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天藍,雲白 □

[金弦][月日]天藍,雲白02





『蓮,我來找你了。』在機場等了快三個小時的女孩,笑笑的拉著一只粉色的行李箱,另一手沒有男孩意料中的小箱子,『小提琴還在託運,機場人員說之後會幫我送到住處,留你的住址,不介意吧?』


男孩搖搖頭,伸手幫女孩拉著行李箱。

『……』女孩解下脖子上的圍巾,看著男孩的背影,不由的抓緊手中的圍巾,突然…

『怎磨了?』發現女孩未跟上自己的腳步,男孩轉身看見蹲著身子、臉色有些慘白的女孩,鬆開手中的行李箱,快速的走的女孩身旁,蹲下,扶著肩,『不舒服嗎?』

『可能,有些暈機…吧?總覺得有暈…』女孩一隻手搭在男孩的手臂上,另一手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先休息一下。』

『嗯…』


女孩側躺在機場的椅子上,身上蓋著男孩的黑色的短大衣。

男孩蹲下,和女孩的視線一樣高,『我去幫你買瓶水,嗯?』手輕撥著散在女孩臉頰上的頭髮,說完,起身離開。

『…蓮…』小小聲的,男孩並沒有聽見。

習慣性的,女孩將掛在頸上的項鍊掏出,把串在鍊子上的戒指放在掌心,四指覆合在掌心,收回到胸口。

看著倒映在地板上的影子,慢慢離開、消失…融化、暈開…

『沒事的…』女孩閉眼,試著習慣腦中的暈眩感,但往來旅客空動的說話聲與腳步聲,旋轉九十度看著的世界,令人更容易讓人眩入不安的情緒,『蓮…等一下就會回來了…』


男孩手上拿著一罐礦泉水,小跑步的,回女孩休息的地方。

女孩緊閉著眼,兩道好看的柳眉揪在一起,薄汗沁濕額上的瀏海,『香穗子?』

『…蓮…』女孩有些無力的、回應式的叫著男孩的名字,雙眼有些吃力的看看著眼前。

男孩坐到女孩的身邊,扶起讓她靠著自己的肩膀,『身體不適,就不要做長途飛機。』邊說,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水,旋開瓶蓋,遞給女孩,『喝些水,會舒服些。』

『謝謝…』接過水,瓶口剛碰觸到女孩的嘴唇,卻又放下,『…我不想喝…』虛張著眼,水瓶被男拿回,蓋上。

一眼就能知道女孩現在的身體狀況很糟,『為什麼要搭上飛機?』

『因為,我已經跟蓮說好了啊…』女孩輕輕的說著,

『晚個一、兩天沒關係,先跟我聯絡不就行了?』

『想見你。』

『身體比較重要。』

『我想見你。』

『事情總有輕重緩急。』

『你…不想見我嗎?』

『……』

『……走吧…我沒事了…』女孩有些吃力的站起,掛上比男孩記憶中還要世故的笑容,『蓮,要帶我到阿姨介紹的學生公寓。』

瞥見女孩微開的衣領,並沒有男孩預期中應該存在的東西,語氣略為一沉,『到我住的地方。』

『為什麼?』女孩不能理解的問著。

男孩起身,『母親並沒有告訴我你口中的「學生公寓」住址。』

女孩的視線隨著男孩的動作跟著移動,『…你認為我在說謊?』

『沒有。』男孩低著眼,拉起行李箱的伸縮把手,動作俐落,不曾對上女還的眼。

女孩從隨身的手提包裡,取出手機,『那我現在馬上撥電話回日本,讓你求證。』




一翻遮騰之後,女孩當天還是在男孩租的公寓住下。

有如樣品屋般的公寓,空蕩蕩的,毫無生氣。

女孩已經先進男孩準備的客房就請寢,而男孩則走到客廳,看著今天才被郵差送到信箱的信。

廣告單、學校寄來的通知單…還有一封來自日本的航空信。

『是母親的字跡…』

男孩俐落的拆開信線閱讀,裡面正好寫有到讓兩人不愉快的話題。折好,放回信封。原本挺直的背,攤在沙發上。

『妳來了,卻是考取不同的學校…』後腦杓靠在椅背上,白色的天花板被夜色侵襲成,染成混濁的灰藍色。

(從好幾天前就一直堆積的煩躁感,卻在今天下午全部…都發洩在妳的身上…對不起…)

(好久沒見面了…而我…只會介意一些小事情…)

(只是…戒指…我以為,妳會帶在身上的…)

男孩摸了摸右手上的手錶,是今年女孩記過來的情人節禮物。

(──因為蓮不喜歡吃甜的,而且若是我做手工巧克力,又會被你罵浪費時間,所以,就選個禮物送你囉!)

(之後,為了讓妳更專心準備考試,似乎,不知不覺中,通信的次數減少了…即使你寄了e-mail,也只會叮能要練琴…)

(什時候,我們之間變的不再好好的說話了呢?)



2008/9/11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09/11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