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24四月二十四日

24 四月二十四日


「我想去看看蓮…」日野說完,也不等土浦說完「我先幫你看那傢伙醒了沒」就走進月森的房間。

靠在門板上,反鎖,滑下。

日野屈膝,雙手抱著兩肩,將臉埋入。


「日野…」看著消失在門後的日野,土浦疑惑的轉向加地,「你可以告訴我全部的經過嗎?」

「…我會就我所知的…據實以告…」


「日野…你剛剛說什麼?」若說日野醉了,加地也不比她清醒幾分。

「嗯…哪句話…」日野的臉帶著醉意的紅朝,略為潮濕的眼睛,咕噥、軟軟的語調回問。

——聽錯了吧…

「沒…」繼續手邊的工作,閉著眼,加地再次的堵住日野的唇。

加地沒看見的,日野的雙眼一直盯著原本有著影子腳邊。

——他…離開了…

感覺懷中的日野雙腳一軟,「日野?!」加地著急的叫著日野。

「日野…日野!」見日野緊緊閉著雙眼,睫毛上沾點點淚珠,在幽暗的小巷中,分外顯眼。

「…明明…就著麼不願意…何必勉強自己…」清醒不少的加地,把日野橫抱在懷裡,看著她的臉,「我…永遠也比不上她在你心中的地位嗎?」

因為月森,妳無原無故的被欺負。

因為月森,妳總是被指導教授視為月森的絆腳石。

因為月森,妳比別人更加的努力,也更加的辛苦。

因為月森,妳總是忽略自己身上所散發的光芒——月森都不及妳耀眼。

妳不明白的,月森是因為你才能散發光芒的。

堅強,有毅力…執意的陪在月森身邊…

我想保護這樣的妳…

不是沒注意到,今天是月森的生日。

剛剛的情形他看見了吧…

所以,妳才故意說「不是第一次」…

妳想試探的,是自己的真心,還是月森的底限?



從地上爬起,日野走向月森的床鋪,沿著床緣,坐下。

順了順月森的瀏海,凝視月森的臉,俯下身子,輕吻著月森。

………離開。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這樣『沉睡』著…」

日野戀戀不捨的,移開視線,將耳朵貼在月森的左胸上。

撲通、撲通、撲通…

手環上月森的腰,日野感到鼻間一陣酸。

撲通、撲通、撲通…

——平常,一般人,聽著戀人的心跳聲,總是感到安心…

——現在…卻是我用來確認你是否還活著、在我身邊的象徵…

——我…如同你的不安一樣…寡言的你…會不會哪天…無聲無息的就離開…

——所以…利用你的包容、信任…想看看…我在你心中的份量…究竟有沒有…重過一切…

——我好自私吶…明知道會傷了你…

——但是…那時…我真的好想知道…好想知道…


躺在月森桌上的日記,一頁一頁的隨風翻著。


月森快步的離開,酒吧旁的巷子。

——那只是…香穗的惡作劇吧…

春天的夜晚,也令人感到刺骨。

無法控制的,月森越走越快,小跑步,快跑。

——『在他身邊…太辛苦…』

——『我和他之間,還存在愛情嗎?…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甩著頭,跑過一個又一個街區。

維也納的夜晚,總是演出一齣又一齣的歌劇。

金碧輝煌的劇院,人們偕伴——是家人,是朋友,是情人…

隻身在大街上,踩響只屬於月森蓮一人的樂曲。

「呼…呼…」

眼前的光線是模糊的,臉頰上滑落的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

——『希望,今後的每一個生日,都有你的陪伴…』

內心祈願著…

轉開公寓的大門,一片黑暗。

「喵~喵~」

低頭,是魯弗斯。

——『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

蹲下,抱住。

「………」

月森蓮,第一次知道,自己,心痛時,也是能哭上一整夜的。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6/0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