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日常 □

[金弦][月日]日常07


※從日本氣象廳查的資料,橫濱十二月(2004~2010年)要遇到下雪根本是靠運氣(積雪量有些年度一個月不到一公分)。所以文中寫的隨便看看就好,橫濱十二月是沒有什麼雪的。
※日本第二學期結束日期大概是十二月下旬,依學校、地區有所不同。期末考應該都是學期快結束那幾天吧?
※總之,文中的時間是放(寒)假前接近考試週的故事。
Ps.括弧是表示心中os用法,是最近看了幾本日文原文小說+翻譯後的日文小說發現的用法(為何以前都沒有注意到咧),試著用看看。



這是發生在月森留學前的小事件。



一手夾著書包,另一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土浦抬頭看著偏灰色的天空,正好發現從自口中冒出的白霧,「今天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冷⋯⋯」

橫濱並不是常下雪的地方,但好巧不巧,在學期快結束的這時——近考試時期——下了場大雪,導致感冒人口的密度大大的增加。

「我得當心點,」土浦將臉略縮在立起的領子裡,繼續往星奏的方向前進。

當莉莉雕像已經在視線範圍內時,突然的一個撞擊,土浦夾在腋下的書包,任憑著貫性畫出一道拋物線掉,落在上還殘留一點積雪的石砌地板上。
土浦皺了皺眉,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自己常在上學的途中被撞到,不爽的轉身。

「嘖!是誰⋯⋯月森?!你這是什裝扮⋯⋯」

星奏好看的風衣被塞的鼓鼓的,二年級用的棕紅色圍巾下隱約還有另一條圍巾,連提著琴箱的手都戴上厚厚的手套——還是那種只有大拇指能分開的連指手套。

「⋯⋯你是塞了多少件衣服⋯⋯」
半張臉埋在圍巾裡的月森,兩頰刷上病態的潮紅,用著沙啞的嗓音說,「⋯⋯到學校了啊⋯⋯」
「喂喂⋯⋯太誇張了吧⋯⋯」土浦看著意識不清、很明顯正在發燒的月森。
發現月森緩慢的要彎腰撿書包,土浦嘆幫忙月森撿起,「你的書包。」
「啊⋯⋯謝謝⋯⋯」
「月森,你應該回家休息⋯⋯」

月森像是完全沒有聽到土浦說的話,接過書包,往音樂科的方向走去。
看著月森搖搖晃晃的步伐,土浦煩躁的抓了抓頭。

(那傢伙八成會昏倒吧!還是帶他去保健室——)

碰!
就在土浦還在猶豫要不要帶月森去保健室時,不同月森擦撞到肩膀,這次是直接撞在背上。

(又來了!!這次不會是志水吧?)

土浦很不高興地轉身,卻發現,這次撞到他的,是同為普通科的日野。

「啊⋯⋯土浦啊⋯⋯早安⋯⋯」日野歪著頭,笑笑地向土浦道早,「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土浦將日野從頭到腳掃了一遍,「你的樣子和月森差不多⋯⋯」

厚重圍巾、鼓鼓的大衣和手套,以及臉上病態的潮紅。雖然日野有精神許多。

「咦?蓮來學校了?」日野略睜大眼睛。

土浦指了指正要走進音樂科大樓的月森。

「真是的,都跟他說不能來學校⋯⋯」說完,日野小跑步的衝向月森。
「日野?!」
「我先帶蓮去保健室!」
土浦在莉莉雕像的旁邊,原本要大聲提醒日野快敲鐘了,最後還是收了聲,目送日野離開,「真是的⋯⋯」

◇◆◇

月森眨了眨眼,看著天花板。

(這裡是⋯⋯?)

月森皺眉轉著僵硬的脖子,看了看四周。

(保健室⋯⋯)

想起早上被日野幾乎半推半拖到保健室休息的月森,正要抬起手的動作時,除了感到阻力外,還有掌心中的溫暖。轉頭,發現紅色的腦袋壓在被子上。

(香穗子?)

月森看著沒在被子中、兩人握在一起的位置。手微微的收了收,又鬆開。

(又趴著睡了⋯⋯昨天睡著前,好像也是這樣⋯⋯)

月森用另一手緩緩撐起身體,想儘量不要動到被子和握在一起的手,沒想到,還是吵醒酒紅髮的主人。

「蓮?你醒了⋯⋯」

除了剛睡醒導致臉頰暖暖的紅暈外,日野臉頰上的印子和有些傻傻的笑容,讓月森不俊的笑了。

「怎麼了?」日野歪著頭,然後像是驚覺到什麼事,慌張的抽起小手、擦著臉頰,看了看剛剛趴著睡的那區被子。
「臉上有印子而已,」比平常低沈沙啞了不少,但從語氣知道月森的心情還不錯。
「唔!」日野紅著臉放下慌張的雙手。

◇◆◇

『⋯⋯想見你,香穗子⋯⋯可以⋯⋯來陪我嗎⋯⋯』

一通聲音暗啞、低沈的電話,讓日野第一次翹課、連外套圍巾都忘記帶,一路跑到月森家。

◇◆◇


日野將音樂科的外套披在月森的肩膀上。

「謝、謝謝⋯⋯」
日野笑笑地搖頭,但表情很快又變成生氣的樣子,「為什麼今天還來學校?」
「呃⋯⋯」
「昨天不是跟蓮說過,今天絕對要在家好好休息!」日野鼓著臉頰生氣的說,「虧我昨天等你睡著後才離開!」
「⋯⋯香穗子⋯⋯」
「我知道快考試了,但是——」
「⋯⋯要是今天又沒來學校,香穗子又會像昨天,明明下著雪,卻還來看我⋯⋯」
「我會去,是因為⋯⋯」
「因為?」
「⋯⋯你不記得了對吧?」日野小心的看著月森,「⋯⋯電話⋯⋯」
月森有些愣愣的看著日野,原本在臉頰上的病態潮紅,越發越紅,「⋯⋯我真的有打出去?」

日野輕輕點頭。


校醫收好聽診器、耳溫槍,叮囑月森需要再休息後便離開了。

「香穗子?」月森不解的看著拿起風衣跟書包的日野。
日野起身,「蓮看起來有精神多了,我也睡了一整個早上,也該回去上課——蓮?」日野低頭看著抓住手腕的大手。
「抱、抱歉,昨天讓你陪我這麼晚,今天又一整個早上⋯⋯」月森看著自己抓住日野的手,有些慌張的放開手。

日野想起演奏會那時月森發燒緊握自己的手、昨天一打開門就緊緊抱住自己的月森,還有早上要離開時被握住的手⋯⋯

「⋯⋯我陪你到睡著,」日野做回床邊的椅子上。
「⋯⋯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想偷懶翹課。」
「快考試了,香穗子⋯⋯」
「那蓮趕快好起來,教我功課。」
「我們又不同科⋯⋯」
「可以教我英文啊。」

⋯⋯⋯⋯

「日野一整個早上都沒有進教室耶⋯⋯」
「咦?日野送月森去保健室後就沒有回去上課嗎?」
「什麼什麼?」
「早上我在門口被月森跟日野兩人連環撞⋯⋯月森一看就是重感冒,日野大概也是。」
「耶——兩個人一起感冒嗎?!」
「恐怕是⋯⋯」
「哇哇!有內幕!」
「什麼啊?!」
「去保健室看看!」
「走吧!」
「喂!你們兩個!!」

普通科的幾位,在到達保健室走近某一床後,相互對看了一下,又悄悄地將隔簾拉緊了點,安靜地離開。


「放學再來好了⋯⋯」
「⋯⋯嗯⋯⋯」



日野趴在月森的枕頭旁,而月森側著身面向日野,兩人的手緊緊握著。



TBC or FIN




2014/12/4
為了不讓自己懶散,從渣渣中挑出小渣渣,胡亂寫點東西。

沒空/精神想十四日的劇情(抱頭)!!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2/05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