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其之五,紫陽

其之五,紫陽


01


『Len,過來一下...今天的工作到這裡就結束了。』香穗子鬆開綁了一整天的頭髮。

『還有一項分析尚未有結果。』Len放下手上的紀錄板,走向香穗子。


『晚上讓數據跑完,明早在做分析。』香穗子一邊看著電腦螢幕一邊回答著。

『知道了。』簡單,機械式的回答。

『...Len,把電源關掉,你的電源。等一下我要幫你做維修跟調整。』

『上星期才剛保養過。』

『我說要做調整!』

『明白了,主人。』

Len自動的,走向工作檯,躺平,剛好壓到後腦勺的電源,關機。

『Len?』依然坐在電腦之前香穗子,試探性的叫了一下Len。

沒回應。

香穗子離開電腦,輕輕的走著,生怕弄出什麼聲響,吵醒了,眼前的...

『蓮...』香穗子站在工作檯旁,看著躺著的Len,伸手,抱著,有節奏的,拍著背,『...蓮...』


02


一年,一年,再一年。

空氣的流動,花香的迴旋,一株小小的紫陽,從實驗的門口,佔據了大半的山坡。

紫色藍色,填滿日野香穗子的一生。


03


『Len,今天的天氣如何?』

『晴天,只有10%的下雨機率。』

『那可以扶我到屋外嗎?』

大半生的時間,都耗在實驗室,Dr.Hino,只為完成一個程式——完成人生中唯一的夢想。

Len沒有任何回應,一把將做在椅子上的香穗子橫抱,走向了實驗室之外,鞦韆。

原本是做給孩子玩的鞦韆,香穗子,現在,咿咿呀呀的,輕輕搖著。

『您應該多在室內休息,戶外風大。』Len說著。

『......Len,謝謝你的關心。』

『管理您身體狀況,是我的本分。』

灰藍色的天空,大塊的雲朵湧動,快速的遮住天空的陽光。

『可以幫我推鞦韆嗎?』

Len沒說話,繞到香穗子的背後,握住香穗子的雙手,前後推著。

『Len?』香穗子向後仰,望著Len。

『這樣比較安全。』

香穗子淺淺的微笑,小聲的,『這樣,就夠了...吧...』


鞦韆搖啊搖,希望能一直這麼地搖下去。


04


『Len,若為一稱職的主人,理應當將你託給別人照顧...

『只是因為我的自私...終將你鎖在這個實驗室...對不起...

『現在的你...自由了,想去哪裡,就去吧...

『留守在這片紫陽花海裡的,只需要我和蓮而已...』

倚著,背後的冰冷,日野香穗子,第一次,安安穩穩休息。


05


同一片的土地上,藍色紫色的紫陽,混雜著。

赤紅的出現,同時也是程式完成之時。

悠悠的Ave Maria 不知從何處響起。

湖中再也沒有祈禱的少女了。

Ave Maria 哀悼著少女的離去。

完美精密的機器人,第一次,無法正常的執行主人的命令。


灑落一地、鬆散開的赤紅,混雜著泥土的。

赤紅之下,有著無法分辨容貌的,那位耗近一生只未撰寫一道程式的科學家。

雙手間懷抱著一只小潭子。


Len小心翼翼的,抱起,像過去數個十年。

鬆散,掉落。

藍色的小潭子不偏不倚的,落在——Len想抱起的,重要的主人——骨骸中央。


主人懷抱著的,依舊是蓮。

不是,Len。


05


『日野...香穗子,在這裡工作過嗎?』

淡紫色長髮的,即使彎腰杵著柺杖依然風度翩翩的男人,出現在實驗室。

『她過世了。』Len回答,看著窗外紅色的紫陽回答。

『...這樣啊...』男子站起,『你...可以轉過來...一下嗎?』

『......』Len將視線轉回室內,看著男子。

『(藍髮...金瞳...)...她...是如何看著你的...』

『機器人...』Len低頭,『主人看著的,不是...從她手中誕生的我...』

『是嗎...』男子戴上帽子,拿穩了手中的柺杖,『你願意...離開這裡嗎?』

『這麼做...是想要補償主人嗎?』

『......』

『該接受補償的不是我...更何況...看看外頭的那片紫陽吧...終其一生主人所在乎的...』

——若我是陽光的話,那麼,我專屬於你。

『你...』

『所有期刊的發表,主人雖然是用「日野」發表,但是...後面的名字...寫的,是「紫陽」...』

男子睜大了眼,隨即又恢復剛剛從容的模樣,『但是...也許只是紀念...而已,「紫陽」...一直都是她在家族中的小名...』

『但是主人很珍愛你們之間的孩子!』

『你...說話有著人類的情緒...對於你,香穗子她...究竟是誰?』

『只是,主人...』只能是主人...

『跟我走吧,這是她的心願吧...』

——『梓馬,這幾十年來,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請你幫忙,替我...照顧Len...他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即使如此...已經離不開了...』實驗室,我的出生地,和主人一同生活的地方...

『是嗎?那我不勉強你...』男子有些吃力的推著實驗室的門,Len向前幫忙。

——『替我,好好的,愛他。』

『我送你。』

滴滴答答,落下無數的雨水。

晶瑩的水珠,更襯出紫陽的柔媚、脆弱。

『送到這兒就可以了。』

Len點頭,轉身返回實驗室。

男子瞇著眼看著哪片高過肩的藍色紫陽,『他...和這片紫陽...融在一起了』


06


鹼性的土地,孕育著藍色與紫色的紫陽。

酸性的土壤則是孕育著赤紅色的紫陽,越酸越紅。

所以,會感到酸楚的胸口,生長出來的,是不是也是赤紅之花?

宛如您的髮色一樣?


07


山丘上,紫陽,又一個百年之後,疏於照顧的藍紫,變紅,遍紅。

已無法判斷功用的建築殘骸,旁邊,咿咿呀呀的鞦韆消失了。

唯一的赤紅不再。

溫暖的,圍在,一具古老的人形機器人。

赤紅穿透機器人生長。

茂盛。

艷麗。

剩下唯一的天藍色紫陽,與赤紅交織在機器人胸口。


08


紫陽,花語是「浮氣(注)」。

所以,Len,你是我的紫陽花。

我一生的秘密。



FIN





注:「浮氣」日本的紫陽花花語...意思是....外遇。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6/30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