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短篇 □

[金弦][月日]兩人的七夕



從位於海邊的民宿,沿著坡度,平緩而綿長的木製走道,通往沙灘。

一片白沙,隨著陽光的移動,每一時刻都耀不同的閃光。
不是一般顏色較淡的沙子,而是貨真價實由貝殼和珊瑚(石)風化而的白沙。
美麗,卻不似一般沙子踩在腳下的細緻。

女孩脫下涼鞋,拎在手上,「這沙真的有些刺刺的!」走了幾步,將小腿往後提,上半身些微側彎,看著自己的腳底板,「有沙子的印子!有些亮亮的碎片?!」
「把鞋子穿上,這沙還是會扎腳的。」落後女孩幾步的男孩,提醒著。
「…又不傷手...」女孩蹲下穿鞋,在嘴裡咕噥。

雖說時間已近傍晚,吹動一座座巨大風車(註1)的海風,仍挾帶著陽光的溫度。

巨大的風車,仰望,三葉,十五公尺,旋轉,壓迫。
「這種東西,遠看,如一大遍白色的風車,零星座落在海邊,還頗讓人覺得浪漫的,近看,尤其是旋轉時,總覺那三片的白色會隨時會有一片掉落,壓到在下面看著風車的人。」
「不舒服,就別看了。這原本就不是裝飾用的風車。荷蘭磨坊上的風車不也這麼大?」
「沒看過,不知道。」

十指交扣。
白沙上流下雙人的腳印,一前一後,約半部之差,兩組腳印之間,不過三十公分。
潮湧,帶走足跡。

沙灘上,仍有許多的遊客,不過,都是在收拾、準備回家。
悠閒走在沙灘的,少之又少。
崖上的民宿,雖說是民宿,尤其是在旺季時,仍是屬於高價位,所以留宿的人很少。

男孩不愛講話,只是牽著女孩的手,沿著波浪與乾沙的界線上,走著。
沙灘上歡愉嘈雜的聲音,似乎被絕緣。
沿著沙灘,走上被消波塊簇擁的堤防,男孩和女孩依然一直牽著手,一直沒對談過。

女孩平時絕對無法忍受這種沉默,但是,有時,有聲勝無聲。
男孩的手很大,近乎能把女孩的手握在掌心中。
在指腹偏尖端,日經月累,有著男孩對音樂熱愛的証明,輕輕的碰觸著女孩右手無名指之下的手背。

有重量的風,吹動巨大的白色風車,染上夕色的海水,女孩的頭髮,男孩的襯衫。
「會冷嗎?」
「不會,現在是夏天啊...倒是你,怎麼總是加著長袖?不會熱嗎?」
男孩搖搖頭,「習慣了。」
兩個人,在最靠進大海的海堤上,雙腳懸空,肩並肩靠著、坐著。
浪花打在消波塊,細細的水滴落在小腿上,冰冰涼涼的,女孩高興的踢了踢。

「吶…告訴我,怎麼會突然想到海邊來?小提琴寸不離身的你,今天居然沒有戴上?」
「……」
「告訴我嘛…」
「……」
「蓮…」
「……」

男孩不介意女孩不斷的詢問,只是閉著眼,用耳朵聽著女孩的聲音,用兩人靠在一起的手臂,感覺著女孩的體溫。
即使知道男孩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女孩只是問,像是撒嬌般的,喚著男孩的名字。
在學校雖已是公認的「校對」,但只有兩人獨處的時候,女孩才敢喚著男孩的名字。

「香穗…」沉默以久的男孩開口了。
「嗯?」
「今天…是補償之前…七夕…」男孩的臉染上一層夕色,「雖然….晚了些…」
女孩金色,水靈靈的雙眼,看著男孩,「原來…你還知道有這種節日的存在。」
「……」
「那…你知道七夕要做什麼嗎?」
「綁許願竹、逛廟會、看煙火。」
「…目的知道嗎?」
男孩搖頭,「不是固定時間的廟會?」。
「……我不應該期待你的回答……」
「不對嗎?」

七夕,是織女與牛郎相會的日子。
在古老的安平時代,據說,是結識一生伴侶的日子。

夜晚,寧靜的沙灘,有女孩高興的笑聲。
難以想像的,男孩捲起褲管,沙灘上與女孩追逐嬉戲,放著煙火,仰看著星空。

「星星象徵永恆嗎?」
「不,有生命,一樣會死亡。」男孩手上的仙女棒,剛好燒至末端,熄滅,「只不過歷經的時間較長。」
「…為什麼你喜歡星星?」
「在黑暗當中,依然能夠自己發光。」
「……」女孩再拿了兩支仙女棒,拿著大火機,點燃,一支遞給男孩,「蓮也能靠自己發光的。」

男孩睜睜的看著女孩,然後,放鬆,略薄的唇瓣抿了一個好看的弧形,接下女孩手中的仙女棒。
「謝謝你。」

繫著男孩與女孩的,不是月老的紅線,也不是象徵巧手的蛛絲(註2)。

女孩手中仙女棒,在深色天幕包圍之下,畫出了一道道金色的絲線。
男孩拿著一支未點燃的仙女棒,接續著女孩手中絲線。
連綿,不斷。




註1:就是風力發電機……
註2:沒記錯的話,以前日本的七巧節,女生要把知蛛絲穿過ㄧ個個台子,並且不能斷已表示女孩的手巧(應該是表示能夠嫁人了吧?!)

2008/8/18
簡單說,這就是遲來的七夕賀文……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8/18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