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八月十四日──Tour 03



褲管捲在小腿肚上,月森站在溪裡,「小心一點,」一手捉住日野的上臂,另一手等著接住日野。

「嗯,」日野抓緊月森的袖子,伸出一腳試著水溫,「好涼!」

溪水過於冰涼而肩膀整個都縮起來,這一幕讓月森故意地將拉日野走進溪裡。

「啊!」日野驚呼、慌張抱著月森的手臂,「蓮!」仰頭卻看見月森一臉笑意──不只是開心、還包含喜歡──日野有些害羞的低頭,手更緊的抱著。

小溪裡的石頭大小不一,很快兩人便搖搖晃晃的牽著彼此的手,偶而停下看看腳邊竄過的生物、聽聽叢林間飛禽飛過的撲翅聲。



「蓮小時候常來嗎?」坐在石頭上休息,日野問著正在打濕手帕的月森。

「比較小一點的時候常來,」月森把手帕披在頸子上。

日野抱著膝蓋,「多小呢?」

月森抬頭眯眼看著樹葉的間隙,「上小學前吧。」

「期間都沒有來嗎?」

「一直到留學前,每年還是都有來這附近,」月森拿下滑落的手帕。

「附近?」日野拿起月森手中的手帕,打濕,再披上。

「謝謝⋯⋯」月森脫下襯衫,拉了拉黏在身上的圓領衫,「外公在這一帶有一間別墅。」

「咦?外公?」日野疑惑的問,「那木屋⋯⋯?」

「這棟是父親的,」月森對於日野的反應很不解。

「不會還有伯母跟奶奶的吧?」

「有啊,」月森一副理所當然地回答,「不在這裡而已。」

日野眨了眨眼看著月森。

「香穗子?」

「其實我不應該意外的⋯⋯」日野臉頰擱在手背上,「外公是指揮,奶奶和伯母是鋼琴家⋯⋯」

「香穗,」月森對上日野的視線,「怎麼了嗎?」

日野搖搖頭,「要是沒有那場音樂比賽,我應該不會拉小提琴、認識蓮。」

月森停下所有動作,只看著日野。

「即使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
「高二那年精彩得像是壓縮好多年的事情一起發生。
「不計後果的接下一堆事務。」

日野笑著繼續說。

「但是,讓我最不敢相信的,還是和蓮成為男女朋友,」日野抬起左手,樸素的金環圈住無名指,「雖然那時已經是高三了。」

月森抓住日野的左手,姆指撫過仍泛著光澤的戒指。

「造成你的困擾了吧?」

日野歪著頭,「是常常被問是不是結婚了啦。」

「呃、我不是指⋯⋯」出乎意料的回答,月森有些慌張地鬆了手。

看到月森的反應,日野失笑的繼續說,「練琴的時候還是會拿下啦,一開始還硬撐想試試帶著練琴,」日野帶著歉意說著,「沒辦法遵守『都不拿下』這個約定。」

「沒、沒關係,」月森望著前方,「真的,常被問⋯⋯?」

看著月森有點緊張、試探性的問法,日野有些故意、無奈的說,「被問煩了呢。」

「你都怎麼回答⋯⋯!」聽到自己期切的問法,月森轉過頭,「抱歉。」

「蓮想知道嗎?」日野歪著頭,試著想對上月森的視線。

「沒、很特別想⋯⋯」月森索性閉上眼。

「嗯⋯⋯」日野起身,雙腳再踩回溪裡,「那走回去吧,越來越熱了。」

「呃?」月森仰頭看著日野。

「蓮還要繼續坐在這裡嗎?」

「不⋯⋯」月森有點慌張的張口又閉上。

「起、來、囉!」日野拉起月森的手臂。

「香⋯⋯」月森嘆口氣,「回去吧。」


往前走了幾步,日野晃了晃牽在一起的手,「大概有未婚夫吧。」

「咦?」月森停下步伐。

日野轉頭看著定住的月森,「我的回答啊。」

「⋯⋯大概?」月森跟上日野。

日野笑著,「難不成我訂過婚忘記了?」

「不⋯⋯」

日野微歪著頭,「蓮?」

「⋯⋯走吧。」

「嗯。」

月森吸了口氣,握緊手中的襯衫。




TBC


2014/07/24
拖沓病⋯⋯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07/2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