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2



在月森的職業演奏生涯漸漸步上軌道、日野的大學課程也進入後期的一個初冬傍晚,月森抱著小販細心包好的紙袋,打開住處的大門。本想給日野一個驚喜的月森,卻發現沙發坐著熟悉的身影。

「香穗子,怎麼不開燈?」月森放下手中的東西,開燈,發現日野呆滯的表情,「香穗子?」
日野緩緩的抬頭,對上月森的雙眼,喃喃地說著,「⋯⋯懷孕⋯⋯」

月森停下所有動作,望著日野,分析著剛剛聽到的詞。

突然,日野臉紅紅的皺起, 「嗚……」
「香、香穗……」月森慌張的蹲下,握住日野的雙手,小手上握著一張印著黑白影像的紙。
「怎麼辦?!」日野慌張的問著、眼睛濕漉漉的看著月森。
「什——等一下⋯⋯」
「我懷孕了!」

月森明顯的僵住,讓小臉、眼眶變的更紅。

「嗚⋯⋯」
「香穗子,我——」月森起身與日野並肩坐著,依舊握著日野的小手,「等一下,讓我⋯⋯」月森抵住日野的額頭,「讓我緩衝一下,太突然⋯⋯」
「嗯⋯⋯」

那是一張黑白的熱感應紙*1。
用兩個十字記號標示出距離的虛線*2,代表著一個新生命。

僅僅這樣。

握在兩雙手裡。


◇◆◇

時間一晃過了一星期,大街上已經開使裝飾各種絢麗的燈炮。
月森不經意看見大街的展示櫥窗——白色基底的嬰兒房布置——放慢腳步,停下。

得知消息的第二天,日野在月森的陪同下,再次去請教產科醫生,醫生明白告知,若考慮終止妊娠*3,懷孕初期的現在進行終止,對母親的傷害是最小的。
「雖然說是越快討論出結果越好,」醫生拿下眼鏡,語重心長地說,「好好的討論,不論最終決定是什麼,你們都對這個生命有負責。」

——討論,但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離開櫥窗,月森繼續走,又停下,仰頭看著告示要下雪的灰色天空。

——有太多原因要考慮⋯⋯但,我希望⋯⋯

鈴——!鈴——!

大手拿出震動中的手機,來電顯示的是房東的名字,「喂⋯⋯」
『終於通了!蓮!現在馬上到醫院!』
「醫院?為什麼?」
『香穗子——總之快來!』

月森看著被掛掉電話的手機,慌張地尋著街上有無計程車。


在醫院門口等著月森的房東,一看見月森,便上前扯著月森手臂,生氣地說著,「為什麼不接電話?你知道從早上到現在我打了幾通?!」
月森抱歉的低頭看著房東「⋯⋯對不起⋯⋯今天跟樂團練習平安夜的——」。
「總有休息時間吧?」
「我關機⋯⋯」
房東搖頭、揮了揮手,「算了,先去看香穗子吧⋯⋯」
「香穗子怎麼了?」跟在房東身後的月森緊張的問著。
「從樓梯踩空⋯⋯」

月森瞪大眼盯著房東的背後。

房東邊往上走,邊回頭看著月森,「大傷是沒有⋯⋯右腳扭傷跟輕微腦震盪,」房東搖搖頭,「你們這些學音樂的,摔樓梯居然不是先保護頭而是把手縮得緊緊的⋯⋯」
月森稍稍鬆口氣,但也注意到房東表情欲言又止的表情,「還有?」
房東在比月森高幾階的地方停下,「⋯⋯你知道香穗子懷孕嗎?」房東的眼眶濕溽、轉身難過地看著月森,
意料之外的問題,月森木然地點頭,反問,「怎⋯⋯麼了?」。
房東微微的傾身,抱著月森,「把香穗子送到醫院,是擔心有沒有摔傷手腳,剛要進X光室時,香穗子卻抱著肚子說很痛⋯⋯」

雖然沒有明講,但房東帶著濃濃鼻音的敘述,也足夠讓月森了解是什麼意思了。

「香穗子,流產了⋯⋯嗎?」

房東緊緊的抱著月森。


大手握在病房的門把,卻沒有推開的動作。

——我希望⋯⋯留下孩子⋯⋯

月森深吸一口氣,甩開沒有機會跟日野講的話語,輕輕地推開門,走近靠窗的病床。放下背包與琴箱,月森拉了一張椅子,放在日野的病床邊,坐下,撥開日野臉上的碎髮。
不知是白色的床單與枕頭,襯的日野頭髮更紅,讓臉色也更顯蒼白。

「⋯⋯嗯,」日野緩緩地眨眼。
「吵醒你了?」月森輕輕的問著。
「⋯⋯蓮⋯⋯?」日野把臉轉向月森,「你怎麼⋯⋯」
「晚上了,香穗子,」月森自責的皺眉,「我應該更早過來的⋯⋯」
「蓮?」小手附上月森的臉,「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月森驚訝的看著日野,「難道你⋯⋯還⋯⋯不知道嗎⋯⋯?」」
「『不知道』什麼?我不就從樓梯踩⋯⋯空而已⋯⋯」意識到月森問題的重點,日野的表情從疑惑轉為平靜,「大概我一直在睡覺吧,醫生還沒有跟我說明,但是⋯⋯」日野帶著苦笑,「肚子痛的時候,我已經有心理準備⋯⋯」

月森把日野緊緊地納入懷中。

◇◆◇

之後就像醫生給醫囑與建議,日野休息一週*4後很快又調回原本的生活軌道,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
一切歸於平靜。

房東問著月森,「你們⋯⋯本來,就不打算⋯⋯留下孩子嗎?」

月森皺眉。

「我不是要問你們的隱私,只是⋯⋯」房東擔心的看著月森,「你們兩個人的反應,太平淡了⋯⋯所以,才會問⋯⋯抱歉。」
月森搖頭,「讓你擔心了⋯⋯」

房東拍了拍月森的手臂,結束了談話。

月森拿出手機,看著翻拍的黑白影像,盯著不是很清楚的十字與虛線所標註的範圍。


「香穗子,」月森側身看著熄燈的日野,「先不要睡,好嗎?」
「咦?為什麼?」日野轉身面向月森。

——沒有了⋯⋯會不會難過?

月森緊緊地閉上眼,又張開,「⋯⋯身體有沒有好一點?腳都扭傷也都好了吧?」

「我都有乖乖的遵照醫囑、還有蓮認真的監督,」日野鑽到月森的懷中,「不恢復都很難吧!」
「那就好⋯⋯」
「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你有想過要留下孩子嗎?

「要是被你姊姊知道我沒有好好照顧你,還摔倒頭⋯⋯」月森認真的說著。
「我不要跟姊姊說,她就不知道了啊!」日野失笑的看著月森,「不過⋯⋯」
「不過?」
「懷孕的事,不要跟其他人說,好嗎?畢竟也都⋯⋯」
「香穗子⋯⋯」月森收緊手臂。
「蓮,我沒事,真的。」


月森不清楚日野說的「沒事」,指的究竟是哪方面,也不想去認真探究,因為連最介意的——日野對孩子的想法——也都無法問出口。
但問了又能如何?畢竟也無意義了。
一直到寒假的尾聲。

月森正幫日野確認新學要用的書目時,卻從書籍中飄下一張紙條。撿起時,與一般紙張不同的質感,翻過,棕黑的底與扇形的圖樣,雖然顏色微微的淡化,月森還是認得出來,這是手機中唯一黑白照的原始圖。
看著封面,是日野號稱要在寒假中預習完畢的書,幾乎是不離手的帶著。

「啊,我正在找——」日野看著月森手中的紙條,「⋯⋯這⋯⋯本書⋯⋯」
月森將紙條夾回書中,遞給日野,「除了這本外,還有沒有缺的?」
「⋯⋯蓮剛好都有⋯⋯」日野盯著課本,遲遲沒有接下。
「香穗子?」
「啊⋯⋯」日野的手有些顫抖地接下書,「今天差不多就——」
「香穗子。」

月森的聲音,讓日野剛接過的課本滑落。

「書⋯⋯」日野蹲下,把折到的書頁,一頁頁的攤平。
月森跟著蹲下,「那是熱感應紙,上面的影像會漸漸地淡掉⋯⋯」
「⋯⋯我知道⋯⋯」
「要不要——」
「淡掉不是很好嗎?」

日野說出這句話時,月森愣愣的看著日野。

「然後,就會像——」
「即使變成一張白紙,我們之間還是有過孩子!」月森抓著日野的肩膀,「不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日野低著頭,雙手緊緊的抓著書。

「對⋯⋯對不起,」月森放開手中的力度。

日野依舊低著頭,輕輕的搖著。

月森把身子彎得更低,「我們一直避開不談,也不是⋯⋯」看見日野的表情後,原本要繼續說的話全都斷了音。

漲紅的小臉、緊緊皺著眉間和被咬得泛白的唇。

「香穗⋯⋯」
「⋯⋯可以⋯⋯」日野小小聲的說,「⋯⋯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


坐在床上,月森轉頭看著沒有任何皺摺另外半張床,起身,披上外套,抱起自己睡了一夜的被子,走出房外。
日野抱著膝,坐在落地窗前的木質地板上。月森走近,一樣席地而坐,只是把被子包裹在兩人身上。

「要開學了,感冒怎麼辦?」月森抱著日野的冷冷的肩膀。
「要是孩子還在,開學也跟我無關了⋯⋯」日野聲音平平地說。
「香⋯⋯」
「當醫生告訴我懷孕時,第一個想是『課業怎麼辦』⋯⋯」日野依舊看著窗外,「回家的路上,只擔心『如果蓮希望留著話呢』⋯⋯」

月森閉著眼,摩挲著日野的肩膀。

「雖然你剛聽到時很震驚,但看到你偷偷地把超音波的影像照起來時,『我還沒準備好當媽媽』這幾個字怎麼樣都說不出來⋯⋯」
月森驚訝地僵著,「我——」
「我知道蓮刻意躲起來,是希望像醫生建議的,不要用行為去影響對方的決定⋯⋯」
「抱歉,」月森皺眉,「⋯⋯所以,你才什麼也都沒說⋯⋯」

日野搖搖頭,把月森的手從肩膀拉下。

「香穗子?」
「不,那時候,我只想到『要是流產的話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月森瞪得很大。

「蓮很震驚吧⋯⋯」日野抱緊膝蓋,「你知道,在你到醫院前,我第一次從病床醒來的時,是什麼感覺嗎?」日野抬頭對上月森的視線,「是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再煩惱可能要休學之類的問題⋯⋯」
「香穗子⋯⋯別說了⋯⋯」大手抹掉日野臉上的淚珠,「如果真的是鬆了一口氣,就不會一邊講一邊哭了⋯⋯」
「才⋯⋯咦?」日野眨了眨眼,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蓮⋯⋯」
月森把日野緊緊地抱住,「我在。」
「嗚⋯⋯」一直緊繃的嬌小身體終於放鬆,「哇⋯⋯踩空時其實我好怕⋯⋯我不在乎手會受傷⋯⋯只想保護我跟蓮的孩子⋯⋯」

月森想起房東的話——你們這些學音樂的,摔樓梯居然不是先保護頭而是把手縮得緊緊的。
——你是為了保護孩子才⋯⋯

「香穗子⋯⋯」月森眼眶濕潤,除了把日野抱得更緊外,沒有其他想法。
「一定是我想過『要是流產就好』才會⋯⋯」
「香穗子!」月森雙手捧的日野的臉,「看著我!」
「嗚⋯⋯」日野一邊吸著鼻子,一邊努力地眨掉淚水,想看清月森。
「這幾個月,你都是這樣想的嗎?」

日野沒有說話,只是淚水不段的湧出。

「你是故意要踩空樓梯的?」

日野搖頭。

「既然不是,」一直積聚在月森眼眶中的眼淚也滑下,「那就只是孩子還不夠健康強壯*5⋯⋯」
「嗚⋯⋯蓮、蓮⋯⋯」


◇◆◇


「月森?」土浦叫著陷入沈思中的月森,「你還好吧?」
「⋯⋯我沒事,」月森把套入手袋尋著手機的手抽出,「音樂室裡人太多,我出去透氣一下。」
「喂!月森!」


TBC


*1超音波(Ultrasound)檢查,最常應在臨床的是B-Mode(所以才會有B超這個簡稱),掃完結果所印出的影像是黑白的,一般都是用熱感應方式印出(起碼我學的時候、用過的機型都是這樣)。那種可以看小朋友長得像(都)不(一)像(樣)爸媽的彩色的超音波,是3D超音波影像套色⋯⋯真正彩色超音波是另一種,主要看血流用的。
*2測量胚胎大小是推斷受精卵著床週數的數據之一。
*3妊娠,懷孕之意。提出倒不是怕有人不懂,而是打不出「娠」這個字時,才驚覺我一直是讀錯音的!!!!認知中從未懷疑過這個字(我以為是對但實際是錯)的讀音⋯⋯娠,音同「身」,動詞:(1)懷孕、懷胎。(2)孕含、孕育。名詞:身孕、胎兒。音又同「鎮」。
*4流產只要陰道不再流血,就是告一段落。非人為、藥物的流產,一星期的充分休息就很夠了(當然還是因人而異)。
*5懷孕初期的確容易因強力撞擊就流產,但是出車禍、摔樓梯沒事照樣把生下孩子的也是大有人在(雖然這類多數是發生意外後才發原來現那時候已經懷孕)啦⋯⋯



2014/11/25
這段大概是重啟十四日系列最先想好的一段吧,雖然跟預定要寫的還是有很大的出入,但寫完還是爽快很多!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1/25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