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其之三,AI

其之三,AI


01


實驗室之外,有一座破損的鞦韆。

隨風,咿咿呀呀,搖動著,彷彿有人坐在上面。


『Len,這是我做的鞦韆喔!』

赤紅的紫陽,囂張的,令人遺忘山坡上那一片藍紫色。

『我幫蓮做的,他看到鞦韆的樣子,好可愛!』

只在這鞦韆四周生長。

『可惜,現在沒人坐在上面了。而是睡在下面。』


02


藍髮的,沒生命跡象的,機器人,漂亮的像人偶一樣,坐在椅上。

開關尚未啟動。

『香穗子,原來你的嗜好是這樣...』前來參觀的好友兼贊助商這樣說著。

『才不是!我是用蓮的DNA密碼去演算出十七歲的樣子...』

盯著,臉龐,撫上。

『只不過...一點也不像...我,或是,梓馬。』


03


架上小提琴,Len熟練的奏出一首首,悠揚的,悅耳的,沒人聽過的,曲子。

對著那簇鮮豔異常的紫陽。

閉著眼,似乎在回想著什麼。


04


啟動。

『輸入密碼。』

所有的程式,都可稱上完美。

『角膜辨識。』

為一不足的,是現在或未來科技都難以克服的。

『聲波辨識。』

心。

『安全性鎖定。』

再怎麼模擬一個人的人格,機器人,終究只是機器人。

已死去的人是不可能再「做」出來的。

『您好,主人。』


05


睜眼。

「走音了。」

放下肩上的小提琴。

「不過,您喜歡聽的,應該不是我拉的音樂吧...」

垂眼,看著手掌,手指。

『手部皮膚的耗損率很高,最少三年要換一次人造皮膚。』

青灰色的骨架,細細的管線,清楚的暴露在空氣中。

「已經,不需要了。還有...對不起,不能成為真正的蓮。」

因為,我終究只是機器人。

儘管...「程式」已經完成了。

但是您看不到,就沒意義了。

沒意義。


06


大大小小的紙袋,堆滿桌子。

『Len,你看,我幫你準備很多衣服喔。』香穗子興奮的說著。

『謝謝主人。』

興奮的,隨手拿起一件衣服,比對大小,『喜歡嗎?』,再披上另一件衣服,『再配上一件...』

『......「喜歡」?』

『...快去換上,快啊。』推了一下。

『知道了。』拿了一件衣服,轉身,進入準備室,關門。

『.......』看著Len將闔門上,香穗子抓起一件衣服,抱著,顫抖著。

『蓮...』

——『媽媽,好多新衣服喔!謝謝妳,最喜歡媽媽了!』


07


Len將小提琴輕輕放在鞦韆上,小心翼翼的,唯一,主人留下給她的東西。


走向旁邊,茂盛的,紫陽,捧起,吸著清香——即使嗅覺辨識器近乎完全損壞。

所有的紫陽裡,這株,是Len最鍾愛的。

因為,紫陽是豔紅的,和主人的髮色相同。

因為,這裡,是主人教會他,一件很重要的事的地方。

因為,也是,主人遺棄他的地方。


在這裡,Len學會了,寫出了,「喜歡」的程式。

同樣,也學會了,寫出了,「難過」的程式。

還有「孤獨」、「害怕」、「絕望」。

以及,了解與主人相處的這段時間,自己的,希望。

希望。

只能是,希望。


Len突然站起,往身後的鞦韆,小提琴,再次架起。

Ave Maria。

主人這一生,最喜歡的,最珍愛的,最悲痛的,一首曲子。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6/2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