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十月十四日——Gratulation 06(FIN)



大手拉開日野胸前只具裝飾性的蝴蝶結,推開稍嫌冰涼的罩衫,月森目光從日野的胸前往上,發現小臉微紅,「怎麼?」

小臉轉開,還掛著藍色罩衫的手臂正要環住胸前,卻被月森拉住,日野緊緊地咬住下唇。
大手把拉住的手臂輕輕的往床上壓著,傾身,月森沿著蕾絲的邊緣,落下一個個吻。未抓住日野的手也沒有空閒,目的明確的把日野的腿往腰架住。

「蓮!」日野慌張地推著月森的肩膀,「等一下⋯⋯」

月森抬頭,輕輕地歎氣。


「⋯⋯蓮⋯⋯」日野小心翼翼的的叫著月森。
「如果你不想要的話,我現在就停。」
「是⋯⋯燈⋯⋯可以、關掉嗎?」日野紅著臉看著月森。
日野從來都沒有提出過的要求,讓月森稍稍愣住的思考了一下、明白的失笑,「關了,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所以才要——」
月森的手探入貼身的蕾絲,「明明就是要穿給我看的不是嗎?」
「啊!」日野弓起身子,額頭靠向月森的肩膀,「是、是沒錯,但是——嗯!蓮!」
大手淺淺的壓著日野私密的部位,「可以嗎?」月森很認真看著日野。

日野紅著臉,小幅度地點頭。


月森的手指緩緩的沒入日野,尋著日野緊緊咬住的紅唇,吻上,打開。

「嗯⋯⋯」日野的輕哼消失在逐漸加深的吻當中,「⋯⋯唔⋯⋯」

月森緩緩動著手腕,加深探入的程度,日野突然張開眼睛,雙眼失神的望著月森。
月森放開小嘴,手指改變動作,試探性的壓著日野敏感的點。

「啊!」

日野突然往後到下,月森及時抱住,手指的動作變得更具侵略性的抽動。

「蓮!啊!哈⋯⋯」日野不自覺的抬起腰,配合著月森,「⋯⋯嗯!」
「香穗子⋯⋯」月森的手指推到所及的最深處。
「啊⋯⋯哈、嗯!蓮!啊——!」


「還好嗎?」月森手指緩緩地退出,拉了一個枕頭墊在日野的腰後,把日野輕輕地放下,「要休息一下嗎?」

日野偎在月森的手臂上,緩緩的點著頭。
月森吻著日野的額角,低頭又吻著日野帶著朝紅的臉頰,有些不捨的看著小臉後,才放開手臂。

坐起,把皺在床頭的外套翻了翻、左右看了看矮櫃,月森有些為難地看著日野,「⋯⋯有準備保險套嗎⋯⋯」

日野紅著臉搖搖頭。

月森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俯身撥了撥日野的瀏海,「那今天還是算了,難為你準備這麼多——」
「可、可以的⋯⋯」日野紅著臉、聲音弱弱地說著,「⋯⋯是、安全期*⋯⋯」
月森有些驚訝的看著日野,「但——可以嗎?」
日野環上月森的肩膀,「嗯。」


月森半跪在日野雪白的大腿間,吞了吞口水,有些緊張的、再次跟日野確認,「真的——」
日野半眯著眼,語氣軟嚅喚著月森,「⋯⋯蓮⋯⋯」
「嗚!」月森晃了一下,抬起日野的腿,扶著自己往前頂住,整套個動作都沒有視線都沒有離開日野。
「啊!」日野緊緊地皺著眉,「蓮⋯⋯」

月森才剛推入了一點,看著完全皺起的小臉,又退出了一些。

「哈、蓮⋯⋯?」帶著水氣的金瞳,有些不解的看著月森。

月森俯身吻著日野的眼角,調整日野身後的枕頭,把雪白的腿撐開了些,沉下腰。

「嗯啊!」小手無力地搭在月森的肩上。
「有好一點嗎?」
「⋯⋯嗯⋯⋯」

看見日野紅著小臉輕輕的點著,月森才又開始緩緩地推著自己。隨著一點一點的推送,日野原本緊皺的眉間,慢慢地鬆開。

「嗯、嗯⋯⋯蓮⋯⋯」

月森等到日野自主的把腳盤上自己的腰,大手便離雪白的大腿,手往上撫著日野的腰側,弓著身,吸允著胸前。

「啊!蓮!」突如其來的刺激,日野十指掐著月森的肩膀。
「唔⋯⋯」月森有些捨不得的鬆開嘴,把掐住自己的小手拉下,分別扣在小臉的兩旁,「香⋯⋯穗⋯⋯子⋯⋯嗯——」

伴隨月森喚著日野的名字的加深抽送,日野不自覺的把自己推向月森。

「蓮、蓮!」
「嗚⋯⋯香穗⋯⋯」

月森鬆開手,把臉埋進日野的頸窩、緊緊地抱住日野,任由小手攀上自己的背。
床鋪原本規律晃動的節奏開始亂掉,曖昧的喘息聲逐漸放大。

「啊、啊⋯⋯蓮!嗯——啊啊!」
「香穗、香穗⋯⋯嗯!」


「呼、呼⋯⋯」月森終於離開日野的頸窩,撥開日野黏在額頭上的瀏海,「香、香穗子⋯⋯」
「⋯⋯嗯、蓮⋯⋯」日野有些迷茫的看著月森。
「我愛你,香穗子。」
日野眼神快速地聚焦,睜大雙眼,「怎、怎麼⋯⋯突然⋯⋯」
月森側躺到床上,把日野抱至胸前,薄唇底在日野的頭頂,「就覺得⋯⋯要說。」
「咦?」
「你不喜歡聽?」
「怎麼可能?!」日野紅著臉抬頭,「當、當然⋯⋯喜、喜⋯⋯」看著月森的金瞳映著的自己逐漸放大,日野緩緩地閉上眼。


◇◆◇


『香穗子:

  一直以來,我總是羨慕父母親,他們的演奏很優美,尤其是合奏時,總讓我抱持的憧憬、卻又無法理解,即使不斷磨練琴藝,依舊是亙在我面前的一道問題。
  我一定是缺了什麼,但始終找不到答案。
  直到聽到你的琴聲。
  以技術來說,真的是怎糟,但是,有著跟我的演奏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我不確定,那是不是我一直追尋的答案,但是,讓我對你感到好奇、甚至有些期待。
  直到我的琴聲被說改變了,我聽不出來、也找不到原因。那時還沒發現,我的視線已經離不開你了。最可笑的是,來到維也納後,我還是沒有搞懂,只是偶而拉著跟你有共同記憶的曲子時,總是會有人驚訝的看著我。
  讓我切確知道琴聲改變的原因的契機,是你來到維也納。
  幾乎每首曲子在你聽過、我再次演奏時,腦中浮起你的聽著我演奏時的表情,往往跟我一開始演奏有所不同,當然不是每一首曲子的修正都是正確的,但讓我知道、要傳遞出什麼樣音樂,想著聽眾是很重要的⋯⋯
  當然,我知道父母親他們的演奏,不僅僅是這樣、而是還有包還其他更深的情感,現在,我已經有個模糊的答案——但還不確定,總有一天,我完全理解了,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分享。  蓮』

月森看著睡很沉的日野,把出門時不小心順手帶出要給日野的專輯拿出,在寫的密密麻麻的小冊子中,又多了一行字。

『Ps. 手錶能修好我真的很高興,現在,它變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人一起送我的禮物,我會更珍惜的戴著它。』

收好冊子,月森把專輯放進日野隨身攜帶的提包。回到床上,撥開日野臉頰上的碎髮。

「謝謝你,香穗子。」


◇◆◇


確認沒有東西遺留,準備退房的兩人,整理著衣著。

「香穗子,」月森拿起昨晚一進房間就留在桌上的紙袋,「這個,是什麼?」
「啊!」日野紅著臉的搶過,藏在懷裡,「沒、沒什麼,不重要!」

月森眯著眼盯著日野。

「真、真的⋯⋯」日野沒有底氣的鬆手。

月森從日野懷中拿回紙袋,打開。一盒保險套,綜合水果口味。
看著盒子上印著的水果圖樣,月森不知道應該問「為什麼是綜合水果」還是「明明有保險套」。

「因為原本計劃幫蓮口、口⋯⋯」日野紅著臉說不出完整的詞,乾脆略過,「雜、雜誌上面推薦,第一次可以用有味道的保險套比較不可怕嘛!但⋯⋯」說完,日野搶過盒子,就要往垃圾桶裡丟,只是小手的動作被大手阻止,月森把日野手中的盒子收回紙袋。
「⋯⋯蓮?」日野有些不明白的看著月森。
「這是我還沒拆封的禮物?」
「呃、對?」日野歪頭看著月森。

月森牽過日野的手,低頭,靠上透著紅的耳朵,說著。

「啊——!」日野慌張的抬頭看著月森,「這、這是為了昨天的準備禮物!離開這裡,就沒有了!」
「這樣啊⋯⋯」月森有些失望垮下肩膀。
「對、就是——蓮?!」日野騰空後被放到床上,望著罩在身上的月森,「蓮?」
「所以,離開前都算數?」月森認真問著。
「咦?」日野點了一下頭,發現不對,又趕緊的晃著腦袋,「不對!不是這樣!限定昨天!」
「你點頭了。」
「沒有!」
「香穗子。」
「蓮看錯了!唔!!」




FIN




*上次排卵期結束後到下排卵期前的期間。安全期是避孕的一種方法,但是不是百分之百完全避孕(只是低受孕機率),是說也沒有百分之百避孕,所有的避孕措施都只是降低受孕。基於疾病防治,還是推廣用保險套。


2014/11/6
怎麼整篇文寫下,有種在寫衛教文章的奇怪感覺⋯⋯
這系列終於只差一篇了!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1/0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