

『桌上不是有東西?隨便拿一樣去熱啊?』日野很少以這種口氣對對月森說話。

『…我…』月森有些不知所措。

——該說對不起嗎?

日野用紅腫的雙眼,直直的看著月森。

『…不會…加熱…』月森有些窘迫的說。


看著日野站在廚房裡,把餐桌上冷掉的食物一一加熱,又一一的端出來,月森只是坐在餐桌前。

月森很清楚,今天是自己的不對,但是日野的態度,也太差了吧?

「叩!」的一聲,日野將最後一盤食物擺在桌上,轉身,『我要回房了。』

『等一下,』伸手,月森捉住日野的手腕,『…你也…還沒吃晚飯吧…』

『…我吃不下。』日野縮回手,想要離開,不然,又會決堤。他不喜歡我哭的。

『香穗!』月森有些著急,快速的從椅子上站起,抓住日野的雙肩,『那個…』

『還有什麼事?』日野想掙開月森的手,『不是要我用功學習?我要回去讀書了…』

在說話的日野,雙眉一直都是皺著的,低著頭,不曾抬頭看著月森。

『…不能只光讀書…該吃的還是要吃…』

——我…是笨蛋嗎?她鬧彆扭的分明就是…

『放開我啦…』

『香穗…』

…………

低頭。

吻著。

月森正吻著日野。

日野睜大著雙眼,不甘心的,仍想掙扎。

月森鬆開禁錮在日野雙肩上的雙手,一手捉住在他胸前推拉了那雙小手,另一手托著日野的後腦杓。

月森離開日野的唇,凝視著她。

『呼…哈…哈…』不甘示弱的,日野也回看著他,『你…想…做什麼?』

『生日禮物…』

『…什麼?』沒聽錯吧,眼前的月森大少,冒出了這一句話。

——「生日禮物」?他還真要的出口?剛剛究竟是誰在鬧彆扭的?

『你準備一屋子的東西,丟著,就跑了…』月森紅著臉,別過頭,『不是…要…幫我慶生的…』

日野看著月森,『不是說「浪費時間」?那幹麻…』

『我…很高興…只是…只是…』斷斷續續,平時的月森,話雖然不多,但簡潔有力,吞吐的月森,好難得一見。

『「只是」?』日野又重複了一次。

『蛋糕…』

『「蛋糕」?』看月森吞吞吐吐的確很有趣,但是太過了,還是會讓人受不了,『蓮…能不能一次把話講完?』

『沒吃過…』日野依然盯著月森的臉看,『我沒吃過…手工的蛋糕…』

——這是重點嗎?

『蓮你不要說…』剛剛發脾氣,是因為這種原因而鬧彆扭…

『很花時間吧?』

『你覺得烤個蛋糕要多久?』日野不安的問著月森。

『…半天…』

『蓮…烤這麼久的話,蛋糕早就變炭灰了…』果然啊…

『………』

『今天的慶生,我的確花了不少時間,但絕對比你猜測的時間少很多…』看了看月森,氣早就消了——在他敲著門房的那一刻。

雙手,貼在月的臉頰上,『想吃蛋糕嗎?』

月森點頭。


在蛋糕上,一支支蠟燭被點燃,月森盯著搖曳的燭火。

『怎麼?』點完最後一支蠟燭,日野問著月森。

『沒什麼,只是,想不起上次過生日的情形了…』

『…蓮…』日野坐在月森的旁邊,頭偏靠在月森的肩膀上,『要許願了嗎?』

『嗯…』伸手,將日野的手抱在胸前,『第一個願望,希望香穗會通過今年國立維也納大學的入學考…』

『第二個願望,希望香穗的琴藝越來越進步…』

『喂!願望怎麼都用在我身上?好浪費啊!』原本小鳥依人的偎在月森肩上的日野,突然,抬了頭,看向月森。

月森笑了笑,『一點也不會…最後一個是…』

『不許說…說出來的話…就不會實現了…』

『嗯…』

——希望,今後的每一個生日,都有你的陪伴…


吵吵鬧鬧的,月森度過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生日慶生。

那晚,他與日野,相擁而睡。



只是,沒注意到的是,在他許下最後一個願望的時候,是在四月二十五日的凌晨。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5/3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