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十月十四日——Gratulation 01

十月十四日,葡萄酒情人節


Gratulation



01

——現在是什麼情況?

月森腦海中浮起的字句,只差沒有印在臉上。

的確是讓人浮想翩翩、但對月森可能是磨難的畫面——月森半躺在飯店加大雙人床上而日野跨坐在月森的腰間,正扯著月森脖子上的領帶。

「香、香穗?」

月森正想要撐起身子問清楚狀況時,日野起身改為半跪,用身體的重量把月森推回柔軟的床墊中,小臉淺淺的皺眉。

「蓮⋯⋯還不能起來⋯⋯」

在床墊上,月森愣愣的任由日野拉起左手靠緊床柱,用領帶打了個紮實卻不至於過緊砸住手腕的結。而日野傾身的姿勢,讓月森近乎是整張臉都埋在日野的胸前。
「香穗⋯⋯」月森把腳半屈,調整兩人間的距離。

日野像是不滿月森的動作,小臉鼓著,有意無意的往月森的跨上就是一坐。

「嗚!」月森還自由的左手,搭在日野的腰上、穩住日野,抽起上半身,讓日野坐在大腿上,「香穗,怎麼突——」

日野偏著頭,過大的黑色風衣從單邊的肩膀滑落,粉藍緞面的布料,服服貼貼的覆在日野圓潤的肩頭上。
月森吞了吞,有點不知道是該把手繼續放在日野的腰上、還是拉起鬆鬆垮垮穿在日野身上——明顯是自己的——風衣。
日野再次傾身,抓著月森的領子,沿著耳後、腮下,留下一串串帶著淡淡的果香的吻。


◇◆◇


經紀人一邊開車,一邊用後視鏡觀察坐在後座,一臉不高興的月森。

「蓮,我已經照你的要求,把人數減到三十位了,而且來的都是一看就是古典音樂癡的老頭子,不過是簽個名、照張
相——是說你剛剛倒是沒有擺這麼臭的臉⋯⋯」

經紀人透著後視鏡,看見月森明顯一臉厭惡。

「好好,我知道你是因為不喜歡照相。對了⋯⋯」趁著等著紅燈,經紀人轉頭,「香穗子怎麼沒來?」

問話一落,月森臉整個都沉了。

「啊,」發現開錯話題,經紀人坐回,像是故意轉移話題的說,「你的手機剛剛有響過。」

月森從胸前的內袋掏出手機,按下電源,看著顯示的人名及一半訊息,猶豫著要不要點開。

「沒有嗎?還是我聽錯了?」
「是香穗子⋯⋯」月森按下電源,手機又收回內袋,「快到家了,我直接問就好。」


◇◆◇


順著重力,月森往身後的枕頭躺下,而日野沒有停下細碎的吻,一雙小手忙著解開月森胸前的釦子。

月森不習慣的想拉下其中一隻小手,卻換到日野不滿地從肩頸交匯處的肌肉*咬下,「香穗子?!」

下意識地想要摀住被咬的地方,抽著左手的動作,月森才想起手還被綁在床柱上。

月森微微晃著左手,「香穗子,為什麼要把我的手綁著?」
一直被打擾的日野,嘟著嘴,停下正要把月森的襯衫從褲頭拉出的動作,「不喜歡?」
月森帶著疑惑皺著眉,「沒有人喜歡被綁著**吧?」舉起還自由的右手,正解著左手上的結。

唰!唰!

兩聲利落抽出的聲音,月森還來不及反應,右手被日野拉起綁在床板上。

「香穗——子⋯⋯」

從完全敞開的風衣,飄出與覆蓋在日野肩上的布料相同,順著日野的動作,一下兩下掠過月森的兩頰外,在月森的視線範圍內,又是另外一番風景了。


◇◆◇


打開公寓的門,沒有亮起的燈光,月森有些失望的放下放中的琴箱。

「香穗子?」有些不死心的,月森還是喚了聲日野。

公寓內安靜無聲。



坐在餐桌前,月森從紙袋中拿起一張全新未拆封的CD,大手輕輕撕開封膜,打開CD盒,輕輕撫著CD上圖起的一小串文字——獻給香穗子。

『哇!蓮要出CD?已經錄製的差不多了?』

想起上個月跟日野提起時,小臉高興的像是出專輯的是她的模樣,原本失落的表情悄悄的換上淡淡的微笑。

「這樣也好⋯⋯」

月森拿出起放在紙袋中的簽字筆,抽出小冊子,寫著。








*其實就是斜方肌,但是如果文中寫斜方肌——日野不滿地從斜方肌咬下——總覺得有點搞笑⋯⋯還是有通俗一點的稱呼方式?
**請當月森很單純,不知何謂S(和諧)M,不知的請百度。



TBC


2014/10/14
完全靜不下心寫文="=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0/1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