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23前戲

23 前戲


土浦拿著掃除用具,和加地跟日野,正在清掃月森造成的「髒亂」。

不時的,土浦看著加地跟日野。

——兩人之間都沒有對談…


——他們之間的氣氛,並不像加地所說的有那種關係。

——甚至,比「朋友」的關係還要生疏。

——不能明白…日野稱呼加地為「葵」,是否,只是要刺激月森?

「…月森…」土浦突然開口。

「疑?」被驚嚇到的,日野抬起了頭,看著土浦。

「…發生了什麼事…」土浦停下,目光交集在月森的房門上面,在轉到日野身上,「月森…究竟看見了什麼?」

會意似的,日野將手中的工具放下,單手,放在胸口上,說:「曾經,這裡,葵,吻過。」閉上雙眼,深呼吸,張眼,「蓮…不曾,『碰觸』我…」

日野的聲音,虛弱的,無奈的,「蓮說,我是他的寶貝,不想,隨便碰觸…」

「即使,他是…如此『渴望』著我…」


站在月森面前的,是跟日野同班的女孩,淡棕色的頭髮,湖水綠的雙眼,應該是被歸類成可愛的那一型。

『…有什麼事?』不耐煩的語氣。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女孩用略微顫動的雙手,拿著一張票,遞給月森,『可以…一起去聽嗎?…聽說…今天的駐唱,聽說是你很喜歡的藍調歌手…』

『不去。』轉身,月森就想離開。不喜歡,這個女孩。

——好假。自以為,她做過的事,無人知曉…

女孩的手僵在空中,隨即,掩面而泣。

——有勇氣送別人一個巴掌,卻沒有勇氣接受拒絕…

『…日野,今天也會去喔…』在旁邊,另一位女孩,穿著紅色緊身針織連身裙,極短的裙襬加上及膝的黑馬靴,也是日野的同班同學,但一點不像是音樂系的學生。

這兩個人,總是在找香穗的麻煩…上次,就是她們對香穗呼上巴掌…

『不過…好像是跟加地一起去的…』

『…又如何?』

『她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的生日,她都不慶祝的啊?』一把,拿下另一女孩手中的票,抵在月森的胸前,

『………』

『這兩個月,日野可是幾乎天天出現在這裡喔…』

『你想說什麼?』

『雖然加地現在是你的經紀人,不過…他也在那家酒吧打工…』笑了笑,『加地和日野,走的可真近,近到…即使說他們才是男女朋友,也不會有人懷疑吧…去一趟,你…應該不損失吧…』



「日野,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土浦想確認,自己是否會錯意。

「我的身上,蓮不曾留下任何痕跡…」原本日野放在胸口上的手,抓著另一手的手臂。

「蓮只想…仔細呵護著我…不希望我受到任何傷害…

「但…我不是一個物品…我要的不是完完全全的保護…

「寧願他生氣、抱怨、冷戰…起碼讓我知道…他的心情…」



『嗯…嗯…哈…』酒吧外的小巷子,一對男女擁吻著。

『日野…』金髮的男子,將臉埋在懷裡的女子的頸窩,手不安分的在腰間游走,『不後悔…?』

『啊…嗯…』雙手,搭在男子的肩上,女子模糊的回應,『嗯…別…別在這兒…』

『嗯…』聽起來像似回應的呻吟,男子的雙手仍不停歇,只是臉離開了女子,『確定…要離開…月森?』

女子略微從情慾中清醒,『我說過,不後悔的…』手指緊緊抓著男子的衣服,『在他身邊…太辛苦…而且,現在,不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金髮男子看著女子。

『…是啊…我的目的,成為他的經紀人的目的,就是,將你得到手…成為…我的女友…』

『那你,成功了。葵。』

——成功嗎?但為何我卻得不到想像中的喜悅?

『為什麼答應我…』

『你沒專心聽我說話喔!葵…』

八分醉意,一分清醒,剩下的半分醉意與半分清醒,化為沉淪的賭注籌碼。

巷口外,在月光下,有一道影子沿著牆壁延伸至男女的腳邊,無聲無息的。

『你真的願意…』

女子吻上男子的唇,離開,手環上男子的頸子,『我和他之間,還存在愛情嗎?…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拉長在巷子裡的影子,淡去,消失。



「但日野…」沉默已久的加地說話,「你的賭局…太大了…」

「賭什麼?」土浦對加地的發言,毫無頭緒。

「忠貞。」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6/01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