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2015月森生日賀文

看著書房滿地的樂譜、書籍,月森勉強找出看得見木質地板的縫隙,算是墊著腳尖的走近坐在電腦這堆樂譜中的日野。
「在找什麼——」
「不要動!!」
日野的一聲驚叫,讓月森腳懸在半空中。
「就是它了!我找好久了⋯⋯」
日野半趴的從月森腳下拿起一份樂譜,緊緊地抱在懷裡。
看見日野高興的樣子,月森淡淡的笑,腳也慢慢地正要踩回地板上。
「啊!」
日野的叫聲讓月森的腳再度僵在半空中,月森看向日野——挑眉著,表情似乎無聲問著日野「又怎麼了」。
「啊⋯⋯」 日野用有些可憐的表情抬頭看著月森。
「腳可以放下了嗎?」
「可以⋯⋯」
月森走近日野,蹲下。
日野半張小臉躲在樂譜後方,只露出金色的雙眼,「我沒有聽到你開門的聲音⋯⋯」
月森輕笑搖著頭,「我回來了。」
「嗯,」日野放下樂譜,手環上月森,「歡迎回來。」
輕淺的吻著。
看著書房滿地的樂譜、書籍,月森勉強找出看得見木質地板的縫隙,算是墊著腳尖的走近坐在電腦這堆樂譜中的日野。
「在找什麼——」
「不要動!!」
日野的一聲驚叫,讓月森腳懸在半空中。
「就是它了!我找好久了⋯⋯」
日野半趴的從月森腳下拿起一份樂譜,緊緊地抱在懷裡。
看見日野高興的樣子,月森淡淡的笑,腳也慢慢地正要踩回地板上。
「啊!」
日野的叫聲讓月森的腳再度僵在半空中,月森看向日野——挑眉著,表情似乎無聲問著日野「又怎麼了」。
「啊⋯⋯」 日野用有些可憐的表情抬頭看著月森。
「腳可以放下了嗎?」
「可以⋯⋯」
月森走近日野,蹲下。
日野半張小臉躲在樂譜後方,只露出金色的雙眼,「我沒有聽到你開門的聲音⋯⋯」
月森輕笑搖著頭,「我回來了。」
「嗯,」日野放下樂譜,手環上月森,「歡迎回來。」
輕淺的吻著。

◇◆◇

即使開著暖氣,日野還是喜歡披著小毯子窩在沙發上,不喜歡穿襪的小腳,喜歡蜷在小毯子蓋得到的範圍,或是把腳板鑽到總是坐在沙發另一頭的月森的大腿下。
「會冷就穿襪子。」
話雖然這麼說,月森還是會抬高靠近日野那側的腿,把重心放在身體的另一邊。
「這樣比穿襪子溫暖嘛!」邊說,日野拉緊身上的毯子,「誰叫今年的春天這麼冷!」
為了把腳鑽到月森的大腿下,日野伸長了腳,而小毯子只蓋到大腿不到一半。
月森輕輕嘆氣,闔上書本,「⋯⋯過來。」
日野眨了眨眼,看月森半椅在沙發的椅背和扶手之間,把一隻腳放上沙發,「嗯!」高興地抓著樂譜,從沙發的另一頭爬到月森的懷中,找到專屬的位置靠上。
看著落在沙發另一頭的毯子和已經舒舒服服窩在自己懷中並不打算移動的日野,月森很老練的用腳把毯子勾了過來。
「為什麼總是會落下毯子?」邊說,月森把毯子披在自己的身上,把日野抱得更緊一點,檢查小腳是不是還露在毯子外。
日野仰頭對上月森的眼睛,晃了晃有摺痕的樂譜,「因為手上拿著樂譜了!」
「又折倒樂譜了⋯⋯」月森用鼻尖抵在日野的脖子上輕輕的磨蹭。
「蓮?!啊⋯⋯別這樣,很癢!」日野手上的樂譜散了一地,左躲右閃都在月森的臂彎裡,「哈哈,真的——很癢啦!」
嬉鬧聲充滿著客廳。

滴、滴!
日野像是想起了什麼,拍了拍環在腰間的大手,仰頭望著月森,「要不要吃飯後甜點?」
月森愣了一下,「離飯後都過多久了?」
「和多久沒有關係嘛。」
小臉雙頰微紅、眼神帶著期待,看著這樣的日野,月森金色雙瞳沉了些,低頭靠近日野。
「耶?!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慌張的小手壓住逐漸接近的俊臉。
月森拉開小手,雙眼微瞇,「我對甜點沒有⋯⋯」話還沒說完,小臉上的紅暈快速消失,兩頰鼓起、小嘴嘟起,月森輕輕的嘆氣,「你想吃?」抬頭看掛在牆上的時鐘,「這麼晚了,甜品店應該關了吧?」
剛剛不滿的表情像是沒有出現過,日野雙眼發亮地對月森說,「不用出門喔!」
月森不解地看著懷中的人。

◇◆◇

坐在客廳裡的月森,不時地看向廚房。距離日野離開懷中已經過了半小時。
突然,客廳暗下。
「香穗子?!」
「沒事,蓮坐著別動就好。」
「但——」
搖晃的燭光,隨著日野的步伐慢慢接近沙發前的茶几。月森愣愣地看著日野。
「雖然不是每年都有幫蓮慶生,但是送禮物、說聲『生日快樂』還是有的,」日野蹲在茶几的另一端,手肘杵在桌面撐著下巴,「為什麼每次蓮都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因為⋯⋯不是很重要⋯⋯啊⋯⋯」
「不重要的話,那蓮怎麼都會記得我的生日呢?」
「不、不一樣!」月森略皺眉、偏頭,耳朵透著紅。
日野走到月森旁,坐下,握住大手,「一樣的,」說完,日野側頭靠向月森的肩上,「因為是『重要的人』,所以再小的事都會記著。」
月森雙眼略張,低頭看著搖曳的燭光照亮的小臉。
感覺到月森視線的日野,仰頭,柔柔地笑,「難道不是嗎?」
「啊啊⋯⋯」月森回給日野一個淺淺、卻溢滿滿足的笑容。

◇◆◇

當開燈的瞬間,月森不俊地笑了。
明白月森究竟在笑什麼的日野,慌張地伸手、卻被大手超過拿起放在一旁的蠟燭。
「為什麼要另外插在⋯⋯這是胡蘿蔔吧?」
日野紅著臉,慌張地搶回,「還不是因為你不喜歡吃甜的,我特地找食譜做了減糖的檸檬派,剛剛才發現⋯⋯」小手捂著臉,「插不住蠟燭⋯⋯」
「呵⋯⋯」
「笑什麼?!」
「謝謝你,」月森難得露出大大的笑容,「香穗子。」
小臉也染上月森的笑意,日野切起一塊派,送到月森嘴邊,「試看看?」
月森乖乖地張口、咬下,兩道眉馬上緊緊地皺起,「酸!」
「會嗎?我試派餡時覺得還好啊,」日野歪著頭說。
「但⋯⋯」月森看了一眼小手上才被咬了一口的檸檬派,吞了吞,小心地問,「可以不吃了嗎?」
日野不滿的鼓起小臉,「之前說鹹派像是吃正餐,檸檬派又覺得太酸!」
「呃⋯⋯」月森往後退,「不一定要蛋糕一類的才能慶生⋯⋯」
「那下次擺蠟燭就好!」
「只有蠟燭也太⋯⋯」
「哼!」
「香穗子⋯⋯」
看了看月森帶著困擾的慌張樣子,日野放下手中的檸檬派,「不為難你啦,怎麼說今天都是你的生日。」
「抱歉⋯⋯」
日野搖搖頭,「只能說,我還不夠瞭解蓮吧,」起身,捧起剩下的檸檬派,往廚房的方向邊走邊碎念,「明明我就覺得還好啊?」

日野正要站直身子、關上冰箱時,突然被攔腰抱起。
「哇!」日野慌張地扶著冰箱的門,「蓮!」
「今天特別幫我慶生,我很高興,但⋯⋯」大手替日野關好冰箱,「比起蛋糕禮物,我比較想要香穗子。」
「唔⋯⋯」日野耳朵通紅地把臉壓得更地,「但是、還有東西沒有收拾好⋯⋯」
「我已經多等快一個小時了。」
「什——那再一下應該、也沒關係?」
「⋯⋯明天在收。」
「但是!⋯⋯嗯!」
房間的門被緊緊地關上。


END


2015/04/23
這是廢棄的十四日段落改的,曾經看過的人就當作我懶惰吧XD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15/04/23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