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過程 □

[金弦][天土]過程番外----傘 01



七月,夏天,是容易下雨的季節。

一個綠髮高大的身影,站在醫院的門口的屋簷下,看著灰藍色的天空。

「看來…這場雨,一時半刻是不會停的…」習慣性的,搔搔頭髮。
這樣的雨,絕非是那種浪漫的小雨,但是,卻讓土浦梁太郎想起終身難忘的回憶。





傍晚接近六點,又正值暑假期間,普通科的校舍,說有多空就有多空。

足球部的練習剛結束,土浦換下沾滿汗水的運動衣,收起釘鞋,提著裝著衣物的背包,從足球部的更衣間走出,沿著空蕩蕩的走廊,走向普通科校舍的門口。

「果然下雨了…」土浦抬頭看著校舍外的天空,大滴大滴的雨水不斷落下。

土浦不像是那種會在出門忘記看氣象預報的人,而確實,他也正拿出放在被包中備用的黑色摺疊雨傘。
拉下傘套,撕開最外層的魔鬼沾,拉長雨傘的臥柄,撐開。
雖然外頭的雨不算小,但是這把雨傘能保證自己的上半身不濕──土浦原本是這麼想的。

只是土浦剛要抬起修長的腿走出校舍,突然,身後有悉窣的、微弱的腳步聲。

(這麼晚了,還有人還沒離開學校…難不成是日野?她最近似乎都會到學校練習,而且也練習到很晚…)轉身,想看看究竟是誰,結果,看見的響起的腳步聲,是屬於他一向不是很喜歡──或是說,令他害怕的──天羽菜美。

「咦?土浦?你還沒走啊?」驚訝的,天羽向土浦打招呼,並快步的走向土浦。
「是…天羽啊…妳也還沒走…(怎麼是她…早知道不要回頭就好了…)」土浦明顯的表現出不悅的語氣與僵硬的表情,還有,讓人難以察覺的失落。
「喂…看到我也沒必要…」就算是天羽,聽見土浦這麼擺明的不滿,多少有是會不高興的,「不然你希望出現的是誰?日野嗎?」
「別亂猜!!(為什麼偏偏遇到天羽…)」土浦有些驚訝、有些窘迫,大聲的反駁著天羽。
「喲…否認的這麼快,那肯定是的。」天與有點狡狤笑著說,往土浦步步逼近。
「你!(怎麼會…)」
「態度這麼明顯,我想大概只有日野不知道…」天羽搖搖頭,用著替土浦惋惜的口氣說著。
「依你的說法是,除了日野之外,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
「……就是這樣。」不知為何,天羽有些停頓才又回答土浦的問題。
「…那你還真的是猜錯了…」土浦轉身,背對天羽說,(真的有這麼明顯嗎?)
「是嗎?」不同於語氣的輕浮,天羽是極為認真的、直直的盯著土浦的背影,「要離開學校了嗎?」
「嗯,本來就只是想等雨再小一些…不過…再等下去,校門真的要關了。」土浦看著手錶,又看了一眼校門。
「那送我吧!」天羽無預警的說出看似合理卻完全不是土浦應該履行的要求,「反正這場雨一時半刻不會停下的。」。
「啊?!」土浦驚訝的看著天羽。(我沒聽錯吧?)
「送我到公車站牌。」天羽搖搖手中的用塑膠袋包的密密實實的相機,「我今天沒帶傘,相機是不能碰水的。可以吧?」天羽站在校舍門口的屋簷下,笑的很燦爛,等著土浦撐傘。
「……」土浦很清楚,這不是問句,不答應的話,不曉得天羽又會寫出什麼樣的報導。


原本就比一般人略微高大些的土浦,撐著折傘,要遮擋一滴滴從天而降的雨水,就已經很勉強了,更何況現在這把折疊傘下又多了一個天羽,所以土浦幾乎是走在傘外的。

「唉…」除了嘆氣,土浦沒辦法做出其他反應。

反觀天羽,一路上雖然沒說什麼話,但是斷斷續續的哼著土浦很熟悉卻又不是很清楚的曲調,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你哼的是什麼歌曲?」土浦沒有多想的,問著天羽。
「咦?」沒有想到土浦會問這個問題,天羽有些被嚇到,有些慌張,「前、前幾天看偶像劇的聽到的配樂…」
「是喔…」土浦只是直值得看著前方的路,天羽的異樣,絲毫都沒察覺。


雨之歌Rain Chant)。
前幾天在音樂科的練習大樓,雖然放暑假卻依然想要挖新聞的天羽,偶然間聽見日野在練習的曲子。

『日野!暑假還這麼認真的再練習啊!』輕輕敲了敲練習室的門,從門中間的玻璃向日野打了打招呼,就進入了練習室。
『天羽?!』日野有些驚訝的看著天羽,『妳怎麼也在學校?!』
『今天是來討論今後新聞部「經營」的方式。』天羽邊闔上練習室的門,邊回答日野。
『(…經營?)是、是…喔…』對於天羽的回答,日野有些汗顏。
無視日野的反應,天羽走向在日野面前的譜架,『你剛剛拉的曲子是什麼名字?』
『布拉姆斯小提琴奏鳴曲…』
『停!不要用這麼難的方式稱呼這首曲子,有沒有通俗一點的名稱?』
日野微微的笑了笑,『《雨之歌》,這首曲子很好聽吧。這是之前在濱井女士的慈善演奏會上,月森與濱井女士一同合奏的曲子。』
『真的嗎?』
『嗯。不過我剛剛只有拉奏小提琴的部份,配上鋼琴,會更有「下雨」的感覺。』日野閉上眼睛,回想著那天在演奏會上,聽到這首歌的感覺,『雖然這首曲子是以小提琴為主題,但是我認為是因為有鋼琴作為伴奏,才能突顯出「雨」的感覺…小提琴的聲音像是下雨時,對於「下雨」這一件事的感覺,而鋼琴就好像是在模擬雨滴,滴滴答答落下的聲音…』日野張開眼,看著天羽,『我認為,沒有鋼琴的《雨之歌》,是不完整的。』
『?為什麼?』天羽不能理解的問著。
『…當你聽過有小提琴與鋼琴一起合奏的《雨之歌》時,你就會明白了。』
聽完日野的敘述的天羽,不是很相信,『真的有這麼…』
日野只是笑笑的,不說話。

當天,天羽就上網查了查關於《雨之歌》的資料,已及試聽了幾曲不同人詮釋的《雨之歌》。
『我怎麼聽都覺得差不多啊…』天羽取下耳機,靠在電腦椅的椅背上,用手推著電腦桌,藉由反作用力,電腦椅向後滑行,『這首曲子的曲調真的很不錯,但是沒日野說的這麼吸引人…』

隔天,依然又在練習大樓遊蕩天羽,一層又一層,一間又一間,突然聽見《雨之歌》,和昨天的不同,除了小提琴之外,又多了鋼琴的伴奏。
『不知道是不是日野在練習…』搜尋著音樂了來源,天羽找到了日野所在的練習室,練習的人果然是日野。
天羽的手已經放在門把上,剛要開門,卻看到幫日野伴奏的人,是土浦。
『日野,你剛剛在第二部份的速度,會不會太快了?』
『嗯…我這麼覺得。』拿起歌再譜架上的筆,再譜上做記號,『土浦,在第三部份的時候,我詮釋的感覺對嗎?』
『不能說不對,只是我覺得…』土浦在思考著要怎麼對日野說。
(土浦也在啊…別打擾他們練習好了…)原本轉身要走的天羽,忽然聽見從練習室傳來的鋼琴聲。
『日野,我用鋼琴彈,你試著聽看看我對《雨之歌》的詮釋。』

鋼琴版的《雨之歌》,從練習室內流瀉而出,除了伴奏的部份,土浦還融合了小提琴的部份,不一樣,在天羽的角度聽來,真的,很不一樣。

全全部部都是雨滴的聲音。

天羽知道,對於音樂,自己真只是外行人。但是,演奏者對曲子的理解是否正確、深入,還是聽的出來的。

雨滴,鋼琴聲,混合,分開,鋼琴奏出的《雨之歌》,一直殘留在天羽的耳朵裡。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7/14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