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天藍,雲白 □

[金弦][月日]天藍,雲白12


「蓮,你準備好了嗎?」一位紅髮的女子打開月森的準備室。
「嗯,」幅度不大,但仍看得出來月森點了頭,把手中的信件放桌上。
女子走近月森,伸手,調整略為歪掉的領結,「你今天精神似乎不太集中。」
「是嗎⋯⋯」月森低頭看著女子。
見越來越靠近的月森,女子說:「別撒嬌了。」
「沒有⋯⋯」月森停止動作,捉住剛剛替自己整理領結的手,「香穗⋯⋯」

「是卡羅爾(Carol)!」女性略為大聲的提醒。
「抱歉⋯⋯」
有些擔心的,女子撫著月森的臉頰,「你只有在今天才會分不清我跟『香穗子』,」發現月森的臉頰過冰冷,女子的手貼上月森另一邊的臉頰,「四年了,你已經為她在這天演奏四年了,為什麼不輕鬆點⋯⋯」

叩叩!

準備室的門再度被開啟,「月森先生!客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女子拍了拍月森的上手臂,「快去吧,別讓客人等。」
「嗯,」拿起放在桌上的小提琴,月森打開休息室的門,正要關上時,「⋯⋯謝謝你,卡羅爾。 」
女子愣愣的看著月森被門掩去的背影,又撇巷桌上的一封封有些褪色的信封,「香穗子,你很幸運,被這樣的一個男人愛上。」


每年,在這一天,月森都會舉辦個人小型的沙龍,今年是第五年。
受邀的人,是依什麼樣的準則挑選,沒有人知道,只知道,這些人來自各地,可能是旅館老闆、街頭藝人、神父、甚至是牙牙學語中的孩子。
唯一的共通點,都是他們曾經給月森過一封信。
每年音樂會中,選曲是從這群客人——他們曾在某個地方、某個情境,對月森說一則故事、形容一段音樂,每年曲目有增有減,但最終,總是以每一位受邀者都曾聽過的《Ave Maria》做結尾。
與受邀的客人曾聽過的如出一轍,只是演奏的人不同而已。

「香穗子最近過的怎麼樣?」
「原來你就是香穗子的男朋友啊!」
「想不到那野丫頭居然是『月森蓮』的女朋友!」
「香穗子姊姊在哪裡?」
「她今天沒有一起來嗎?」

在諸如此類的問題中,月森會露出淡淡的微笑,回答,「她現在過得很好,而且還四處旅行著。」

在月森蓮的世界以外,過得很好。

◇◆◇

曲終人散,連教堂的大門都緊緊關上。月森靠著教堂粗糙的石砌牆面席地而坐。
法國鄉間的夜空,星星亮的扎眼。

◇◆◇

『我們去這裡好不好?』日野攤開雜誌,跨頁的相片除了有磚紅的屋頂,還有標誌性的薰衣草田。
『法國?』
『嗯!』日野的臉躲在雜誌的後方、但眼神充滿亮光,『南法很漂亮!』
『但⋯⋯』月森皺著算著兩人開學的日期,『這時候也沒有薰衣草了。』
『我知道,但是我想去嘛⋯⋯』日野拉了拉月森的手,『兩三天的小旅行,只去一個城鎮就好!』
『可是⋯⋯』月森望著桌上那幾本已經做好筆記的旅遊指南。
日野晃了晃月森的手,『我們都在維也納,之後再去也不遲啊!去法國嘛!』

◇◆◇

——不知道,你來過這裡了沒⋯⋯

月森額頭靠向附在單曲起的膝蓋上的手背。

——快⋯⋯還、還不行。

大手緊緊的抓著褲管。


『這裡真的很漂亮!教堂的迴響也很棒!我後悔要蓮不要帶小提琴了!』

午後陽光透過玻璃像金粉撒下,落在教堂、落在日野的紅髮上、落在⋯⋯只屬於那個午後的笑容上。


——一次,至少,要堅持到⋯⋯

月森踡起另一隻腳,在月光之下,瑟縮。




TBC


2014/10/02
今天居然讓我挖出多年前的庫存!!!!!為了表示真的沒有忘記,湊合的一(短)更!!!! 只是沒有庫存後,下次更新會是何年何月呢⋯⋯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0/0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