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18不安

18 不安


——『蓮,以後你和香穗子,就乾脆一起睡在這間房間吧…』

——『母、母親?!』『阿姨?!』

——『香穗子不願意啊…蓮,你是不是待人家不好啊?』


——『阿姨…蓮對我很好,只是…我們才…才交往三個月…』

——『你都和蓮一起來維也納留學了…』

——『母親,別為難我們了。』

——『哎…聽說現在的年輕人都很開放,怎們你們兩個人就這麼古板…』


「你先在房間等著。」在步出房間之前,土浦提醒月森,「還有…無論有誰進來,都不准拿下眼罩。」

坐在床上的月森點頭。

房間內,非常的安靜,連呼吸聲都能成為噪音。


回想起幾天前,土浦和加地的對話,月森不禁皺了皺眉。

從土浦到加地的公寓接他時,其實他早就醒來了。

裝睡,不過是想更貼近他。

他令他安心。

很清楚明白,土浦並不喜歡這樣的接觸——過分的親暱,早就越過「朋友」的界線。

也知道,在他身上,放的是自己滿滿的、無處宣洩的,感情上的寄託。

他不是他的戀人,但是卻想在他的身上找到「戀人」的感覺。

所以想擁抱他。

所以想被他擁抱。

即使想起他有女朋友…

即使只有一小段路,一小段時間的「接觸」…

那也足夠。


房間的房門,被輕輕推開,細微的布料摩擦的聲音,從門的方向,漸漸靠近月森。


土浦把他送入後座,放下,繫上安全帶,一切動作都是輕柔的,就是怕他醒來——『他醒來才麻煩。』

原來,對他而言,我不過是個麻煩。

聽著他和加地的對話,「日野」,一直出現在他們的對話中。

日野香穗子,我的前女友。

是在我的生命中,第一個讓我如此在乎的人。

我愛她,她在我的心中的重要性,應是無人能取代的。

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再也想不起她的臉,與她共同經歷過的時間,變的模糊,變的忘記當初懷的是什麼樣的心情,與她在著個音樂之都學習。

記憶早就零零散散,該記著,不該記著,在車禍之後,全部,都被埋在我心中的黑盒子裡。

我沒法子讀取黑盒子中的內容,也沒有勇氣去碰觸。

知道我想知道的訊息之後,土浦會依然陪著我嗎?我會記起最初愛上香穗的那份悸動嗎?

香穗與土浦,總是陪在我的身邊,一個在過去,一個是現在。

他們總是,在我的身邊。

他們的身影,被混在一塊了,取下眼鏡,我不想看清楚。

能夠談話,能夠觸及,能夠擁抱。但仍不夠。

這些都不足安撫我心中的不安。

他們都會離開。

隨時隨地,我會被遺棄在這公寓裡。

拼湊著對香穗的記憶,愛情很脆弱,人類很脆弱。

手邊的浮木,抓緊了,就不想放開。

不放,絕不放。


「蓮…還記得我嗎?」

月森微仰著頭,聲音從他的面前、上方傳出。

熟悉的聲線,比當初青澀的音調,略為成熟。

「…香穗…」

從月森的口中,有些沙啞的唸出,聲音主人的名字。

即是忘記她的面容,也不可能忘記,她喚著他的名字時的聲音。

「蓮…」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5/2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