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The mail for the future (給貓貓生日賀文)

給貓貓生日賀文
(算是【紫陽,花】的另一個結局)





The mail for the future




──那是一場最美麗也最珍貴的夢



Len彎著腰,靜靜的抱著,想挽留在鞦韆上漸漸失去的溫度。

從來都不敢匝緊環抱的雙手,怕弄痛懷中的人。
所以這次,很緊、很緊的,像是要納為身體的一部份,抱著。

「嗶-嗶-」突然的,Len接收到實驗室的主電腦的訊息,有一封不明寄件人發出的郵件。
戀戀不捨的,Len不想鬆開雙手,只是任憑電腦不斷的傳遞訊息,不在乎自己的記憶體被佔據多大的空間。
最好不斷的填滿可以思考的空間,這樣就可以不用去分析、忽略最不想要面對的事實…

只是接下來的訊息,讓Len不得不回實驗室。

因為,最後這則訊息是──寄件人:Len。



小鎮慢慢繁華,那些令人熟悉的街道都已不在了,就連應該一成不變的機器人,也變的不一樣了。
不分四季的,山丘總開滿一簇簇紫的、藍的、紅的紫陽花,太過美麗、妖豔,只要一眼就無法忘懷──就如同前任主人留下的那個美麗的機器人。

隨風而來的,是淡淡的清香伴隨顏色不一的花瓣。
一手提著破舊水桶,另一手遮擋著刺眼的陽光,Len站在一片藍紫花海裡。
Len放下阻擋陽光的手,轉身往實驗室的方向走。

「喂!你今天不拉小提琴?」從花叢裡冒出兩個小孩子的頭。

原本應隨著主人的死亡,Len應漸漸的被遺忘,最終消失在小鎮居民的記憶中,但日益進步的科技,Len再也不是特異的存在,鎮上多的是和他相同的「人造物」。所以偶而會有一些孩子,跑來山丘上玩耍。

Len朝聲音的來源看一下,點頭,「嗯。」
另一個小孩開口,「咦?這樣我今天不就做白工了?」話說完,便轉向自己的同伴,「你還說一定有得聽?!」
「我哪知道他今天不拉啊!…痛!你幹麻啦!」
兩個孩子不合的開始扭打,有一下沒一下的撞著紫陽花,藍紫的花瓣不斷掉落,一旁的Len皺著眉,想要制止小孩的時候,清脆的女聲突然響起,「Len,你在做什麼?」一個女孩笑著衝過來勾著Len手臂。
「你怎麼出來了?」Len有些驚訝的看著女孩,「我的手髒,別…」
孩子們維持抓著對方的姿勢,盯著第一次見到女孩,起先有些愣住,然後兩人相望,露出賊笑。
「喔~原來是這樣…」
「金屋藏嬌…」

兩個小孩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用著「我們可以理解」的語氣,向女孩說,「大姊姊,這幾天就換你陪他囉!」便往山丘下跑。

「他們是…」女孩笑笑的看著只剩黑點般大小的背影,問著旁邊的Len。
「現在鎮上的小孩。」Len邊嘆氣邊說著。
「有他們陪你,不寂寞吧?」女孩鬆開挽著Len的手,跑向花園,展開雙手,繞著圈子,紅髮隨著轉動飄揚在染成金色的天空。
「…的確…」淺淺的,Len微笑著,「不過,跟他們比起來,我更希望你能陪著我。」
女孩停下,露出大大的笑容,「如果這是你的心願,我盡可能的幫你完成。」



三個星期前,與平常一成不變的日子一樣。
Len做著這百年來每天都執行的工作,打掃實驗室、整理花園、拉小提琴…不斷的循環。
只是在那天,Len工作完在樹蔭下休息,望著天空時,悉悉窣窣的聲音及不斷的有樹葉飄落,抬頭看的時候,卻有一個黑影往下掉落。
『啊啊啊!!!』不偏不倚的,黑影掉在Len的身上,『好痛…』
雖然,Len身上有痛覺及壓力的感應器,但是性格上的設定,並沒有發出慘叫聲之類的狀聲詞,只是緊緊閉上了眼睛。
再次睜開眼睛時,眼前的,剛剛慘叫的發聲者,卻讓Len不自覺的又將眼睛睜大些。
『好痛…這裡是哪裡?』
從身上爬起的,是一個與自己外表年齡相仿的女孩,但是,身上的外表特徵,都讓Len熟悉不已。
酒紅色、微捲及肩的頭髮、金色的雙瞳,Len撐起自己的身體,看著眼前的女孩,真的,好像。
『…香穗子…?』不確定的,試著叫出不知道經多久沒喚過的名字。
原本還在四處張望的女孩,對名字有反應似的,看著Len,『你剛剛…叫我什麼?』
『香穗子。』

中間隔了一段小小沉默。
Len想著,再怎麼像,也不可能是自己的主人。可能只是個逃家、擅自躲在樹上的女孩而已。

『你,可以起來了嗎?』不是很想,跟自己的主人以外的人,有這麼近的接觸,但說完的下一秒,卻發現女孩撲在自己的懷裡。
『Len!!』
(剛剛她叫我什麼?)
『Len!我的Len!』

眼前的女孩,真的是自己的主人嗎?


帶著女孩走回實驗室,短短的距離,女孩緊緊的勾著自己的手臂,一手勾著,另一手握著手掌。這是她的習慣。
『都沒有什麼改變吶…』鬆開手,開始碰那些電腦。邊敲著鍵盤,邊用腳勾著電腦椅、坐下,這也是她的壞習慣。
摸完電腦,又走到旁那間「重要的房間」。打開,便走的床邊,坐下,看看四周,『這裡也都沒什麼變…』,取下旁邊矮櫃上的相冊,輕輕的翻開,一頁又一頁,用溫柔的眼神看著,這也是她才有的表情。

好多只屬於「她」的習慣,但,這怎麼可能?

『你…究竟是誰?』Len站在房間門口,迷惑的問。
女孩放下手中的相本,看著Len,『…那你覺得我是誰?』
『…我不知道…』想說「我一世紀前的主人」,但這個答案實在太可笑,完全不符合邏輯。
女孩向Len招招手,『Len,過來。』

無法拒絕的,Len走向女孩。
女孩拉起Len的左手,看著皮膚已磨損的手指,『指尖的皮膚沒有加厚…這樣拉小提琴太勉強了…』
Len輕顫了一下,『你…』
(除了「她」之外,應該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左手指尖皮膚是加厚的…)
『還需要其他的証明嗎?』

溫熱的水滴滴在女孩的手背上,凝聚,再滑落。
女孩抬頭看著Len,『看來,以前幫你做的「淚腺」,功能是正常的…』女孩起身,把Len的頭押在自己的肩膀上,輕拍著背,『抱歉,丟下你一個人這麼久…』
『香穗子、香穗子、香穗子…』喃喃的聲音,不斷的喚著百年來最思念的名字。
『我在…』


那晚,Len就像過去的時間,趴在床邊,牽著手,看著她。
『不要再看了啦,這樣我會睡不著…』雖然香穗子這麼說,卻也是側著身看著Len,『好奇怪…以前讓你這樣看著,總覺得理所當然,現在想起來,是多麼幸福…』
Len只是不斷的、不斷的盯著香穗子。
『Len?』
『為什麼會出現?』
『?…你是問我怎麼會出現?』
Len點頭。
『在我「最後」之後,眼前盡是一片黑,我摸索的好久好久,好不容易看到遠處有濛濛的白光,我循著光跑過去,突然,腳下卻踩空了…』
『然後?』
『然後…就從樹上摔下來了啊…』
『不可能,』Len搖頭否決,『這完全不符合物理現象。』
『你不相信?』
『當然。』Len肯定的回答,『不過…我願意試著相信…』




「若是世界上有奇蹟,那我遇過了幾次奇蹟了呢?
第一次,是我創造了你。
第二次,是我愛上了你。
第三次,是你愛上了我。
第四次,是讓我再次的回到你的身邊。
如果奇跡是神所賜予的,那我是不是可以很厚臉皮的再跟神要一次奇蹟?」

Len開啟電腦傳郵件,一封唯一保存著的郵件。
雖然說,寄件人是「Len」,不過依照信的內容,很清楚的可以知道,這是自己的主人所寫的。

『這封郵件,是我在你過世的那天收到的…』Len對著旁邊的香穗子說。
香穗子皺著眉頭,『怎麼可能…』
『我也這麼認為…』說完,Len就將電腦螢幕關掉。
香穗子戴起一頂繫著藍色絲帶的草帽,拉起坐在電腦前的Len,『今天我們再到處走走吧!』

女孩對於大街上的東西,多是感到新奇,而Len在一旁不厭其煩的解釋著。
站在店舖內,香穗子看著不斷走動的立體影像模特兒,『立場好像顛倒了…』
『?』對於香穗子的發言,Len不能明白。
『你想想看,以前,都是我邊拉著你,說著這是什麼東西,但現在,卻是你在教我…』香穗子輕笑著。
『的確…但那是因為我比你又多度過了幾十年的歲月…』
現在的Len,混雜在人群中,已經難以分辨究竟人類還是機器人。他比普通的人類度過了更久的時間,看過很多、聽過更多關於人類的事。
以前做的細微的設定,微笑、凝望、皺眉…等等,都比過去都自如的顯現出來。
現在的他,說是「人」也不為過。
『嗯…』
自然的,兩人的手就牽在一起。
不再是主人跟機器人之間的關係。


一起看著星星,拉著小提琴,淡雅的紫陽花香。
幸福的日子。


「啪!」烤吐司機開關彈起的聲音。
『Len,我知道…你為什麼會收到那封郵件了…』
香穗子站在吧台前,拿著抹刀,把甜甜的草莓果醬塗在吐司上。
『嗯…為什麼?』Len站在香穗子的身後,雙手環在香穗子的腰上。
『因為現在的日子,就像這草莓果醬…』
──甜甜的、沒有距離日子。
『不,是奇蹟般的日子…』

兩人對著眼,相視而笑。


『那要寫些什麼?』
『你說呢?』
『…你上次寫的東西,一點都不符合現在…』Len不滿意的說著,『害我以為…』
『說不定,每次的情形都不一樣啊…』
『你…』Len有點不高興,『等的是我…』




Len點下「確定」的按鍵開啟的郵件。

「一百年後的我和你,一起過著如奇蹟般的日子。」




2008/11/21
提早一天的生日賀文…
本來的禮物是「寫完記憶片段」,但是,來不及…
所以獻上這種半調子的甜文…
請貓貓笑納…
還有,生日快樂!!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8/11/21
Trackback:0
Comment:0
PageTop >>

Comment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