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記憶片段05(香穗子獨白)

一次又一次,午夜夢醒之間,薄薄的冷汗,從額尖滑落經臉頰凝聚在下巴,滴落在手背上。
在染上春意的粉色櫻樹下,與孩子一同遊戲的畫面,總被突兀噴灑出的鮮紅所取代。
抓起披在椅背上的白色實驗衣,俐落的穿上,撥出原本被夾在實驗衣與頸子間的紅髮,走向兩年間不曾關燈的實驗室。

我,日野香穗子,被朋友們視為瘋狂的科學家與母親。
凝視工作檯上已完成的素體機器人,以及一旁看放在玻璃瓶中,看不出為何物的膚色膠狀物。
旁邊放著的,是由DNA密碼分析演算出的電子素描,藍髮,約十七歲少年的素描,正面、背面、站姿、坐姿。
帶上口罩,壓緊鼻樑上的軟性鐵絲,雙手先套上手術用手套,再套上防水手套,打開玻璃瓶,突然想到兩天前朋友對我說的話:
『「外形塑成」這項工作可以由別的工作室承包擔任啊!』

給別人做?為什麼?這是我的孩子啊!

一手伸到瓶子裡,挖出膚色矽膠,「啪」的一聲壓再鐵灰色的素體上,塗抹。
『妳以為妳真的能做出像這些工作室的專業水準嗎?』

肌理的塑型,再覆上一層防水的人造皮膚──為了能夠「獨自」完成機器人,曾在相關的工作室做過半年多的助理。
『妳學了半年多,只有半年多,妳以為靠著意志力真能夠做到每一件事嗎?!』

不是不懂,而是,從眼前消失的生命,想再從自己的手中再創造出一次…

連續六個多小時的工作,早就讓全身的衣物濕透了。
檯上的機器人,雖不是完美,但也已是高完成度的作品,人造肌膚也大致已經覆蓋上了,與素描上機器人相比,也已頗有相似的神韻,只差,一頂藍髮。
拔下手套、口罩,沿著工作檯滑下坐在地板上。
「失敗了啊…」
只能輕輕的自笑,「做不到的事還硬撐…」


像是反著模擬發生車禍的當下,鬆散、架構、組織…完成…


自從脫離家庭之後,帶著蓮落腳到這間實驗室。
的確,這十年間非常辛苦,有時甚至會覺得近乎撐不住,甚至想要結束這種日子──結束蓮的生命只需要一兩個星期偷懶不輸血就足夠了,既省去輸血的痛苦,也不會有人知曉是我斷送他的生命。
但我做不到。
不單單因為他是我的孩子,而是,他讓我知道,我的堅強不只是讓我能夠活著,蓮是因為我的堅強才能夠活著的,我的行為背負著兩條生命。
有我,才有他:有他,我才能堅毅的活著。


幾天前硬撐著要自己做到最後的結果──被朋友送走的機器人,花上一筆錢後,今天又回到實驗室。
在迎接他的到來之時,就如同過去,當我要親眼看著從我體內誕生的新生命一樣,緊張、擔憂、喜悅。
雖然不期待一個機器人能跟人類一樣「完美」,但是,再第一眼之時,我著實的驚豔。
朋友訕笑:「原來你的嗜好是這樣啊。」
「才不是,這是依據蓮的DNA密碼所計算出的外型。」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我真的有些看呆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但是脫離了平面以實物呈現出的成品,他依然是「蓮」,應該是「蓮」,但…

「Len」是他的名字,因為我無法只把它當作同等「蓮」的存在。


我期待著,卻也遺忘某些重要的事。


像是說服自己一樣,刻意模擬了蓮的性格,讓他過著和蓮一樣的生活。
可以的話,希望自己能夠替他準備早餐,送他上學,然後再等著他回家。
晚餐後,再趁著夕陽餘暉,走到山丘的背面,躺著,晚風舒服到可以令人想小憩一下,從遠方離地平線,手臂伸直,三個拳頭高的地方,一同看著曉星以負等星的姿態,讓其他高掛星星失色。
晚了,回實驗室,在他睡前輕輕哼上一曲──雖然蓮總說他已經不是需要聽搖籃曲的孩子。

這樣的生活令我安心,只是做不到的一樣做不到。
他沒有上學,晚上我也沒有替他哼首搖籃曲。
剩下、其他的,卻讓我發現了不同於以往生活的感覺。


隨著時間,他慢慢的「成長」,直到與他的外表相符合的年紀──就算是沒有那場車禍,蓮也不可能到達的年紀。

他拉著小提琴的樣子,很好看,穿透薄紗灑落的陽光,更讓他顯的虛幻、美麗。
本來就不應該出現的的作品──只為了滿足自己私慾的機器人。
若是有表情…會…更令我無法自拔…
「…Len,笑一下嘛!」忘了之前自己說些什麼,只是,突然,好想,看著眼前的他笑…
「我不是洋娃娃。」

吶…香穗子,他跟你說,他不是洋娃娃…
不是洋娃娃…
但他也不是蓮啊…
那他是什麼?

我把他當作了什麼?


我在作夢,一場很美麗的夢。
少了孩子嬉笑聲的實驗室,換上一抹相似卻又完全不一樣的藍。
我的實驗室,又有一個需要我的…
需要我的…
不知道,要怎麼稱呼……

他沒有編號,他沒有名字,只有一個代號,Len。


我從來沒有把他當作機器人來看待,我希望他能跟我一起生活,就像蓮還在的那時候一樣,用共同生活告訴我:「妳」不是孤單一個人,有人需要妳。
但是,我似乎做錯了。他覺得他是洋娃娃,不是一個「人」。


我不過是希望有個人來陪──


難言喻的複雜情緒,翻湧直上,從他清徹如鏡的金色雙瞳,我看見自己的眼淚。



Len,你知不知道,要是沒有你這句話,我早就忘了,你是我一手製造出來的機器人。



2008/9/7
…我一直在掙扎,到底要不要繼續寫記憶片段…我怕大家看膩了…(我一直對這篇的設定很有愛(機器人)+寫的很順)
所以…我還是寫了(遠目)
而且還在考慮要不要加寫柚木的獨白…有鮮明的構想,但出現的文字與理想有(很大的)距離…
弱弱的問一下,有人要看嗎…
最重要的,新的這一篇要參考的書沒看完/消化完…(死)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9/07
Trackback:0
Comment:2
PageTop >>

Comment

*

…既然貓貓這麼說了,棐歶在榨乾之前也會把記憶片段寫完…

話說喜歡的文可遇不可求啊…

2008/09/08 [棐歶] URL #- [編集]

*

我很喜歡啊記憶片段
要是你不寫的話我會揍人的= =+
最近喜歡看的文真的變得很少了
可能計你的話還不到3個...|||
繼續寫吧我會耐心等的XD
2008/09/07 [貓貓] URL #- [編集]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