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RGLASS

<< Index  << Contents

□  紫陽,花 □

[金弦][月日]紫陽,花──記憶片段07(香穗子獨白)

「香穗子婆婆,你孫子來接你了!」護士小姐甜甜的笑著,跟身後的,是依舊如少年般Len,而Len的手上有一疊厚厚的…不用說,應該就是關於我身體機能分析報告及出院後的注意事項。在護士小姐將靠在牆邊輪椅張開的,要推到床邊時,Len的用空下的一手,抓住輪椅其中一個把手,「剩下的我來就行了。」

護士向Len點點頭,並稍微調整點滴的速率,在一些簡單的檢查後,「婆婆,你的孫子不但俊俏又孝順呢!」又是一個甜美的微笑,才轉身離去。
「等我整理一下行李。」Len將很有份量的報告書放入隨身的背袋裡,便開始收拾簡便的行李。
「其實不收也沒差,」我看著窗外,「這間病房365天大概有300天是我住的。」
「即使是這樣…」Len俐落的將行李的拉鍊拉上,走向我,將我從病床上抱起,移到輪椅上。

從離開病房到招到計程車時,我們之間並無其他對話。

「婆婆」,是我和Len外表的差距,有點忌妒在離開時臉上還帶著些許紅暈的護士。
時間可以沖淡記憶,但也可以加重彰顯兩種不同時間軸的距離。

「車來了,」Len把我的右手環過他的頸部,「抓緊,」小心翼翼的將我抱起,等著司機開車門。

看著純淨透亮的金瞳,依舊如同鏡子一樣,映出自己慢慢孤僻、年老的模樣。

Len依舊正確無誤的執行每一個指令,絕對不會做到一百分之二十,不多不少,只有精準。
現在他是個稱職的助手、照著「原本的設定」的身分──兒子──活著,也許,是該說…孫子。

在計程車上略微小憩,模糊之中,聽見Len叫著自己的名字。
他有不習慣、卻還是照著這麼稱呼。自我滿足的要求。


再次清醒時,已經達熟悉的山坡下了。坐在輪椅上,抬頭看著近乎被掩埋在紫陽花的實驗室,在望回自己腳邊的小徑。
每次從著個角度看實驗室,總會讓我憶起那個令我害怕的經驗。




頑劣的人類,總要到經歷「失去」才會明白「重要的東西」就在自己的身邊。




只是每每想到,那次他失控之下所說的話,就會感到無比的心寒。

──「即使只是替代品,請您,看著我,這是我唯一存在的理由。」

因為我忽略心中願望,拼命的告誡自己、對自己說:「製造出Len不是為了其餘的百分之二十的期望。」
是我讓Len迷惑,讓他懷疑自己沒做到我期望的百分之百。
那擅自多出的百分之二十,是一個糟糕的科學家…不對,是一個糟糕的女人,明明知道,卻不願去坦承面對的渴望,但又希望被自己忽略在一旁、其實還是要照顧的機器人住意到。

我輕易的將渴望深深埋在名為親情的墳墓中,忘了最重要的事。
掌控Len的「情緒」與「經驗」的AI年齡並沒有與他外表一致。外表是少年,但擁有的是單純的如孩子一般的AI。




Len驚覺青鳥就是在自己的身邊,而我卻是明明知道青鳥就在身邊,卻大聲說:「這不是我要的青鳥。」




沿著小徑,Len開啟實驗室的大門。
這也會令我想起,他像是無助的孩子的眼神。




「去哪裡?」Len直直地站在實驗室的門口。
「上街買個東西。」我低頭翻找手提包中的鑰匙。
「多久?」比平常更沒有起伏的聲音,但卻有些急促的問。
「不知道耶…說不定我還會去逛個書店還是什麼的…啊…終於找掉匙了…」
「……」
自從那天,不小心把Len留在實驗室後,他似乎有些不同了,緊跟著,我在Len視線所即的範圍,我清楚這是出自什麼樣的情緒,害怕,害怕我又會不聲不響的離開。
「我很快就回了,嗯?」我抬頭看著Len,發現他微微移開眼神,「Len?」
「了解。」雖然Len移開眼神,但他的回答,比平時更機械、更制式,轉身就要離開門邊。不喜歡他這種說話方式,像是故意表示「機器人」身分的語氣。
「不會再發生了…」我對要離開門邊的Len說。
Len回過頭,金色的眼睛映著我的臉,但也夾雜了…或許能稱為「不安」的眼神。
「聽見了嗎?!」提高了音量,強迫他接受。
「…」若是人類的話,通常現在大概是聽到吸氣的聲音,而我卻,聽見機體運轉的聲音,Len運算著,要如何回覆問題。
我再次體認,「他」不過是機器人。
靠近他的一耳,清楚地聽見開啟的唇音,然卻遲遲等不到下一句話,有些生氣的、回頭大聲的留下「我出門了!!」,大步地離開實驗室。

但回頭個大錯誤。Len皺著眉,半歪著頭,垂下。

越近平緩的路面,步伐也漸漸放慢。
其實,我很清楚,上百種的回答,在Len的記憶體中迅速的排列組合,為的只是找到ㄧ個能令我滿意的答案。
他害怕,他的答案會激起令我不安的回憶。
「他害怕」?
自嘲地搖頭,機器人怎麼會害怕,不過是機器人。
機器人。
機器人。
自嘲地、像是要說服自己:「Len是機器人,而且是失敗品。他永遠,不會達到你要的。」
──就算他是我的自信之作、站在科技頂端的作品。




往實驗室內,一眼撇見那個就是的座椅型充電器。
內心就不斷的搖頭,當時的自己,怎麼會有辦法將原本幾乎緊緊的綁在身邊的Len,突然間對他不聞不問、像是廢棄物被堆置在一角。從來都沒有給他「原因」、「理由」或是「指令」,所以他才會,拼命的想達成我的期望。
而我,卻到了現在──在1與0的世界尋找浮木的十多年後,才慢慢的發覺──Len在成長,雖然依舊是在我架設的筐筐中成長。
像從最初,只會拉小提琴的Len,慢慢地…
增加運算的功能,成為實驗助手。
因為一些小意外,讓Len具備做家事的能力。
隨著年齡而視力退減,植入讓他自行處理硬體修復及簡單的軟體維護。
還有那一大片藍藍紫紫的花海…

時間慢慢地洗鍊,越來越多的經驗累積。
從以往偶而會四處張望、追尋自己的金瞳,開始用不同的角度看著自己。就像現在一樣。
雖然,只有一點點、一點點,像是錯覺一般。但他真的改變了。


歸結那些過往回憶,我向正在開窗的Len說:「Len…幫我開電腦…」
「好不容易能請假回家,別只想要工作。」活似管家婆的叮嚀,心中有著五味雜陳的愉悅。
「住院期間浪費太多時間了…反正還會回去…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我的生命剩多少,從不斷來回醫院間的次數,就已經知道,我不能再費任何一刻時光。即使你帶我回實驗室,是因為已經忍受不了天天被我趕回實驗、不能待在我的身邊。
Len將我推向電腦,抱上平時坐的電腦椅,將點滴瓶掛在我另外在電腦椅上裝的點滴架。
看著手背上的針頭,連接在後的軟管,透著紅,沒有多想,便開口,「幫我拔了針頭。」
「不行。您要要求其他的什麼都行,唯讀命令我不執行。」他堅決地看著我。
為什麼?我要說的話還沒說完啊?「你…」
「拔了針頭,等於是叫我殺了您。」從他的聲音中,聽的出Len有些動怒。
Len說完話,調整點滴後離開。


……其實他在害怕,一個絕對會到來事實。
而我,也是。




2009/02/06
PageTop >>  Contents >>  Index >>
*    *    *

Information

Date:2009/02/06
Trackback:0
Comment:3
PageTop >>

Comment

*

...看來之前的樣板的字真的太小了...

紫陽,花不是很久沒更,而是非~常~久~~沒更了(還敢說!!)
近度的確是慢慢來的,因為最初是很偶然之下寫出的獨白系列。而且,我現在寫的算是番外、或是可以說是深入摹寫角色們的心境(聲),而不是用第三人稱視角寫的故事,所以只能慢慢來。

被嚇到沒關係,姊姊安慰你(喂)

感觸很深啊...(笑)
紫陽,花原本就是在說失去、得到與再得到、再失去的故事。
所以這句算是變相的止軸吧。

而且一篇區區的同人文能帶給你一些感觸,死了也值得(太誇張)

文我會繼續加油!!
2009/02/10 [棐歶] URL #- [編集]

*

阿,很高興棐歶大把樣式換了!因為我用筆記型電腦看之前的畫面中的字,真的是小到看不清楚 = =

紫陽,花似乎算是很久沒更新了?
還是本來就是慢慢在推進度的?→因為我是後來一次看到更新前的進度,所以沒有留意這個問題

老實說,剛開始看見那句「香穗子婆婆」,真的是嚇了我一跳(笑)
最後Len拒絕命令時,我也稍稍嚇到
阿阿,我是不是很容易嚇到啊?(汗)
「頑劣的人類,總要到經歷「失去」才會明白「重要的東西」就在自己的身邊。」→這句話看了感觸很深......


最後,請棐歶大繼續加油喔!
2009/02/08 [] URL #- [編集]

*

阿,很高興棐歶大把樣式換了!因為我用筆記型電腦看之前的畫面中的字,真的是小到看不清楚 = =

紫陽,花似乎算是很久沒更新了?
還是本來就是慢慢在推進度的?→因為我是後來一次看到更新前的進度,所以沒有留意這個問題

老實說,剛開始看見那句「香穗子婆婆」,真的是嚇了我一跳(笑)
最後Len拒絕命令時,我也稍稍嚇到
阿阿,我是不是很容易嚇到啊?(汗)

最後,請棐歶大繼續加油喔!
2009/02/08 [] URL #- [編集]

發表留言

:
:
:
:
:
:
: ブログ管理者以外には秘密留言
PageTop >>

Trackback

PageTop >>