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26他們之間

26  他們之間


「月森…能不能把你的手放開…」土浦衣服的一角已經被月森抓出難以撫平的縐痕。

「這我做不到。」月森回答,然後用不滿的口氣說,「而且你以為我很願意這樣嗎?是誰說我不能代隱形眼鏡的?」下意識的,月森更緊緊的扯了一下土浦的衣角,「不希望被拉著,起碼…讓我帶個眼鏡,現在我跟瞎子沒什麼兩樣…」月森的語氣一副就是「這是你自己造成的」。


「嘖…」雖然不是很高興,但土浦沒辦法反駁月森,還是只能繼續讓月森捉住衣角。

「月森,要是土浦不喜歡被你抓著的話…沒關係,來…身為經紀人的我…」加地伸手抬起月森另一隻手,「我來牽你走吧…」

月森和土浦的對話停止,加地維持將月森的手抬起的姿勢。

「土浦…可不可以繼續走?」月森姣好的雙眉擠在一塊,抽出被加地握住的手,催促著土浦。

「我沒意見。」難得的,土浦沒甩開月森的手。

月森和土浦兩人一起直徑的走了。

「月森…土浦比我好嗎?」加地不甘心的說著。

「…想發情的話…請找別人。」

「月森…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

「我很客氣了。」

「好過份…我對你如此專一…」

「夠了沒?」受不了這種令人誤會的對話,土浦開口了。

「土浦…是不是看不慣我和月森打情俏?」

「誰看不慣?」「誰和你打情罵俏?」

…………

「香穗,妳不覺得我們的男人站在一起,比和我們站在一起時,更像一對情侶嗎?月森像似拋棄加地轉向梁的懷抱嗎?」天羽看著逐漸走遠的三位男士,對日野分析著。

日野很想反對,但是就眼前所見,的確如此,有些無奈的,放鬆的,笑了一下。

「日野,妳在笑什麼?」天羽發現新大陸似的,看向日野——很久,沒見過她這麼溫柔的笑了,「難道你不介意他們像是…」

未等天羽說完,日野搖搖頭,「蓮…變的有精神多了…」

「是嗎…那也沒必要一直抓著梁啊…」天羽有點發難的說,「妳去牽月森啦…」

「蓮看不清嘛…他又不是故意的…」被天羽推著,日野小小聲抱怨著。

「所以我說你去牽著他啊…」天羽一副快暈到的樣子,「妳還要我出租我家的梁多久?他已經借月森兩年多了耶…還不還我?」

「是…我知道了啦…」

「喂!妳們還在磨菇什麼?」見天羽和日野沒跟上,土浦遠遠的向他們喊著。

聽到土浦的催促,日野和天羽一同,走向月森和土浦。


「喂!全部的東西都我提,這…不對吧?!」被當苦力的加地抱怨著。

「加地,既然沒人牽你…只好委屈你一下…和野餐籃『牽手』啊…」天羽理所當然的說。

「……天羽菜美……」

現在,距離那場車禍的已經三年了,在天羽的邀請下,我們一行人到美泉宮野餐。

想想那時,為了替月森做「治療」的日子,雖說比不上土浦的辛苦,但是這八個多月,的確很難熬。

在月森清醒與瘋狂的交替之下,日野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傷口,瘀青、皮肉傷,最嚴重的一次是拉傷,幸好是在腳部。

只是,再怎麼辛苦,都比不上當月森看清日野的臉時,那種恐懼與憤怒,更深深的傷了日野的心。

偶而,日野只能趁著土浦沒看見時,偷偷的拔下月森的眼罩。


「至少,讓我看看…你的背影」

月森,總是這樣的懇求日野。

「我想確確實實的知道…你…不再是一個夢…」

治療過程,出乎土浦的好效果,只是,依然不同意月森和日野長時間獨處。

「梁…你這樣很難看耶…月森又不是你的…」

「就是啊…土浦,破壞別人因緣的,會有報應的…」

「這是什麼話?我是在保護他們吶!」

「看起來明明就像在吃醋…」「就是啊…」

「日野還能再受折騰嗎?月森清醒後,能原諒自己嗎?」

「土浦…即使…蓮不原諒自己,但我依然執意這麼做…我給予他的傷害,遠比這些更深、更難以癒合,現在,是我自作自受的結果…」

「日野…」「香穗…」

笑著,日野,總是笑著帶過這些話。

日野的笑容,是寂寞的,是贖罪的。

天羽透過鏡頭,偷偷的記錄著。

「月森,希望有天,你能看見,現在的日野,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陪著你想走過現在。」

月森沉默著,思索。

「那天,也許…不會到來…」

「為什麼?」

月森的金瞳很清澈,很堅定,只是,透露著淡淡的哀傷。

「一旦我決定再和她在一起的話…」


美泉宮上方的天空,藍的很美麗。

即使是模糊的,月森也能辨識日野火紅的髮色,她就靠在他的肩頭上,呼吸均勻的,睡著。

月森不敢亂動,深怕日野會滑落而驚醒。

「梁…我們到附近走走好嗎?」天羽邀請著土浦。

「嗯…當然。」土浦溫柔的,看著天羽。

「看來…我是多餘的啊…」加地有些哀怨的說。

「…加地別說我不好,今天,我就寬宏一些好了,忍受你這顆飛利浦好了…」天羽搖搖頭,拍拍加地的肩膀,「唉…想開些…天底下花草這麼多,用不著單戀著眼前永遠不能得到的…」

「這我當然知道…等一下…說『花』就算了…怎麼會有草?」

「咦?原來月森不是你的目標之ㄧ啊…」

「我的目標永遠只有一個!!」

土浦皺眉,「你們很熱絡嘛…不過…可不可以先離開這裡…」突然覺得,也許,自己不是這麼適合天羽…

「梁…對不起…冷落你了…」天羽心疼的轉向土浦。

「不、不會…」土浦最怕天羽的這種表情。

加地看好戲地從草地上站起。

「別打擾他們了…」

「當然。」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6/1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