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十一月十四日——Date 01

十一月十四日,電影情人節


Date


01


站在電影院的售票亭前,月森看著右手上的手錶皺著眉。

——超過了十五分鐘了⋯⋯難道是找不到路嗎?但這裡離香穗子的學校很近啊⋯⋯

拿下黑色手套,月森從大衣口袋裡掏出手機,正好響起鈴聲。


『蓮!你終於接了!』
「打了很多通?」肩膀夾著手機,月森把手套戴回。
『⋯⋯也沒有啦⋯⋯第三通而已。』
「你現在在哪裡?」月森搜尋著眼前來來往往的人潮,想找到那抹熟悉的紅。
『呃⋯⋯我、剛離開校門,還要再等一下下⋯⋯』
大概想一下日野的學校到電影院的距離,又聽見話筒中達達的腳步聲,「⋯⋯不要用跑的,」邊說,月森往交叉口走去。
『咦?』
「我看到你了。」
『怎麼可——』

一紅一藍站在路口的兩側。

「果然用跑的。」
『呃⋯⋯』

在斑馬線的另一頭,日野原本就微卷的頭髮,除了還半纏在圍巾中,剩下的因為跑步而捲曲在圍巾外。

『⋯⋯已經遲了很久,不想⋯⋯』號誌轉換,日野剛要起跑的動作,在月森的注視之下,硬是改成奇怪的大步走,在月森面前停下,『不想讓你再等了嘛⋯⋯』
「不是說過,遲到沒關係——」月森失笑看著跟高中時幾乎一模一樣的場景,「頭髮很亂,整理一下。」
「嗚⋯⋯」日野仰頭瞪著仍帶著笑容收起手機並非常習以為常接過琴箱的月森。
「頭髮,」月森好心的提醒著。

日野鼓著雙頰收起手機,低頭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

「⋯⋯圍巾,」月森低頭看著一早出門卻沒有找到的圍巾,現在卻安安穩穩的圍在日野的頸子上。
日野偏頭盯著月森,像是突然發現什麼,抓起月森身上的圍巾其中一頭,「啊⋯⋯」

一樣是灰藍色基調,深藍、淺灰搭出的經典格紋,月森圍著的是尾端綴著修的圓整的毛線球,而日野則是簡單無裝飾。

「我⋯⋯不是故意的啦,而且花色一樣的⋯⋯啊⋯⋯」日野越說越小聲,小心翼翼的放開圍巾,幫月森調整其實一點都不亂的圍巾。

「要是真的介意,」月森小聲的說,「我也不會戴上出門。」
「咦?」仰著頭,日野看著月森低下、臉頰上淺淺的紅。
「偶而一次這樣交換,」月森用空閒的手,撥了撥日野一直沒有整理到左側碎髮,「也沒什麼關係……」
「嗯⋯⋯」日野的臉往下更埋入圍巾之中。


◇◆◇


日野接過電影票,隨手夾在簡介裡,「蓮怎麼不先買票?」。

月森看著從簡介中露出一角的電影票,皺眉,抽出,小心的收進皮夾。
日野不在意的將簡介收進包裡。

「怕你找不到。」
日野眨了眨眼,笑著,「不可能啦!」
「⋯⋯我很顯眼?」
「嗯!」

月森愣了一下。

「不是蓮想的那種『顯眼』喔!」日野轉頭看著跟自己差半步距離的月森,帶著有點害羞笑容說著,「是那種,在人群中,一看,就能找到⋯⋯蓮?」
月森想起——日野在人群中慌慌張張小跑步的模樣——收起愣住的表情,「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換上難得一見的柔軟表情,牽起小手。
「嗯!」


◇◆◇


在露天咖啡座,日野脫下手套捧著熱乎乎的奶茶,而月森仔細的看電影簡介。

日野看著相較平日,在週末相對還是較多人潮的大街,「好像不少人跟我們要看的是同一部電影。」
「聽說風評不錯。」

日野盯著月森。

似乎是感受到日野的視線,月森有些疑惑地皺眉,「怎麼了嗎?」
「在日本時,沒有一起看過電影呢,」日野放下杯子,雙手托著下巴,「所以,突然說要看電影,有點驚訝⋯⋯」日野發現月森正要拿起紅茶的手僵住,「蓮?」
「想等你課程跟生活都適應的差不多了⋯⋯」月森清了清喉嚨,「像以前一樣,下課後出來走走⋯⋯從你到維也納後,其實就、一直⋯⋯」

發現被日野目不轉睛的盯著,月森索性停下,喝起了紅茶。

日野有些驚訝的抬起托在雙手上的下巴,然後有暖暖的笑著,「真的⋯⋯是很久之前了呢,」日野稍稍拉起袖子,露出綴著星星和誕生石的手鍊,「還記得這個吧!」
「啊、嗯⋯⋯」月森驚訝的看著幾年前在路邊的小販,當作是賠罪送的禮物,「沒想到⋯⋯你還留著。」
「這是蓮送我的啊!都是我的寶物⋯⋯」邊說,日野輕輕轉著手鏈上的誕生石後,又撫上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很高興能聽到你這麼說,不過⋯⋯」月森搭上日野的小手。
「我知道,意義不同。」

月森很滿足的笑著。




TBC


2014/9/23
命題渣⋯⋯反正這篇就是約會!!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09/2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