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觀察力與意志力

雖然不能以偏概全的說,但多數的女性比男性嗜甜,起碼日野香穗子是喜歡甜食的那一派的。一天一個點心,是每天練完小提琴給自己加油打氣的犒賞,外加一杯甜膩膩的奶茶。

只是在某天練習之後,月森盯著日野好一陣子之後,突然說,『⋯⋯你是不是變胖了?』

『咦?』


對體重一向不是很在意的日野,回家拖出體重機,(我真的有變胖嗎?)一踩上去,說多不少的,比印象中多了一點五公斤。

(一點五公斤這麼明顯嗎?)日野有些慌張地看著鏡中的自己。


點心跟奶茶必須捨其一,日野默默的告訴自己。



◇◆◇



『香穗子,練習結束要不要一起來吃蛋糕?』
翻口手機只是為了看時間的日野,看到好友的邀請,心動的想都沒想,直到高遠回復蛋糕店的位置,才想起自己要戒點心。

(糟糕,回太快了⋯⋯)

>>美緒,我想起

電子郵件的內容編輯到一半,日野想起之前好友的抱怨,『香穗子現在練琴忘友,都不跟我們玩了!』後,跳出編輯畫面。

日野笑了笑,快速地收起樂譜跟小提琴。


「咦?香穗子不點個東西吃嗎?」高遠看著菜單被服務生收走,有點可惜的問日野。

「我有點飲料了。」

「難道是在減肥?」小林撐著手問著,「前陣子看你每天一個點心一杯奶茶的。」

「才、才不是,」日野有些心虛的說,「最近想要省錢。」

「真的嗎?」高遠有些八卦的問。

「真的啦!」日野有些苦笑,「而且我點奶茶啊,熱量不是一樣很高!」

聽著高遠碎碎念跟小林抱怨、邊吃著蛋糕,日野拿起薰衣草奶茶,抿了一口。

「香穗子,」高遠不死心插著一口蛋糕,送到日野的嘴邊,「真的不要嗎?很好吃喔!」

坐在對面的小林,幸災樂禍的看著,「沒吃下美緒是不會罷休喔。」

「好、好⋯⋯」日野無奈的張開了嘴,(沒想到第二天就破戒了⋯⋯)

「很好吃吧!」高遠笑著說。

「因為不是美緒做的啊。」

「直你真的很討厭!」

「你們兩個!」



◇◆◇



「呦!中午也在練習。」

「土浦?」日野停下手中的小提琴,看著走過來的土浦,苦哈哈的說,「不練習不行啊。」

「⋯⋯是也沒錯啦。」

「喂,」日野轉回面向樂譜,熟練地將小提琴架回肩膀,「就算是事實(也不要說的這明白嘛)⋯⋯」

越過日野的肩膀,土浦看了一下譜架上的樂譜,「練新的曲子了?」

「啊,」聽土浦一問,日野急忙搖頭,「這是轉換心情用的。」

「現在有餘力轉換心情了?」土浦有些故意的笑著問。

「不是有餘力了啦,」日野紅著臉,「與其卡在同一個地方,倒不如稍稍先放鬆一下,說不定下次再拉就可以了!」


Berceuse Romantique(注),被拉得一點都不浪漫,說是搖籃曲,跟人說是驚愕還比較有人相信,但是⋯⋯

「哇⋯⋯誰聽到這個會睡得著。」

「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啦,」日野喪氣的說。

「哈哈(但終於稍微脫離橫衝直撞的狀態了),」土浦用大手拍了拍視野的頭,「雖然是有待加強,不過還是別練過頭啊。」

「不要老是這樣拍啦。」

「沒辦法,高度剛好。」

「喂喂⋯⋯」日野有些無奈的看著罩在頭頂上的大手。

「對了,」像是想起什麼,土浦收手,把一個牛皮紙袋的拿給日野,「這個給你。」

「什麼?」日野放下手中的小提琴,用雙手接著一個紙袋,還溫溫熱熱的。

「今天我們班家政課做的,」土浦轉身揮了揮手,「與其浪費帶回去餵我弟,不如拿來慰勞你。」

「咦?」

看著土浦離開,日野打開手中的紙袋,一片片的的手工餅乾,聞了聞袋子,(好香,應該要配杯茶還是奶茶⋯⋯!)

日野猛抬起頭,內心鬥爭⋯⋯只維持三秒。

(⋯⋯反正還沒有吃午餐,去販賣部買杯阿薩姆奶茶好了⋯⋯)日野意志不堅的往販賣部前進,(明天去慢跑好了⋯⋯)


◇◆◇


「咦?那不是日野嗎?」

耳朵靈敏的加地,一聽到關鍵字,便豎起耳朵。

「長跑考試也都結束了啊⋯⋯」

到網球部支援練習的加地,邊回擊著球,邊看著從隔著半個球場跟護網前經過的日野。

「平常這個時間,不是都在練小提琴⋯⋯喂,加地,你要去哪裡?」

「去找我的天使啊!」


加地快步的跑道日野旁邊,「日野,你在幹嘛?」微側著身,微彎著腰問著。

認真直視前方跑步的日野,一點都沒有像平常遇到加地時的慌張。

「?」加地看了看便將日野從頭到腳掃了一遍,(原來帶著耳機,認真的日野也好可愛~)

並著肩跑了幾步,(不知道是不是在聽練習中的曲子,)加地放慢步伐,調整成跟日野差不多的速度,看著隨著步伐一波一波擺著的馬尾,(好像一起跑也很不錯)。


「呼⋯⋯」日野的雙手撐在膝蓋上喘氣時,才發現旁邊有個人也同時停下腳步,往上一看,「加、加地?」

「跑完了?」加地招牌笑容正閃著,看起來一點都不喘。

「呃、是?」日野有些驚訝的抬頭看著加地,「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從剛剛我就一直和你一起跑喔!」加地一臉滿足說著。

(什麼?!)

發現日野的臉逐漸變紅的加地,馬上說明,「我沒有一直盯著你喔。」

日野慌張地看了四周,看見好幾個「溫暖的微笑」,(⋯⋯只是從頭到尾笑的這麼燦爛嗎⋯⋯)無奈的垮下肩膀,走向放著手提包的長椅。

「怎麼突然會想要慢跑?」加地自然而然地跟著日野,「長跑的考試不是已經結束了?」

日野一邊將耳機拔下,捲好,「想鍛鍊一下體力啊,」收進手提袋。

「鍛鍊?」加地也些不明白的低頭看著日野。

「體力太差了,」日野苦笑著,「只要練習小提琴久一點,就會腰酸背痛的(雖然重點是想減肥),」像老人家一樣的扶著腰。

「⋯⋯是姿勢不對吧⋯⋯」加地突然認真的說。

加地的這一句話,讓日野想起經常對自己這麼說的那個人,「……似乎是呢。」

看著日野像是想起什麼表情,臉上浮著淡淡的笑容,讓加地想起第一次在濱海公園遇到日野時,看向小提琴的表情,

「不過,加地怎麼會這裡?不是聽說你今天會去網球部支援?」收拾好東西,日野看著失神的加地問。

聽到日野提起自己的事,加地馬上回過神,高興的握住日野的雙手,「你怎麼知道今天我要去網球部?」

「班、班上的女生都、都在說⋯⋯」日野仰頭看著太靠近的加地,不好意思地抽出手,「好歹我們同班不是嗎?」

「也是呢⋯⋯」加地有點失落說。

啊⋯⋯)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的日野,「那個,等下有空嗎?」

「什、什麼?」

「謝謝你陪我跑步,」日野看著表情變化很快的加地,拿起手提包,「請你喝杯飲料謝謝你囉。」

「不,」加地難得臉紅,「是我擅自要跟你一起跑步,而且──」

──又讓我看到令我迷戀的表情⋯⋯

「要請客的話應該是我,」加地認真、溫柔的說。

「咦?」日野睜大眼睛看著加地。

「走吧,趁販賣部還沒關,請你喝杯皇家奶茶如何?」


◇◆◇


「香、穗、子!」神出鬼沒的天羽,大大方方地打開練習室的門,「你看,我們給你帶什麼來了!

「菜美?我們?」日野有些驚訝的看著門口的人。

「是泡芙喔,」天羽晃了晃手中的紙盒,「這是剛剛幫金老跑腿得到的禮物喔!」

「我因為剛好去辦公室遇到菜美就一起過來了,」森跟著走進來。

「香穗學姊⋯⋯」冬海最後跟著走了進來,「有沒有打擾到你練習⋯⋯」

日野馬上放下手中的小提琴,「當然沒有,笙子。」

「那休息一下,現在一起吃如何?」天羽提議著。


剛好四個人分完的泡芙,正要咬下去的一瞬間,日野有點僵住。

「香穗學姊,怎、怎麼了嗎⋯⋯」細心的冬海擔心地問著。

「不,沒什麼問題⋯⋯」

日野正要重新再往泡芙咬下時,天羽突然說,「難道,你在減肥?」

「「「咦?」」」

「真奈美跟笙子就算了,」天羽叉著腰,「香穗子,你『咦』什麼?」

「呃⋯⋯」日野看著天羽,「只是有點訝異為什麼有這個結論⋯⋯」

森和冬海也有點好奇的看著天羽。

「根據我的調查,」天羽從口袋拿出隨身的小冊子,「平常午休、下課幾乎是準時到天臺或是練習室報道的香穗子,在這兩個星期中,多了一項活動。」

「什麼活動?」森問著。

「慢跑。」天羽繼續念著調查結果,「聽說對外宣稱是要鍛鍊身體。」

「為什麼(我只跟加地說過不是嗎)⋯⋯」

「呼呼,」天羽笑著說,「利、益、交、換啊。」

日野黑著臉看著天羽,「不是用我的照片吧⋯⋯」

「天知道~」

「可是,」東海聲音細細地說著,「香穗學姊並不胖啊⋯⋯」

「對啊,你這樣要減肥,」森托著臉頰,「是要真的胖的人怎麼辦?」

「香穗子?」天羽一副想要聽八卦的樣子不斷靠近日野,「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菜美,你太近了啦!」


「⋯⋯什麼?!」天羽不可置信地看著日野。

「雖然我知道月森的確是個細心的人,但一點五公斤看不太出來吧⋯⋯」森一樣驚訝的看著日野,「而且你不說,我也沒覺得你有變胖啊。」

日野喪氣的低著頭,「要不是去量體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變胖了⋯⋯」

天羽咋的一聲搖搖頭,「好可怕的觀察力。」

「真的⋯⋯」

「那個⋯⋯」東海看著日野,「是不是表示,月森學長,很仔細的看著香穗學姊?」

冬海的一句話,讓日野一直拿在手中的泡芙,無法抗拒地心引力的影響,靜靜的躺在練習室的地板上。


◇◆◇


正在收小提琴的月森又盯著日野,「你變瘦了。」

「咦?」日野有些訝異的看著月森,「怎、怎麼突然這麼說(他到底怎知道的)?」

「⋯⋯制服。」

「啊?制服怎麼了?」日野看自己一身的制服,拉的拉衣擺,找不到哪裡奇怪的地方。

「是拉小提琴的時候。」

月森的補充,讓日野更搞不懂了。

「⋯⋯前一陣子,你在運弓的時候,制服的肩線會往上跑。」

(咦?)日野慌張看著自己的右肩,「我一直以為是姿勢不正確。」

「那也是原因之一,」月森拉了拉日野右手的袖子,「普通科的制服,材質比較硬,本身就比較不好活動,再加上運弓的動作比較大,衣服位置跑走後,無意中會限制你的肩膀的活動,不過今天就沒有影響的這麼明顯⋯⋯怎麼了?」

「不是因為我『看起來』變胖嗎?」日野在「看起來」的幾個字加重了音。

「什麼?」月森皺著眉看著日野。

「不是看起來變胖,而是運弓的動作讓衣服皺起⋯⋯」

月森像是有點聽懂日野的問題,「⋯⋯對?」

「唉⋯⋯」日野轉身收拾東西,(都是笙子啦⋯⋯)

(我剛剛說錯了什麼嗎?)月森看著情緒突然低落的日野的背影,「日野?」

「不要在意,」日野擺了擺手,「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啦⋯⋯」


沒有漏聽日野的嘆氣聲,月森說,「急著回家嗎?」

「嗯?」精神像是回復了一點的日野,歪著頭看著月森。

「今天有聽到你的《Berceuse Romantique》。」

「耶?」日野有些慌張的看著月森,「很糟吧⋯⋯」

「⋯⋯要進步的空間還很大。」月森閉著眼睛說。

(我就知道⋯⋯)日野微微的抿著嘴。

「不過作為練習中,轉換心情時才練習的曲子,算是進步很快。」

「真、真的嗎?」

「⋯⋯以你的程度來說的話。」

(你不要說這句話我會比高興一點⋯⋯)

「而且⋯⋯你好像好一陣子沒有帶點心或是奶茶到練習室了。」

日野有些驚訝的看著月森。

「去車站前的蛋糕店如何?好像聽你說過常和朋友去。」

「沒、沒有常去啦⋯⋯」

「專心練習之餘,也要適度放鬆」,月森表情柔柔的,輕聲的說,「一起去?」

「⋯⋯好⋯⋯」





站在蛋糕展示櫃前,還在猶豫不決的日野,「嗯⋯⋯提拉米蘇好,還是黑森林呢⋯⋯好猶豫啊⋯⋯」

「戚風蛋糕(注2)比較適合。」

(?)望著月森走回座位,日野繼續挑著蛋糕,(為什麼說戚風蛋糕比較好?)

日野彎著腰看著蛋糕品名下方的說明:這款蛋糕最適合正在節食中卻又忍不住想嘗蛋糕的您!

「咦?!!」





END





注1:Berceuse Romantique, Fritz Kreisler, Op.9,克萊斯勒的作品,維基百科的翻譯是浪漫氣息的搖籃曲。隨機選聽過的小品,遊戲中沒有任何印象……

注2:http://www.i-fit.com.tw/context/425.html蛋糕熱量參考表。

2014/06/10
啊啊,其實本想要練的是從以前就很流行的二十字微小說,但是不知會和搜到的是出題目的拉霸器XD
這是唯一比較正常的一道⋯⋯
就拿來練習寫對話,結果越寫越長是怎樣XD
而且本來很大心肝想要全部的角色幾乎都寫一遍,但是這樣實在是太拖沓了,便把範圍慢慢的改成所有二年級角色(冬海除外)~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06/11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