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天藍,雲白 □

[金弦][月日]天藍,雲白00



Durch Leiden Freude


超脫重重苦難之後所泉湧的至福與喜悅。






一頭與天空同色的男子,提著一只細長型箱子,走在Bresxia這個小鎮上,傳說中小提琴的發源地。
男子在一座不起眼的修道院停住,沿著外牆不斷搜尋著,Sal`o的紀念石版,提醒著被潮離遺忘的製琴城市。

幾個世紀之前,小鎮上融合數種民族,使得城鎮的美術、科學、工藝有著輝煌的成就,十五世紀中葉已有弦樂器製作紀錄,因此,製琴名城當之無愧。但這都已經成為了過去,小鎮隨著時代成為一座工業城鎮,繁華、進步,一切在Maggini後,製琴的盛況如斷弦般。

男子拾起在石版下用石頭壓著的一封信,娟秀而熟悉的筆跡,輕輕寫著:

維也納的金色大廳,是容不下女人和「維也納人」以外的人。
而你的心,就像是金色大廳一樣,固執、瘋狂,我們之間的愛情,就像是女人,而音樂就是你心中的維也納人。
我無法成為你的金色大廳的一份子。我的步伐將跟著提琴,一步步的遠離歐羅巴。


一次又一次看著手中的信,希望看出個端倪。
這已經是第四封同樣內容同樣筆跡的信,不,才第四封。


大大小小只要是有關提琴的傳說,男子不惜放棄偶而才允許自己擁有的休假,不斷的走訪。
為的只是找「她」留下的訊息。
「她」,是他的女朋友,四年前留下與這封相同內容的信,從維也納消失。

男子利用忙碌推卻,說服自己這不過是女友惡作劇,只是想一個人獨自四處旅遊的藉口。
男子當時對一個十九歲女孩行為是如此猜測的。


男子抬起了右手腕,看了看時間。天空,已經和熟悉的那抹紅同色了。
「下次,尋著你的足跡,又要是什麼時候了…」
手機鈴聲從外套內的袋發出「嗶-嗶-嗶-」的聲音,一封簡訊。短短的一天的假期結束了。

(逃避了一年多,妳的父母、朋友、老師不斷的詢問著:「妳」在哪裡?)
(深信音樂會連結著我們兩個人,但是,卻從來不曾猜測,我們之間也會因為音樂而……)
(我的自以為是,對你說「我將在維也納等妳」,卻也令我寸步難行。)

男子按掉手機上的剛剛收的訊息,切換到手機相簿,是女孩四年前拿著自己的手機自拍的相片。
微捲即肩的紅髮,比剛離開日本當的印象中還要長,稚氣的笑容換上了接近女人的成熟韻味,已經不是當初男子最熟悉的樣子了。
除了在留學前還日本時,兩人曾經一同拍的照片之外,這是最後有著她的容貌的紀錄。


她單獨一人的相片。




2008/9/05
這是一篇序文…吧?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9/05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