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日常 □

[金弦][月日]日常05——拔牙




算著拍子,日野想,再一小節,電話就會被接起。傻傻的笑。

二……ㄧ……

「蓮」的任何一個音都還沒發出,電話就被掛斷。
日野莫名其妙的看著手機。

——沒有撥通嗎?

日野心中邊想,又撥了一次。
嘟——嘟、嘟。


好吧,這次電話是被對方掛斷的。

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和日期,日野很確定,遠在維也納的那位是有空的。而且,依照以前的經驗,如果不方便接聽,一向是直接轉進語音信箱。

——是怎麼了嗎?

邊想,日野正要發郵件詢問,手機畫面就彈出來自「月森蓮」的新郵件。

『不方便講話。別再撥了。』

日野愣了愣,看著這幾個字好幾次,額頭上的井字號慢慢的浮出。

「知道了,打擾了。」

郵件一發出去,日野手機便放在桌上,步伐有些用力的走出房間外。


◇◆◇


就幾個頻道轉來轉去,日野關上電視,拿起已經凝結不少水滴的玻璃杯,擦掉桌上的一圈水漬,邊喝著還有四分之三的麥茶,走回房間。

推開房門,日野發現手機規律的閃著。
掀開手機,畫面彈出三封未讀取郵件跟一通未接來電,來自同一個人。

『不,現在沒有特別要忙的事。有什麽事嗎?』
『怎麼了嗎?』
『香穗子?』

看著三封郵件很準的間隔五分鐘收到,未接來電是兩分鐘前的事。

正在思考要不要回電話的日野,手機螢幕彈出月森的頭像。

眨了眨眼,小手才按下接聽鍵。

『香、香穗……子?』

有點模糊、不太對的聲音傳出。

「蓮?是你嗎?」

『速……是。』

聽見口齒不清、又趕快轉回標準的回答一次,躟日野有點驚訝又有點好奇。

「蓮,你怎麼了?」

『不速、不是你大、打點話的嗎?』電話另一頭頓了好一下,才又繼續,『窩、窩……我才要溫……問你⋯⋯』

聽到這樣一字一字要重新仔細發音,日野忍不住的笑了。

「哈哈⋯⋯蓮,你是怎麼了?怎麼這樣說話?」

『……窩、我不是油、有發郵件,鞋……』

日野聽見吞嚥的聲音。

『鞋……寫不方邊、便說話!』

日野從手機中聽到到似乎是抓頭髮的聲音——講話口齒不清好像讓電話那頭的人很煩躁。

『……抱歉。』

「沒關係,」明明知道對方看不到,日野還是搖搖頭,「不過,是什麽原因……啊,要用郵件嗎?」

『酸了……區拔牙。』
(算了⋯⋯去拔牙。)

算是自爆自棄,對方也不更正發音了。

「耶?!拔那顆牙?」

日野坐在地毯上,背後靠著床墊。

『隻齒。』
(智齒。)

聽見對方不在乎形象的吸了一大口富含水聲的氣,日野有些心疼的問。

「剛拔嗎?會不會很痛?有沒有吃止痛藥?」

『八完後……油、馬桑吃……』
(拔完後⋯⋯有、馬上吃⋯⋯)

日野有點猶豫著是否要掛上電話讓對方休息,但是她有些在意——

「為什麼⋯⋯?」

每一顆牙齒都順利長出的日野,不太明白拔個牙,口齒不清可裡理解,但是能讓這位家教良好的大少爺這麼不計形象不停吸著⋯⋯口水,她真的很好奇。

『指的濕⋯⋯繩麼?』
(指的是⋯⋯什麼?)

「嗯⋯⋯」日野琢磨著要怎樣問才不會太直白,「水聲⋯⋯」

『繩麼⋯⋯咳、咳!!』
(什麼⋯⋯咳、咳!!)

不好發音的同時,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意識到日野的問題,像是被嗆到般的咳了幾聲。

『要喲撒布止鞋。』
(要咬紗布止血。)

「咦,還在流血?!」日野驚訝的雙手捧著手機,「那我掛掉好了!別說話了!」

『燈下,香穗。』
(等下,香穗。)

「咦?」聽到還在流血,日野慌張地想趕快掛掉電話,好好的讓對方休息。

『剛八牙雖藍很不舒服⋯⋯但蘇能聽到你的森音,素乎乾覺好都了⋯⋯』
(剛拔牙雖然很不舒服⋯⋯但是能聽到你的聲音,似乎感覺好多了⋯⋯)

「啊、嗯⋯⋯如果能讓蓮覺得好一點的話⋯⋯」

日野抱著抱枕,聲音軟軟的繼續說著原本就要跟對方分享的話題。





TBC or FIN




2014/08/29
我的牙醫說我的牙是硬漢等級,所以他必須用第二支鑽子才能敲碎我的牙⋯⋯
當下雖然張著嘴但還是撲哧的笑了出來XD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08/29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