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1

九月十四日,相片與音樂情人節



01



「蓮,快一點!」日野半回身,看著步伐不見加快的月森,又折回,推著月森背後,「我們要遲到了!」
「香穗子!」月森一個踉蹌,拉起小手,「是誰睡過頭的?」
「嗚!」日野心虛的偏過頭,「很久、沒有回家了⋯⋯跟姊姊聊天聊過頭了嘛⋯⋯」
「真是的⋯⋯」月森有些無奈的嘆氣,緊緊抓住小手,「再不走就真的遲到了,」往已看得見的校門走去。

為了下個月的創校紀念日*音樂會,吉羅邀請歷屆校內音樂比賽成員一同參與,而今天則是集合有意的成員,討論當天的演奏曲目與編制。


「好懷念啊⋯⋯」日野輕輕地說著。
月森順著日野視線,看著三三兩兩的學生,有些坐在長椅上聊天,有些帶著課本匆匆忙忙地跑著,「⋯⋯是啊。」

差不多是上午的課間時間的尾聲,學生三三兩兩的往教室移動。

「好像跟蓮一起回學院是第一次呢,」剛走進柊館**,日野突然說著。
「是嗎?」
「是啊,」日野抬頭看著月森,「你記不記得,我去維也納前,說要和你一起走路來學校?」
月森回想了一下,輕輕地點頭。
「結果從輕井澤回來後,匆匆忙忙的打包要去維也納的東西,就忘了,」日野也些可惜的嘆氣,但很快又恢復精神,「不過,今天——」
「香穗子、月森!」天羽在走廊的另一頭,胸前依舊掛著相機,朝兩人揮手。
「菜美!?」日野小跑步,驚訝的拉著天羽的手,「你什麼時候回日本的?上次不是說要去非洲一年?」
「提早回來了啊,」天羽探頭朝落後幾步的月森打招呼,「月森,好久不見,上次去找香穗子時,沒想到你人在法國。」
「啊啊,天羽,」月森停在日野身邊,「好久不見,提早聯絡的話,我可以調整行程⋯⋯」
天羽擺了擺手,「找香穗子也只是聊天外加請她帶我觀光而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沒必要特別改行程啦,倒是⋯⋯雖然實際上只要給你們一張就好啦,不過基於禮貌⋯⋯」

天羽拉肩上的包,拿出個白色信封,上面簡潔的各寫著月森跟日野的名。

「耶?!」日野接過信封驚訝地看著天羽,「所以,這就是提早回來的原因?」
天羽笑笑的點了點頭,「這個,就真的要請兩位大忙人空出時間來了,」邊說,把兩個信封各交到名字的主人手上。
「怎麼⋯⋯都沒有事先跟我透露!」日野輕輕地打了一下天羽的手臂,「還有沒有把我當朋友!」
天羽有些心虛看著天花板,「就⋯⋯因為臨時回來、要安排很多事,」小心的對上日野的視線——帶著笑意——天羽才又繼續說,「主要,我們一切從簡,只登記不辦婚禮,」看著日野瞪大的雙眼,天羽笑了笑,「其實過幾天我們又要再回非洲,所以,邀請函其實是想請家人跟親近的朋友聚餐吃個飯。」
「菜美⋯⋯」日野也些不捨的看著天羽。
「又不是要在那裡定居,」天羽有些好笑的說,「而且現在相比中東,非洲安全很多了。」
「但是——」
「好啦!」天羽拍了拍日野的手,眼神轉為認真看著日野跟月森,「等下進去不要先跟其他人講!」

日野有些可惜的垮下肩膀,點點頭。

一直沒有說話的月森開口,「恭喜你,天羽。」
天羽有些愣住的看著月森,隨即換上笑容,「謝謝你,月森。」
「啊!都這個時間了!」日野看著手腕上的手錶,有些驚慌地叫著。
天羽也湊著看時間,「糟糕,顧著聊天,我們趕快進音樂室吧。」
「嗯,不過,菜美,為什麼你也在?」
「嘛,隨隊記者?」
「什麼隨隊記者啊!」

邀請函上燙著金色花體字,月森看了好幾眼,才收起,慢慢地跟上日野跟天羽。

◇◆◇

曲目、編制早早就討論結束,今天說是討論,根本像是同學會。音樂室裡三五成群的聚著聊天、問近況。

「耶?結婚?!!」火原的驚呼聲,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火原學長!」天羽的邀請函直接壓住火原的半張臉。
「嗚、嗚——!」
柚木抽起邀請函,「天羽,火原就是這個個性⋯⋯」
「柚木!」
金澤澤一個拳頭壓在火原的頭頂,「都當好幾年的老師了,還這樣毛毛躁躁的。」
「老金——」火原看了看金澤,再看看其他人,「難道只有我很驚訝嗎?」
「說不驚訝是騙人的,但⋯⋯」土浦有些無奈的看著火原,「肯定跟火原學長的驚訝點不一樣。」

圈圈裡不一的笑聲,讓火原更搞不懂了。

「我不過是結婚有什麼好驚訝的?」

順著天羽的視線——是土浦跟肚子微隆的冬海。

「是啊,再怎樣也不會比這對當時更令人驚訝吧,」加地接著說。
「嘖,你們還要再說幾次?」土浦沒好氣的看著在場的幾位。
「因為冬海以前明明很怕土浦嘛⋯⋯」火原抓了抓後腦勺,「那個印象太深刻了。」
「喂!」
「粱⋯⋯不、不可怕⋯⋯」冬海臉紅通通的低著,牽著土浦的手,「很溫柔⋯⋯」
「笙子⋯⋯」

大家對東海肚子裡的孩子好奇程度,很快就擠開粉紅色泡泡的氛圍。

志水彎腰,盯著冬海的肚子問,「幾週了?」
「二、二十九週⋯⋯」
「咦?不就快八個月?」天羽驚訝的看著冬海,上下打量著,「笙子你的肚子未免也小了吧?土浦,你也太不會照顧笙子!」
「可、可是,我已經多十公斤⋯⋯」
「咦?!看不出來⋯⋯」
「吶,知道是男是女了嗎?」日野好奇的問著。
「沒有特別問醫生**,」冬海邊說,把手放在肚子上,仰頭望著土浦,「想當做驚喜⋯⋯」

當一群人正在討論孩子可能的性別時,月森卻盯著日野臉。
發現月森的視線,日野用嘴型,無聲的對月森說著「沒事」後,便繼續回到話題中。

◇◆◇

「呼⋯⋯太可怕了,居然已經聊到高中要到哪裡就讀⋯⋯」土浦從話題的中心退出,向從剛剛就不發一語的月森問,「你和日野怎麼了?」

月森不解的看著土浦。

土浦嘆氣,「從剛剛,你似乎就很擔心的的一直在看日野,這話題有什麼不對嗎?」
「⋯⋯沒有,只是⋯⋯」月森的眼神暗了些,「想起一些事⋯⋯」


TBC


*從金2遊戲中的前間推斷,創校紀念日的日期大概是10/28(反正一定是十月底),為了搭這系列的日期,只能掰大家齊聚一堂回學校討論⋯⋯本想寫文化祭,沒想到一看時間是十一月,打亂我整個計畫(哭)。
**柊館,是星奏高中部的特別教室樓(家政教室、視聽教室等,還有教職員辦公室、校長室)。星奏高中部各大樓都有別稱,有興趣自己查查吧。
***根據娶了櫻花妹的表哥、上網查一些日本人妻的產檢經驗,日本的產科醫生,沒有特別詢問似乎不會告知性別(但問了就會說)。


2014/11/20
九月重寫,不是說原本的不滿意,而是,整體看下來,有點搭不上劇情⋯⋯十四日系列最後會發一個(八成要大修)統整版,九月的是會放這篇。原本的九月,有可能會修時間線當番外篇、也有可能不計在這個系列中,一切看修改時的心情吧⋯⋯
然後先不要問「算起來好像還是少一篇十四日文」,這個問題留到統整版就會知道了。

Ps.在真月的提醒下,翻了翻手邊有的設定集,原來森林廣場佔校園的比例好小?!遊戲中覺得頗大的⋯⋯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1/2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