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十月十四日——Gratulation 04



日野揉了揉月森後腦勺,直到緊緊抓住藍色緞面罩衫的大手鬆開。

「還好嗎?」日野額頭抵著月森的,問著。
「嗯,」月森輕輕點頭,把臉頰擱在日野的肩上,收緊手臂。
「誒?蓮?」日野有些不明白的撫著月森的背,「怎麼了?」
月森搖頭,卻也像蹭著日野的肩,「想到一些事。」
「想到什麼?」日野雙手抱緊月森。
「作為接受者,都是這麼無助的感覺嗎?」月森的聲音略啞,「平常我抱你的時候,你也會這樣嗎?」
「⋯⋯啊?!」日野在月森看不到的角度紅著臉。
「會不會你其實不喜歡,但我卻誤解了⋯⋯」

「咳!嗯⋯⋯一開始當然會很慌張⋯⋯」日野偏著靠上月森的頭,「一次接收到的感覺太多又太陌生⋯⋯」
「香穗子⋯⋯」
「當下只知道『這些感覺是蓮帶給我的』外⋯⋯根本無法思考⋯⋯喜歡還是討厭根本也談不上⋯⋯」日野越說越小聲。
月森屈腳,把日野實實在在的納入懷中,「現在呢?」
「如果不喜歡的話,我們⋯⋯」日野的聲音小得只剩氣音,「現在、在做什麼⋯⋯」
「但是,跟平常相反⋯⋯」
日野抬頭,抱住月森的手稍微鬆開,「真的⋯⋯那麼不喜歡?」
「可能就像香穗子說的⋯⋯」月森的雙肩前聳,像是要把兩人距離縮得更近,「因為是第一次⋯⋯這樣,反應過度了吧⋯⋯」
「那⋯⋯」日野把月森的圓領衫往上推,手指沿著肋骨下緣,往月森的腰側慢慢的撫著。
「香穗子?嗯⋯⋯」月森低頭看著日野的手。
「蓮會討厭我這樣的碰觸嗎?」
月森搖搖頭,「但、你怎麼、嗯⋯⋯」

小手繼續往上,在月森胸大肌*和腋下著交匯處,輕輕地壓著。

「嗯!香穗子⋯⋯」
「即使平常我是處於被動⋯⋯」日野的手又滑道月森的胸前,輕輕地掃過突起,「蓮的敏感帶我還是知道的⋯⋯」
「啊!」月森反射的又抓住日野的手,「等下——」

日野傾身吸允另一邊,沒有被牽制的手,撫摸月森的腹部,膝蓋小幅度往前抵住月森的胯下。

「嗯、啊、香⋯⋯」像是不知道要對哪一個刺激作出優先反應,月森的身體微微的晃著,抓住日野的大手也鬆開。
「蓮,放鬆,躺下,」日野像是安撫似的摩挲月森緊繃的大腿。
「哈⋯⋯就算香穗子你這麼說——」

日野一臉沒辦法的起身,吻上月森的嘴。


◇◆◇


月森背對電梯僵在走廊上,不大確定服務人員的話是否意有所指,只能有些不爭氣的紅著臉,找著和手中磁卡相同數字房門。


◇◆◇


堆高的枕頭,月森半倚在上面,單手扶著日野的後腦勺,而日野面向月森跨坐、雪白的大腿緊緊的夾住月森的腰,一邊從月森頭上拉開圓領衫,一邊低頭回吻月森。
大手爬進罩衫,配合兩人淺而緩慢的律動,在日野的腰上畫著圈。

「嗯⋯⋯蓮⋯⋯」趁換氣的空擋,稍稍推開月森,「還不行。」
兩隻勾在日野內衣上的手指,窘迫的不知道該繼續還是抽出,月森表情複雜的看著日野,「⋯⋯香穗子⋯⋯」月森變重的呼吸聲,「為什麼?」

日野推下月森在自己背後的手,身體往下沉,緊貼月森的跨部。

「嗯!」月森沒有忍住的往上頂了一下,「香穗子!」

日野紅著臉,調整呼吸,像是準備表演前時的小動作。


◇◆◇


月森站在門口,不管怎麼看,都是和磁卡匹配的房號,越接近日野說的時限,月森更顯躊躇。

——為什麼要特地到飯店?真的要慶祝在家裡也可以。

秒針規律地走,月森看著嶄新的錶面、咖啡色的皮革錶帶——是月森上個月不小心撞壞從國中就一直帶著的手錶、在第一次贏得國際比賽得獎時父母親送的禮物**。

——上次拿去修理,工匠明明說要等三個月才有備料,怎麼⋯⋯

想起日野磨人的技巧,月森大概猜的出來工匠應該是被煩到除了趕快修完別無他法,臉上浮出有點好笑又很幸福的笑容。

——能修好,真的是太好了⋯⋯


◇◆◇

除了皮帶外——月森大敞的褲頭跟正在被拉下的拉鏈頭,日野都用令人不耐的速度解開。

月森嚥了嚥,低頭看著日野,「香⋯⋯穗⋯⋯?」

日野金色的雙眼往上瞟了一眼月森,由下,隔著更貼身的布料,往上慢慢地親吻明顯的隆起。小嘴在隆起的頂端停留,用比親吻更加出力、卻還不倒吸允的力道,描繪著形狀。
不知道對月森來說,是不是太過震撼的畫面,除了僵住看著日野的動作,沒有其他的反應。

小臉轉個角度,試著要張嘴含住頂端時,又往上看了一眼月森——呆滯、晃神的樣子,「蓮?」

過了幾秒,月森聲音平平的帶著些微疑問輕哼,看著日野。日野回望著月森,一瞬間發現什麼似,紅著臉低頭,看著附在隆起頂端的布料上明顯比分心前大得多、更濕溽的圓印,日野嚥了一下、把碎髮塞到耳後,張口、連著布料含住,輕輕地吸允。

「嗯⋯⋯」比起之前慌張、有些高亢的驚呼聲,月森這一聲低沈而延續。

日野小心翼翼的邊看著月森,小手契合隆起的形狀慢慢上下輕撫,而口中的動作也沒有停止,吸允、放鬆⋯⋯

「嗯、香⋯⋯」月森往後躺下,「嗯⋯⋯」
「哈⋯⋯蓮⋯⋯嗯!」小嘴才剛張開,又被隔著濕溽布料的隆起抵住。
「抱歉,香穗⋯⋯」月森把腰沉回床墊,「我⋯⋯已經⋯⋯」

小手沿著月森兩側的髂骨慢慢拉下寬版鬆緊帶,直到月森的炙熱接觸到空氣。

「嗯!」突然的溫差讓月森抖了一下,「香穗!」低頭看著「禍首」,卻發現自己的下體被緊緊的盯著,「香、香穗子!」月森紅著臉喚著日野。
「比剛剛大對吧?」
「什、什麼?!」
「所以,進入我的⋯⋯是⋯⋯」日野嚥了嚥看著粉色的柱體。
「你、又不是沒有看過!」月森的身體坐直了一些,紅著臉,「也都做了那麼多次⋯⋯」
「但是、我不知道——」日野有些慌張的抬頭看著月森,「應該說,比我以為的——」
「平常香穗子又不會這麼近的看!」月森煩躁的撥了撥頭髮。
「是沒錯,但——」
「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月森發現一直盯著自己下體的日野,眼神有些無助,「香穗子?」
「我——」小手捂著臉在一起,「做不到啦!」
「⋯⋯啊?」月森一頭霧水地看著日野。


◇◆◇


距離十點還剩半分鐘,月森終於刷開磁卡,輕輕推開門。

「蓮!」

坐在床緣的日野,算是跳起、往月森的方向小跑步,抱住。


再俱有紀念價值的禮物,也比不過自己最喜歡的人,帶著笑容喚著自己名字的那一刻。


「來晚了。」
「還差點遲到,」日野把臉埋進月森懷中。
月森撫著日野的紅髮,「等很久?」
「超——久的。」
月森輕輕笑著說,「要怎麼補償?」
「晚上,」日野從月森的懷中抬頭,「都要聽我的話,」
月森鼻尖抵著日野,「沒問題。」
日野眼睛發亮,「蓮答應了喔!」
「嗯。」

月森把提袋隨手放在桌上,被日野牽著,往床邊走去。




*本來想寫胸肌,但我真的不認為月森有⋯⋯反正胸大肌更精確!⋯⋯好吧,其實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形容,腋下三公分處?第三四節肋骨外側?
**雖然不會有人誤會,但還是要說一下,這當然是杜撰的。但月森有手錶、在國際比賽也得獎過(但沒有說是幾歲得獎),但不相干。



TBC


2014/10/26
月森,麻煩再忍一下⋯⋯
該、死的鼻竇炎,討厭的抗生素。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0/2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