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日月]過程番外----魯弗斯怎麼來

番外——魯弗斯怎麼來

魯弗斯是隻帶有銀色光澤的藍色被毛的短毛貓,身材修長苗條,有著銀藍色的鼻端與金色帶點翠綠色的杏仁眼,性情穩重,不怎麼愛到外面蹓躂,但是皮的時候也是很令人頭疼,簡單的說,是隻非常像俄羅斯藍貓的貓。
魯弗斯是隻漂亮的貓,這點是肯定的,但月森蓮橫看豎看倒著看,也絕不是一位愛貓人士,但家中的貓是打哪來的?

話說這已經是四年多前的事了,這是月森與日野兩人初來到維也納迎接第一個聖誕節的——前兩個月。

那天,溫暖的秋日午後,一對擁有非常顯眼髮色的男孩與女孩,正在寵物店裡......逛街?

「蓮,你看,好多小狗狗喔,好可愛!」紅髮女孩在寵物店裡,看著一隻隻肥肥胖胖、剛出生的小狗,不斷的發出讚嘆的聲音。

「………」藍髮的男孩,站在一旁,他不能理解的看著女孩,心想:不過就是狗而已嘛,有必要這麼興奮嗎?

而且依照女孩的習性,他有必要先為自己(對女孩)立下一份切絕書,「公寓不能養狗。」男孩冷漠的說。

「我又沒有說要養狗,」女孩看了男孩一眼,目光又轉回小狗們的身上,「但你看這些小狗,大大的頭,配上大大的眼睛,再加上短短的腳,你難道不覺得牠們很可愛嗎?」

「(一點也不…)…看夠了沒?」現下他只想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他可沒有信心,若是自己的女友要求要養一條狗時,他真的有辦法拒絕。

「蓮,偶而放下小提琴,陪我逛街,真的這麼令你痛苦嗎?」女孩噘了噘嘴,看著自己的男友。

「………」也許,你現在拖我去「逛街」,我會更高興的…

「蓮…」女孩用著水汪汪的金色雙瞳,緊緊看著同樣也是金色,男孩的眼睛。

女孩的視線令男孩心跳了一下,女孩的眼睛,非常的漂亮,若問他,以女孩的外表來論的話,最喜歡女孩的哪一部位,他會毫不猶豫的回答,眼睛。而女孩也清楚這一點,所以,只要有求於他的時候,就如同現在,用她的雙眼,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他,令他連拒絕的勇氣都沒有。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也許,我們可以到咖啡館坐坐,點個咖啡,陪你吃個蛋糕…』

但以上,男孩全都沒說出口,在女孩看著他的同時,連個音都沒發出,就全都吞到肚子裡了。

「………」為了維護自己的堅持與理性,男孩把視線轉到人行道的攤販上。

看見男孩把頭轉開的女孩,往前走到男孩面前,雙手把男孩的領子往下一拉。

「香、香穗?!」對突如奇來的攻擊,男孩著著實實被下了一跳。

而且男孩在「往下」的那一瞬間也想到了,眼神會與女孩對上,下意識的緊閉雙眼。

女孩對男孩的反應,既覺得可愛又好笑,「蓮…看著我。」這種孩子氣的反應,真的是難得一見。

「蓮…」女孩在一次的喚著男孩的名字,「別緊張,看著我。」

聽到女孩說的話,男孩先張開左眼,在張開右眼,女孩微笑的看著他,她的眸子裡清楚的映著自己,現下的她,好美麗。一切似乎都只是自己想的太多,女孩看起並無什麼要求。

但事實證明他錯了。

「蓮,寵物店裡除了狗之外,還有貓喔!」女孩甜甜的笑著。

「………」

女孩向前一步,「緊緊」勾著男孩的手臂,走到屬於貓的區域。



走出寵物店,女孩整個臉頰就是脹的鼓鼓的,死盯著身旁男孩臉。雖然和平時一樣面無表情,但其實只要仔細一看,男孩的心情是非常好的,只差沒隨口哼出音樂。

一想起剛剛,女孩的心情就非常的惡劣。


在寵物店裡,好心的店員看見她和男孩正在看寵物,馬上就過來一一的介紹。

只不過,好心的店員,講的卻是一口道地的德語。

對於來到維也納不過四個月的女孩,雖然以驚人的毅力學習德文,但終究還是個初學者。

所以面對店員滔滔不絕,她只能望著自己的男友,希望他能幫他翻譯一下。

但是她卻看見男孩有著驚人之舉。

萬年無表情的某人,操著一口流利的德文並微笑著對店員說:「要養哪一種貓由這位小姐決定,所以直接向她說明就好了。」說完,轉身就走到別處,留下一臉錯愕的香穗子。

聽完男孩的說明,店員點點頭,將女孩帶到更多幼貓的區域,開始進行「解說」。

雖然店員的解說詳細完整,女孩連一半也聽不懂。

直到最後男孩以「時間晚了」的理由,才將女孩拉出了寵物店。


「你剛剛是什麼意思?」女孩終於忍受不住了,質問著男孩。

發現女孩沒走在自己的旁邊,轉頭看了一下。

「…?」男孩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寵、物、店。你為什麼轉身就走了,明明很清楚我還聽不太懂德文,就這樣把我丟著…」抱怨聲從大聲漸漸轉弱。

「(不就只是聽聽店員解說)…我對貓沒興趣…」

「重點不是在這裡!我會怕啊!我有努力在學德文了,但也不可能馬上就到聽的懂的境界!還有…」女孩不斷的說,身體微微的顫抖。

看著女孩的反應,男孩才發現,女孩是多麼不安。

對他來說,維也納不是什麼陌生的地方,從小到大,每年總有一些日子是在這度過的。

語言原本就不是問題,而且以生活習慣來說,月森家一向是西方的生活方式,一切都是那麼自然。

但是對女孩來而言,這些都是陌生的---陌生的語言,陌生的風俗民情。

初次出國,就是和交往才三個多月的他一同留學。

害怕與不安,她從未對他說過。

---『香穗子就拜託你照顧了!』

那是要離開日本時,女孩的家人托負給他的任務。

他以為他做到了,但是…

他與她,都期許她能夠成為國立維也納大學的成員。

除了平常能夠帶著她一同旁聽的課程外,男孩也是肩負著女孩的小提琴技術指導。

但是,仍不夠。

所以,剩餘的時間,女孩不斷研讀樂理、練習小提琴以及學習德文。

他以他的步調過著留學的生活,但是卻忘記回頭看看女孩。

在這留學之路,女孩需要以何種速度才能走到他的身旁呢?

「我…我只是…」女孩突然結巴了,「…我…」

往前一走,男孩牽著女孩的手,「我們到公園走走。」

不等女孩說什麼,男孩就使勁的往前走。


公園裡,許許多多不同樂器、不同的旋律,交織成一種只屬於維也納特有的音樂。

雖然是牽著手,但男孩與女孩卻是一前一後的走著。

「…蓮…怎麼…」女孩紅著臉,看著突然不停走著的男孩,「蓮…你走的有點快…我…跟不上…」

「…想帶你…看看一個地方…」放慢了腳步,男孩與女孩並肩走著,但牽著女孩的手,不自覺的加了些力道。

那是一座純白色、女神抱著豎琴唱歌的噴水池。

橘紅的斜陽替女神鍍上了一層的淡淡的光圈,池子中的水漾著粼粼波光。

四周都是貓兒在嬉戲。

「…之前經過發現的…」男孩的臉逆著夕陽,但卻與夕陽同色。

「…貓…蓮?剛剛你不是說…」

——『我對貓沒興趣。』

「…十二底月到一月初,我要參加跨年的公益音樂會,所以下星期就會開始集訓…」突然,有一隻小小貓,往男孩與女孩這邊飛奔。

「喵啊~嗚~」一聲奇怪貓叫聲突然的冒出來。是隻灰藍色的小貓。

「好可愛!」循著聲音往下一看的女孩,驚呼著,「但是…」小貓的頸上繫著一條藍色絲帶。

「本來…是要當成今年聖誕禮物送你的…」男孩頓了一下,「想要讓你在聖誕節那天,在這個噴水池前看到這隻小貓的…讓牠陪你過聖誕節的…」

女孩不可置信瞪大了雙朣。

「…但是我…」男孩輕輕撫著女孩的臉頰,「卻沒發現…你的不安…」

——獨自一人拼命的想追趕上我…

男孩的眼中,清楚的透露著自責。

女孩使勁搖搖頭,「蓮…有你在身邊,我…」但眼前視線突然往上一移,她已落在男孩的臂彎中了。。

「這兩個月,我會變的很忙…希望他能替我陪著你…」

男孩的聲音在女孩的耳邊輕柔的響著。

待在男孩與女孩旁的貓兒,歪著頭看著牠未來的主人們。


三天後……

寵物店裡

「月森先生,那隻貓您的女友滿意嗎?」

「很喜歡。」簡潔有力的回答,但也顯露著他的不滿。

「是、是嗎?」看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女友忽略你了,是…不是…」店員發現,他採到了地雷。

「…可以退貨嗎?」男孩認真的問道。

「先生,那天我看到小姐很高興的收下那隻貓,退回的話…她會很難過吧?」為了自己的利益…喔…不是,是為了客人的利益,他勸著男孩。

「這…」男孩臉紅了。

「而且,不是為了這個名字才挑了這隻貓嗎?」店員繼續說著,「『紅髮』不是?」

「…我…」男孩還想說些什麼。

「不過…您比我想像的還會演戲啊!」店員笑笑的看著男孩,「還問我怎樣把貓交給小姐比較自然,結果您做的很好啊,無論是在店裡,還是在公園中,都跟我們的計劃一樣,都很自然,小姐也沒懷疑不是?」

「嗯…我練習了很多天…而且讓她高興比較重要…」男孩輕輕說。

「這就對了,貓也不用退了,不是嗎?」店員高興的說著。

「嗯…」男孩點了點頭,「對了,今天我是來…」

「我知道,」店員流利的從櫃檯拿出賬本,「是要來付清款項的,不是?」店員的笑容閃閃發光。

男孩在簽字時,並沒發現店員離開了一下。

店員走進幼貓區,掏出自己的手機,看著兩個小時前傳來的簡訊。

休恩先生,謝謝你的幫忙。
不過不能讓蓮將小貓退回去喔!
日野香穗子

「當然,客人拜託我辦的事,我當然絕對會完成的。」

收手起手機,店員走向櫃檯。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5/12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