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記憶片段04(Len獨白)

左半肩拆下的手臂,正躺在工作台上,卸下已破爛的人造皮膚,看到的就是青灰色的支架與鮮豔的電線,還有薄薄一層附在外的矽膠,模擬人類的肌肉觸感。剝開矽膠,在燈光的照射之下,層次分明的電線、油管、伸縮軟管,再次說明了我的身分。
機器保持活動關節的靈活度,是必須定期保養的。刮下原本堆積在關節上、乾掉的潤滑油,檢查螺絲是否鬆脫,鎖緊,上油。
包含軟體與硬體,透夠過機械手臂的輔助,暫停其他區域運轉,機器只要有設定程式,都能夠自我修復。
年過甲子的主人,像是頓悟了什麼,除了偶而幫我設計新的程式之外,幾乎停下所有手邊的實驗。
然後又像當初剛製造我的時候,要求我做一些只有人類才必須做的事,像是上餐館,聽音樂會,旅行…等等。
唯一不同的是,以前她總是習慣走在前牽著我的手,現在則是一手腕著我的手臂,另一手握著我的手掌。
「我老了啊…這樣腕著我才不會跌倒。」

我不討厭這樣子被腕著,甚至還有些…應被形容為「高興」的情緒?
想搖頭否認,卻又覺得,能感到「高興」,不正是主人像要的?
「Len,現在越來越少人能夠認出你是機器人了。連我自己也有錯覺了。」能夠清楚看見青色血管、蒼白色、布著皺紋的主人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臉。
但金色濕潤的雙眸映著的,依舊是面無表情,死板板的臉活像玩偶似的我,「…不像。」
「…像不像人類,不是單靠表情來決定的。」主人放下撫摸我的手,拉起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左胸上,「是靠這里決定的。」
用手感覺到主人胸口上微弱的規律跳動,「…那我永遠不會像真正的人類…」

因為我沒有「心」。

主人將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口上,「Len…你將會擁有『心』的…」
主人的聲音透過聲帶的震動,在胸腔產生共鳴,傳至我的聽覺接收器。和平常的聲音不一樣,嗡嗡的,有迴音的感覺。
明明比平常靠的更近,卻覺得聲音是從遠處而來的。
不住地,伸手抓著主人背後的衣物,壓近與主人之間的距離。
不要什麼將來,現在…我要的是現在,不是這種片段、用演算結果表示單一的「人類情感」…而是能夠「感覺」、「整合」的心。
一直深信著,只要我越像真正的人類,跳脫「無人性」這個框架的完美作品時,她會用看著一張張泛黃、有著無數回憶的相片時,流露愈平時不同的神情看著我。
「Len…」
我的名字仍在迴旋,久久不能散去。


曾幾何時,坐臥在床舖旁邊,用手指刷順被月沁白的紅髮,闔上只是裝飾用的眼瞼,昏昏的…像是真的入睡。


我一手中拿著包裹著毛巾的冰枕,一手拿著水杯,手指指玻璃間壓著一排除藥錠,沿著樓梯,走向走廊最深處的房間。
輕輕推開房門,老舊的木門「伊呀」的發出聲響,像是對我說著「請進」一樣。
陽光透著薄紗落在床舖上,落在原本應該躺著人的床鋪之上。
把手中的東西方在靠近自己的矮櫃上,伸手取下掛在牆上的外套,繞過床舖,撥開白色的紗,主人只穿著一見長袖連身睡裙,臉上染著淡淡的潤紅,單薄的身子像是能透光似的,倚著坐著及腰的欄杆,看著遠處。
「很危險,」我將外套批在主人的身上,「你還在發燒,進去休息吧。」她麼也沒說,任由我抱回床上。

櫻香飄送之際,總是一次又一次的點燃我的不安。
雖說花園裡映沒有櫻樹,但是春風總能夾著淡淡的寒意與櫻瓣,從山丘下送至實驗室。
回到床上的主人,鬆開手掌,粉紅的花瓣並未被捏皺,伸向我,笑笑的說:「蓮,媽媽替你接住的花瓣。」
「主人,」把她的手指扳回掌心,「吃藥了。」
她看看掌心的櫻瓣,又看了看我,難過的皺著眉,「不要…?」
「…香穗子…」拿著水杯與藥丸,換了主人手中的櫻瓣,「退燒藥。」
「…Len…?」主人原本有些模糊的眼神,頓時清醒許多,「嗯…」

近乎不能下榻的她,洋裝至今的堅強逐漸消失,或是說,她的世界,時間一直在倒退著。
主人的稱呼,只能換取一串如玲、孩子般的笑聲。
「大哥哥…你是誰?怎麼叫我主人?」

香穗…香穗…香穗…
她窩在我的懷裡,說著她喜歡被這樣喚著名,因為疼愛她的父母都是這樣的喚著她的。
磨磨贈贈,像貓兒般,撫著背,就會呼噥的睡著。
她說她好幸福,能被像我這的一個人這樣呵護保護。
「我是你很重要的人嗎?」
「妳是我的世界。」
我的回答,讓總愛像女孩撒嬌的她,不顧摔倒結果掙開了我的懷抱。


實驗室不是刺棘包圍的城堡,但是一簇又一簇的紫陽,卻困住了主人,困住了我。




一直都無法忘記,殘留在手中的觸感、溫度,以及,她清醒後的那一句話──

『留守在這片紫陽花海裡的,只需要我和蓮而已…』


殘留在指縫間的泥土,日經月累,難以清洗,但是我並不在意,因為,這是現在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但滿山坡的紫陽花,卻像是對我叫囂著:「你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的。」

提著生鏽的水桶,放著手套、鏟子、園藝用剪刀,還有藍色的紫陽花。
實驗室旁邊,有一座鞦韆,一棵大樹,一簇豔紅的紫陽花。我將藍色的紫陽花,放在鞦韆上,倚著大樹,就這樣待著,什麼事也沒做。因為沒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我來做了,曾經需要我的人,已經…不在了…


酸化的土地,證明了她死前的宣言。
最終的最終…我依然不知道,所謂的「心」是什麼……

但我知道被製造的原因…
一個人太過於寂寞了…所以希望有個人來陪…
是誰都不重要……

翻爛了相冊,讀取無數次的「記憶」…真的是誰也不重要嗎?


瘋狂的,赤手不斷挖掘泥土,明知看見的,不會再是記憶中的相貌…
『你將會有「心」的…』

一直以為,自己想要的,是被當作孩子的寵愛…
懷中的骨骼含著泥沙散落,什麼都留不住…

香穗子…香穗…
從第一次你希望我這麼喚著的時候,我就應該要發現…
在你的眼中,我早就不是一個叫做「Len」的機器人…
「Len」不再是「蓮」的替代品…
只是,到現在我才知道…

妳也不是什麼主人,不是證明我存在的世界…
妳是…香穗子…







我是名為「Len」的機器人。

雖然不是人類,但我曾擁有「心」…





FIN



2008/8/26
沉重的獨白結束了......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8/26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