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十月十四日——Gratulation 05




月森拉開其中一隻小手,「要做到什麼?」
「我——」手被拉開,又看到月森仍很有精神的挺立,日野又緊張地把臉埋回手中,「沒、沒⋯⋯」
月森歎氣,從背後抽了一個枕頭,「香穗子。」
小手小心地分開指頭,日野從指縫中看到一臉無奈的月森和微妙壓在兩人之間的枕頭,「⋯⋯蓮⋯⋯」日野放下手。
「要做到什麼?」月森又問了一次。
「做、做⋯⋯」日野紅著臉,「蓮比較喜歡這個吧。」
「啊?」月森茫然的看著日野。
「剛剛、其他的,蓮都不太喜歡的樣子,只有這個⋯⋯蓮發出⋯⋯」日野的臉很紅很紅的,用小聲卻肯定的語氣說,「很舒服的聲音。」
月森不大清楚究竟過了多久,才回過神,清了清喉嚨,「跟你要做到什麼有什麼關係?」
「所以這個也不喜歡嗎?」日野激動的邊說雙手直接壓上月森胯間的枕頭上。
原本殘留在月森臉上的潮紅,瞬間換上慘白*。
「啊!蓮!對不起!!」


「⋯⋯嗚嗯!」日野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幫月森解左手的結,「怎麼會這樣⋯⋯」
「香穗子,」月森看著抽著氣的日野,「放鬆點,你那麼慌張,原本解得開的結,說不定都被你拉成死結。」
「可是!」小臉紅紅的皺著,對上月森的視線,卻突然說不出話。
「雖然,我還是有點不明白香穗子特別準備這些的原因,但是,」月森直直地——包含著高興——看著日野,大手捻掉眼角的淚珠,「光是那些紙條跟手錶,就足夠了。」
聽到月森的話,小臉不但沒有露出笑容,反而皺得更緊,「⋯⋯所以,這些都是多餘的?」日野抓著罩衫的衣擺反問。
「不是!」月森急忙的攬過日野的腰、往自己的懷裡抱。
「啊!」日野的背貼上月森胸前,「蓮!你⋯⋯!」原本還胡亂扭動的腳,停下動作,日野很清楚緊緊貼著自己臀部的是什麼。
「怎麼可能是多餘的⋯⋯」月森左手上的結終於半鬆,抽出,把日野更緊的抱住。
小手反勾住月森的前臂,「那⋯⋯蓮還不清楚我準備這些的原因嗎⋯⋯」
月森手臂鬆開一些,看著懷中的日野,半側著頭,微卷的頭髮蓋住頸子,大手撥開輕輕撥開又掉回時,「頭髮⋯⋯啊⋯⋯」

雖然月森沒有要求過、日野也沒有刻意告訴過月森,但微卷的紅髮,習慣留著可以微微盤在頸側、卻又可以輕易撥開的長度。

月森低頭輕輕地吻上,離開,額頭靠上,「對不起,這陣子真的很忙⋯⋯」
「我知道,所以一開始,我也沒什麼留心,」日野全身放鬆靠在月森身上。
「那⋯⋯」
「蓮記得上次⋯⋯不是單指做⋯⋯而是⋯⋯」日野閉上眼睛,「就這樣靜靜的靠在一起,是什麼時候嗎?」
月森沒有說話。
「是你生日的時候,」日野低頭,語氣輕輕地,「問你要什麼禮物,沒想到,你回『香穗子的一個小時』⋯⋯那天,我記得⋯⋯蓮隔天有演奏會⋯⋯算是最後一次排練吧,沒想到你居然會翹掉⋯⋯不過也沒去哪裡,就在排練的場地外的草地上躺著,看著夜空⋯⋯」
「因為沒空、時間也不允許我回家,」月森把臉完整的埋進日野的頸窩。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日野輕輕的笑。

「怎麼?」
「那天其實我差點認不出蓮。」
「咦?」月森驚訝地抬頭。
日野轉身,小手撫上月森的下巴,「我大概第一次看到滿臉鬍子的蓮。」
「⋯⋯不到滿臉鬍子吧⋯⋯」月森不滿地說。
「嘻⋯⋯」
月森聽出日野有些勉強的笑聲,「忽略你了⋯⋯」
「⋯⋯一直以來,我知道,跟音樂放在一起⋯⋯你一定是會選音樂⋯⋯」
「香穗子!」
「我這麼說不是⋯⋯」日野著手滑下,扶在月森的胸口,「蓮,一樣的狀況,換我遇到時,我想⋯⋯我應該也是一樣的⋯⋯講現實一點,這是工作、職業⋯⋯優先選擇並沒有錯⋯⋯」

月森不明白的皺眉。

「理智上是這麼想,但是在感情上,沒辦法,」日野環住月森的腰,「很寂寞的⋯⋯」

除了再把手臂收緊一點,月森不知道還能有什麼動作。

「想要蓮把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日野鬆開月森的腰,抬手,強迫月森對上自己的視線,「其他的,即使不是人,也不行,」說完,日野表情像是快要哭一樣,放開手,頭抵在月森的胸口,「我變得好自私,對吧⋯⋯啊!」

月森抓著日野的手臂,將日野壓進床墊,隨後也整個人倒在日野的身上。

「蓮!」
「⋯⋯自私的是我⋯⋯」大手扣住小手,「以為,只要一起在維也納,就不會因為距離、見不到面感到寂寞⋯⋯」月森眉間緊緊地皺著,「開始覺得安心、放鬆,只要能看到香穗子就很足夠、然後就能更專注在音樂上⋯⋯」月森唇貼著小手掌心,「我只顧著自己,沒有發現你的不安⋯⋯」
「蓮⋯⋯」
「不對⋯⋯不只是這樣⋯⋯」月森鬆開小手,把日野用力地抱住,「我只是害怕⋯⋯如果我止步不前、不再是你的目標⋯⋯你還會⋯⋯繼續愛著這樣的我嗎?」
日野閉著眼感受著月森近乎顫抖的擁抱,緩緩地說,「我不是因為『月森蓮是我的目標』才喜歡上蓮的啊⋯⋯」

月森略鬆開手臂。

「雖然蓮說話不留情、過分追求完美、認真到嚴肅、沒有辦法開玩笑⋯⋯但是,」日野推著月森皺起的眉間,「那是蓮的個性啊,而且、更多時候,蓮只是直線思考沒有考慮其他,甚至會讓人感覺有點呆呆的、很可愛⋯⋯」
「可愛?!」月森驚訝地看著日野。
「嗯,」日野抱上月森的肩膀,「在我眼裡,蓮很可愛的⋯⋯」
「呃⋯⋯」
日野撥開月森的瀏海,「⋯⋯連這樣子說話,我都覺得久違了⋯⋯」
「抱歉⋯⋯」月森吻上日野的額頭。
「要是你越來越忙⋯⋯嗯⋯⋯」

大手探入罩衫中,揉著日野的胸前。

「蓮、啊⋯⋯我話、還沒⋯⋯嗯!」
「一整晚上,已經說很多了,剩下的⋯⋯」月森抬高雪白的大腿,吻著內側敏感的皮膚,「明天再繼續說⋯⋯」




TBC


*這⋯⋯真的不要開玩笑,海綿體是會斷掉(所謂的陰O、X莖骨折)的,如果真的遇到儘速送醫。


2014/10/31
這段寫了N+1個版本,有點膩⋯⋯
好想這裡就結束⋯⋯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0/31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