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日常 □

[金弦][月日]日常06上——Pekopeko


『月森蓮我要跟你分手!』

月森閉眼半趴著,手機還擱在耳朵上。
直到有第二、第三個提示音響起,月森才慢吞吞地從單人床上坐起。

——香穗子?

接著第四個提示音響起。

——分手?!!

月森慌張地看著通話記錄——那通來自日野的電話——顯示不過十秒鐘的通話時間,還有不斷傳來的郵件。

『月森,日野有打電話給你嗎?』
『小香穗怪怪的⋯⋯』
『我的天使⋯⋯居然認不出我是誰!!!』
『月森,有看到郵件嗎?有的話儘速聯絡。』
『月森學長,香穗學姊她、怎麼辦?』

一瞬間手機湧入的郵件和夾帶的影片,月森來不及看完全部,電話又響起。


「喂!」月森迅速地接起電話。
『學、學長!』冬海慌張的聲音響起。
月森皺著眉,「發生什麼事?」

『那個、香、香穗學姊⋯⋯啊!學姊,等一下!』
『日野!你要去哪裡?!』
『練琴啊。』
『現在你就在練習室,不需要——』
『這是哪裡?』
『小香穗?!那邊是窗戶!!』

月森聽著吵雜的背景音,還有不能理解的對話,以及——

『笙子,你打給誰?』
『月、月森學、學長⋯⋯』
『掛掉!我最討厭他了!』

聽著話筒中的雜音,月森難以消化兩通來自日本的電話。


兩點多,平時早就熟睡的月森,現在卻異常的清醒。
看著來自不同人發送的短片,除了更多的疑惑出現之外,還有來自日野的幾句話——

『月森蓮我要跟你分手!』
『掛掉!我最討厭他了!』

「怎麼突然⋯⋯」月森不小心點開其中一則短片。

『土浦,我喜歡你!』
『等、等等一下,日野!你在搞什麼?』
短片中的紅髮女孩抱著草綠色青年的的手臂。
『誒⋯⋯你討厭我嗎?』女孩可憐的說。
『不、不,沒有⋯⋯』
女孩笑著高興地說,『那就是喜歡我囉!』
『不是這樣下結論的吧?』青年慌張的要抽出手臂,女孩卻動作更快——整個都要撲了上去,『日野!快放開!』
女孩像貓一樣的蹭著。
『我好羨慕土浦喔⋯⋯』
『喂!加地,別拍了!快過來幫忙!』

短片結束,月森精神很清醒心情卻很低落,猶豫著要不要掛上正在撥的電話時,通了。還沒說話,從電話中卻傳出哭聲。

月森緊張的問,「怎麼了?香穗子?」
『我討厭你!』

愣了好幾秒,又想起前兩通電話,月森深呼吸。

「香穗子,發生什麼事?」
『我討厭你!!』
「香穗子?」
『我討厭你啦!!!』

日野一邊說,哭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月森慌張的不知道要接什麼話時,冬海的聲音傳出。

『香穗學姊,電話借我一下⋯⋯』
『不要!』
『香、香穗學姊⋯⋯』

聽著冬海緊張的聲音,月森抱著想要了解情況、又開口說話。

「香穗子,先給冬海⋯⋯」
『怎麼?不想跟我說話嗎?』
「不是!」
『不然呢?為什麼要叫冬海聽?蓮討厭我對不對?!』

月森對著手機無言的張口又閉上。

「香——」

月森歎著氣放下被掛斷的電話,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咦?

月森微微地瞪大眼。

——香穗子的話⋯⋯

看了一下是哪些人傳來郵件,月森再次撥通電話,「柚木學長。」

『月森啊,你打來的真是時候。』
「啊?」

『小、小香穗⋯⋯』
『喂喂⋯⋯』
『學、學姊⋯⋯』

月森聽著跟印象中語氣不大一樣的柚木和其人的驚呼聲,不安地問,「香穗子她⋯⋯做了什麼?」又回想日野抱著土浦的畫面,「難道,跟剛剛,對土浦⋯⋯」

『嗯⋯⋯』

月森聽不出柚木的情緒,「學長?」

『小、小香穗,快放開⋯⋯』

——放開?果然⋯⋯

『柚木學長,要不要先去包紮?』

——包紮?!

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的月森,急忙的再問一次,「學長?香穗子到底是怎麼了?」
『小貓的牙齒很利啊。』
「啊?」
『日野等下就會回復了,我再讓她打電話。』

沒有給月森反應時間,電話又被掛斷了。


◇◆◇


月森在房間內轉來轉去,不知道是第幾次拿起電話後又放下。

——香穗子很反常,但是,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而且,前後矛盾的說詞⋯⋯

月森抬頭看著窗外仍綴著星的夜空。

——你究竟怎麼了?香穗子⋯⋯

剛想完電話就響了,月森快速的接起電話,「香穗子好一點了嗎?」
『我⋯⋯』

有點出乎月森意料,是日野的聲音。

『太、太丟臉了!!!』

不是很清晰的聲音,月森大概猜的出來,電話另一頭的人是邊捂著臉邊說話的樣子。

「回復正常了?」有些擔心,月森還是試探性的問了一下。
『嗯,我⋯⋯天哪!我居然⋯⋯』
「香穗子,」聽得出來日野的聲音很苦惱,但是月森還是想弄清楚發生什麼事,當然,還包括把他嚇醒的那通電話,「剛剛究竟?」
『沒有任何印象⋯⋯』日野小小聲地說著,『雖然我也不想要想起⋯⋯』
「都被錄下來了,」月森好心的提醒。
『啊!不會吧?!我的天啊⋯⋯等一下,你看了?!』
「都看了,不然不知道你的狀況,」月森肯定的回答,「⋯⋯你要看嗎?」
『不要!!我怎麼敢看!』日野驚慌地說著,『光是回復意識的時肚子叫得超大聲就夠丟臉了,我實在是不敢想像剛剛我究竟做了哪些事⋯⋯』
「回復意識⋯⋯又低血糖?」
『對、對啦。』

要猜到的,月森想著。

「沒吃早餐就練習?」月森的聲音低了幾度。
『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次練習到一半晃神不動已經嚇到我了,這次更嚴重!」月森有些生氣,「身為演奏者,除了手、身體的管理也是很重要,睡眠跟飲食都要充足——」
『我知道!』日野突然大聲的說,『我都說!嗚⋯⋯』
聽見日野突然軟下的語氣,讓月森緊張地問,「香穗子?你還好嗎?」

『日野需要休息。』
『等一下,柚木學長!我——啊、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印象!』

「學長?」聽見日野慌張的聲音,月森出聲算是拉回柚木的注意力,「香穗子她⋯⋯咬你嗎?」

『加地咨詢他爺爺後,建議讓日野攝取高糖分的東西,沒想到日野的目標不是我手中的奶茶。』
『我才不需要柚木學長幫——嗚!當、當我沒⋯⋯學長,電話還我!』
『病人要乖一點。』
『土浦!我不是!病人⋯⋯』
『剛剛你嚇到我了,日野。』
『我、我——真的很抱歉!!』
『小香穗,你還要麵包或是飲料嗎?』
『學姊,我有巧克力。』
『火原學長、笙子⋯⋯』

「香穗子⋯⋯」月森歎氣,「學長,先還給香穗子好嗎?我再和她說兩句話。」

月森等好一陣子,都快誤以為電話斷線。

『蓮⋯⋯』日野怯怯的喚著月森的名字。
「今天先好好的休息,嗯?」

『但是!今天有個別指導——』
『日野。』
『日野!』
『小香穗!』
『香穗學姊⋯⋯』

「香穗子,」月森聽見柚木和其他人的聲音和自己同時響起,「身體狀況不好,練習的效果不說,如果你又昏倒或是像剛剛這樣到處亂跑,怎麼辦?要不是剛好土浦他們發現你⋯⋯」發現自己差點停不下的說教,月森輕輕的呼氣,「不要讓我擔心,好嗎?」
『我都說不是故意的嘛⋯⋯』日野可憐的說著,『今天不去上指導課,進度會更落後啊。』
月森有點無奈,「起碼早上先休息,下午再看情況,嗯?」
『我——好啦⋯⋯對不起。』
「香穗子,不只跟我說。」
『我知道⋯⋯』
「晚一點再連絡。」
『嗯⋯⋯耶?柚木學——嗚⋯⋯』
『香穗學姊!』
『日野!』
『月森,』柚木又接過日野的電話,『我會送日野回家。』
月森皺著眉,「⋯⋯麻煩學長了⋯⋯」
『冬海還有其他人也會一起,』像是知道月森的顧慮,柚木輕輕的笑著,『不知道日野打給你的電話是不是認真的?』
「啊?」

月森看著跟剛剛沒什麼變化的夜空,丁點睡意都沒有。


TBC


2014/09/04
這篇是參考同事前幾天差一點被誤以為是中邪的真實案例。低血糖雖然多數是糖尿病病患容易發生(病患本身其實會感覺血糖下降),不過一般人也會,下降有分成四階段,我寫的已經是有點嚴重的第三到第四階段之間(這個階段只要意識清醒,趕快攝取高糖分像是奶茶之類的飲料,十五到二十分鐘左右血糖回升就會正常了),嚴重的會直接昏倒,若沒有及時就醫,腦部無葡萄糖無法運作,缺氧等等的問題會短時間發生(詳情可百度姑狗一下)。所以要記得吃早餐!有低血糖的人要記得跟身邊的朋友同事說一下(免得被嚇到外又錯失黃金急救時間),包包裡放幾顆糖吧!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09/0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