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十二個十四日 □

[金弦][月日]九月十四日——The Beginning 03(Fin)



在柊館的走廊上,月森站在窗戶邊,視線沒有在落在窗外的任何景物上,思緒回到去年的冬天。


熟睡後,幾乎就是叫不醒的月森,難得半夜醒來,卻發應有人的半張床鋪依舊整整齊齊,起身。拉開房門,間隔幾步的距離,看見日野縮在高腳椅與吧台之間,黃光映著的背影更顯嬌小。

月森走到日野的背後,撫上日野的肩膀,「香穗子?」
「啊——!」小手快速捂著嘴,回頭,濕潤的雙瞳瞪著月森,「走路都沒有聲音,是想嚇死我嗎?!」邊說邊捶著月森。
「我有喊你的名字啊⋯⋯」月森低頭看著日野濕漉的雙眼,發現裹著睡袍擱在吧台上的手臂,有意無意的壓著東西,「在看什麼?」
仰著頭的日野,雙肩輕輕顫了一下,原本捶著月森的小手停住、滑下,「我——」抿著小嘴,眼神轉向其他低方後,閉眼,才緩緩的移開手臂。

是那張超音波影像翻拍後沖洗出的相片。


日野抓了抓頭,傻呼呼的笑著說,「蓮也知道,我幾乎把這張相片當作書籤,剛剛出來喝水,發現落在地板上,剛好撿起來——」
月森皺眉,認真地望著日野的雙瞳,「只是這樣嗎?」
日野收起笑容、把手放下,額頭抵在月森的胸口,「⋯⋯今天。」
「什麼『今天』?」月森不解的問。
「⋯⋯到今天,剛好一年⋯⋯」日野好輕好輕的說著。

又是平安夜的兩週前。

日野的手環住月森,悶悶地說著,「已經一年了,我怎麼還⋯⋯」收緊、手指緊緊扯著月森的睡衣,雙肩微微抽動著。


月森晃了晃中斷腦中的片段,往前走了幾步卻又停下,低下,看著每每想起就會在胸口感受到混雜哭泣呼出的熱氣與布料濕透的冰冷⋯⋯大手緊緊抓著胸口的布料。

——要怎樣做,才能不讓香穗子再露出那樣的表情?


◇◆◇


「香穗子?」月森驚訝的看著站在鐘樓前的日野。
日野回身,微笑看著正走上階梯的月森,「果然沒有猜錯。」
「為什麼⋯⋯」
日野走近月森,「剛剛,看見蓮臉色不是很好的離開教室⋯⋯這裏是離音樂室最近又可以稍回動一下的地方,」低頭拉著月森的袖子,「都說我沒事了⋯⋯」
「不是不相信香穗子說的,只是⋯⋯」月森額頭靠向日野,「⋯⋯想到你那時哭泣的樣子,除了幫你把眼淚擦掉外,什麼也幫不上忙⋯⋯覺得自己很沒用⋯⋯」
日野搖搖頭,「這樣,就很足夠了。」
「但⋯⋯」月森撫著日野臉頰,「不想讓你再露出那樣難過的表情⋯⋯」
日野鼓著臉頰,「是變相叫我不要哭給你看嗎?」
「不是這個意思!」月森慌張的拉起日野的手,「我⋯⋯」
日野看著月森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說的表情,「蓮只是不想我露出難過的樣子,我當然也是,來安慰我的蓮,表情總是很難過⋯⋯所以才盡量躲起來不讓蓮看見。」
「啊⋯⋯我⋯⋯不是要故意⋯⋯」
日野偏著頭,「我知道蓮絕對不是故意要讓我看到那樣的表情,只是蓮總是認為看見我在哭時才發覺我是難過的自己太過遲鈍⋯⋯」
月森皺眉看著日野,「難道不是嗎?」

日野輕輕搖著頭。

「從認識蓮開始算,已經整整超過十年了,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有開心也有難過的,從一開始不論事情好壞,都像要跟蓮分享,或是聽聽蓮的意見。但當蓮對我越來越重要、越來越在乎蓮的感受時,反而不想讓蓮擔心而開始只跟蓮分享開心的事情,但是我忽略當蓮發現『我一個人多起來哭』時的感受⋯⋯」

月森的眉間漸漸鬆開,專注地聽著日野說。

「現在想想,要是立場交換,我一定會覺得自己做女朋友很失職⋯⋯」日野苦笑,「但即使躲起來,還是會被蓮發現就是了⋯⋯」
「也僅僅只是發現,」月森聲音平平地說。
「難道是要避免不開心的事情發生嗎?」
「不是嗎⋯⋯」
日野淡笑看著月森,「從蓮那裡收到小熊開始,那是開心的事。」

月森不解的看著日野。

「知道蓮去留學,分離是難過的事;考上維也納的學校,是開心的事;摔下樓梯的意外,那是難過的事⋯⋯因為有這些開心或難過的事、因為是和蓮一起度過,」日野偏著頭,「如果是抽掉所有不開心的事,似乎缺少了很多⋯⋯」
「⋯⋯這是在告訴我,我們之間不開心的事也佔了很大一部分嗎?」月森很認真地回問。
「噗,」日野輕輕晃了晃兩人牽在一起的手,「當然不是!也是有有趣的事啊,像是——」日野仰頭看著鐘樓,「蓮變成女孩子!」
「一點都不有趣!」月森臉略紅的說著,「可以的話請你忘記!」
「那麼有趣的事想忘都忘不了。」
「香穗子!」
日野收起臉上戲謔的笑容,「但人生中,不可能都不發生會令人難過的事吧?」
「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如此。發生過的事無法改變,但未來,希望我們之間,只有快樂的回憶⋯⋯」月森低頭吻上日野的紅髮。
「蓮⋯⋯」日野靠上月森的胸口,「因為有你陪在我身、這樣一直陪著,我才有辦法走過、去面對難過的事啊⋯⋯所以,不要認為這樣你很沒用⋯⋯」
「謝謝你這麼認為⋯⋯」月森把臉更深的埋入日野的紅髮中,「我會一直、永遠陪著你,不論什麼時候,除非——」
「噓——!」小手壓住正在講話的薄唇,「不是說希望只有快樂的新回憶?」

月森眨了眨眼後,才輕輕地點頭。

日野緩緩的把手放下,臉略紅的看著月森,「要說蓮哪裡最遲鈍,說起來就是現在這種狀況。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
月森不解的看著日野,「什麼⋯⋯意思?」
「難道,蓮不覺得剛剛⋯⋯」日野有些洩氣轉過頭,「也是,要是蓮有自覺,就不會常常重複類似的話⋯⋯」
「香穗子?」月森緊張的看著日野的反應,「我又說了什麼不對的話嗎?」
「不是不對,只是⋯⋯」日野半走半撲向月森,「蓮還記得水族館的鐘*嗎?」
月森回抱著日野,「記得,怎麼突然提起?」
「我想⋯⋯再跟你一起敲響一次。」
「⋯⋯為什麼?」月森的聲音有些不滿。
「啊,」日野看了月森的表情,像是撒嬌般蹭著月森的胸口,「我不是覺得現在不幸福,而是想要更幸福。」
「不懂⋯⋯」月森低頭看著日野。
「想要在那裡,聽蓮承諾一直陪著我,而我也同樣承諾蓮,然後再一次、一起敲響鐘。」

月森略睜大眼。

「好嗎?」日野仰著頭,看著月森。
「⋯⋯嗯,」月森傾身吻著日野。


◇◆◇


「菜美學姊,這、這樣不好吧⋯⋯」冬海有些緊張看著天羽相機鏡頭對準鐘樓。
天羽一邊看著觀景窗一邊調整光圈,「我又沒有過去打擾!」
「可、可是——」

天羽把相機遞向冬海。
冬海看了看影像,換上柔軟的表情。

「月森學長跟香穗學姊,看起來⋯⋯很幸福⋯⋯」


◇◆◇


鐘樓下的兩人分開,月森撫著日野的臉頰,「其實,香穗子比我還要遲鈍⋯⋯」
「什麼意思?」
「要幫你戴上戒指幾次才會發現?」
「⋯⋯咦?」日野眨了眨眼看著月森。
「不是故意一直那樣的話而又裝作不懂,怕說太明白、被香穗子拒絕的話⋯⋯」月森拉起日野戴著戒指的左手,用拇指同時撫著日野的手指與戒指,有點無奈的笑,「只是沒想到,雖然香穗子每次都答應,但卻真的以為我只是說說而已⋯⋯」
隔了幾秒,日野才像是醒了一樣,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又看向月森,「耶?耶——?!」
「每一次,我都是很認真的,說著。」

日野表情表情愣愣的看著月森,臉上的紅暈,幾乎是蔓延到手上。而月森笑著看這樣的日野。

「我⋯⋯雖、雖然⋯⋯沒、意識到⋯⋯」日野眼睛眨也不眨,雙瞳靈活的看著月森,「但、回答,是⋯⋯很認真的⋯⋯不是隨便敷衍蓮⋯⋯」
「嗯,我知道⋯⋯只是⋯⋯」

日野順著月森的視線,看著自己左手上的戒指。突然,日野笑了,鬆開牽在一起的手。

「怎麼了?」月森不明白的問。
「因為,有點算是臨時起意,所以,不像蓮有準備戒指⋯⋯」日野拉起月森的左手,張嘴,直接含著無名指。
「香、香穗子?!」月森驚慌多於害羞的看著日野,「你在——嗚!」
日野鬆口,滿意的看著月森無名指上的一圈齒痕,「這個,可以暫時取代嗎?」
月森紅著臉,低頭靠上日野的額頭,「都被你咬了一整圈,還能說不行嗎?」
「當然不行!」


◇◆◇


「他們把學校當成什麼地方了⋯⋯」
冬海看著天羽突然紅著臉放下相機,「怎、怎麼了嗎?」
「沒⋯⋯」
「菜美學姊?」
天羽拉起冬海的手,「香穗子他們大概還要再一下子吧,等下再傳訊息跟他們說,我們要再哪邊聚餐。」
「嗯⋯⋯」冬海不是很理解的跟著天羽離開。




Fin




*出自金2f月森的特典「幸せのかたち」。


2014/12/20
終於結束了!!YA~!
這段隔了這麼久才出來,倒不是想不出來,而是為了把中間沈重的部分拉回符合十四日系列的基調(阿呆月日+甜文),前後重寫了很多次,希望還算符合大家的期待(應該是沒有)。
總之,十四日(月日)的正文部分都結束了囉!
整理版,其中會加上一點點的段落(請不要期望有婚禮的番外,不會有的)跟修改,可以的話,說不定會當新年禮物奉上(雖然很想說當聖誕節禮物,但依我對自己的了解,不、可、能),但這也只是希望,明年1/1沒看到請不要催我。

謝謝一直不嫌棄我更文緩慢的各位,對於這系列,我也有不少想碎碎念的部分,整理版中再交代(沒人要看吧)囉。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4/12/2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